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染唇

第14滴血

染唇 吖匕 3122 2019-12-09 07:00:00

  希希莉娅知道祁止能干,但是没有想到,他竟然还能给人换脸。

  对,是真正的换脸。

  希希莉娅不安的摸摸自己的新“脸”,再次和祁止确定,“我这样真的不会被认出来吗?”

  “嗯,大概率是不会的。”祁止把桌上的零零碎碎的东西收拾起来,然后取出一面镜子让希希莉娅自己端详端详。

  希希莉娅对着镜子,捧着自己的脸左右看了半天,眼睛里是满满的新奇,真的一点痕迹都看不出来!明明摸着没什么特别的感觉,样貌却彻彻底底的变了,扔在人群中勉强算一个清秀可爱的姑娘,放在美人频出的血族却是不怎么够看了。以血族爱美到极致的秉性,估计没什么人会注意到她。

  希希莉娅放下手上的镜子,眼神炽热的盯着祁止。祁止走到哪都有一条小尾巴紧紧的跟着,被她盯得没脾气,“下次有空了教你。”

  “好!”希希莉娅欢呼一声,要说这张脸上有什么不协调的地方,估计就是这双眼睛了,放在这张脸上未免显得过于好看了些,春水一般的清澈明媚。

  艾斯维亚等人来的突然,祁止一时找不到材料来帮希希莉娅修改眼睛的颜色。

  希希莉娅在房里转了几圈,把耳朵贴在房门上仔细听了会,听到从宴会厅传来的乐曲,判断宴会正在高潮阶段,忍不住贴着墙壁溜了出去。

  结果刚出门,还没有下楼梯,希希莉娅就被人叫住了。“哎!你是哪里来的?怎么这个时候在这里瞎跑?”

  “...”

  “就你,前面那个,个子矮矮的,发什么愣啊,古堡来了贵客,人手不够,快到前面去帮忙招待招待。”

  希希莉娅艰难的转身,发现叫住她是是个侍者,她叫不出他的名字,但是经常看到他。每次他都是一副欢喜又忐忑的样子,当她看向他时,又险险的低下头,不敢与她对视。但是此时此刻,希希莉娅没有从他脸上看出半分的愉悦。看来自己这个装扮还真的挺成功的。希希莉娅心中暗喜,决定回去之后一定要缠着祁止好好学会这门手艺。

  侍者措不及防的看到希希莉娅的脸,瞬间有些一言难尽。

  “算了,突然想起来宴客厅的人手应该也够了,你还是去后厨帮帮忙吧,动作麻溜的啊。”

  来人是希克斯伯爵一家,虽然归根结底和亚希伯恩伯爵有着千丝万缕的血缘关系,但是路易斯大公不幸身死的时候,希克斯伯爵带着家族的人离开,这么多年不管不问的,着实冷血。现在突然不请自来,用脚趾头都想的出来他们是来干嘛的。

  希希莉娅作为仅剩的纯血公主,虽然已经陷入了沉睡,却早就被人盯上。古堡上下出奇的团结,誓死保卫小公主,不对外人透露半点公主苏醒的消息。现在这个时候,当然要展现古堡最完美、实力最雄厚的一面,以希希莉娅现在这样的面容,派到宴客厅去着实不太美观。

  侍者头也不回的从希希莉娅身边擦过。以她优异的听力,隔了老远听到人还在嘀咕,“古堡里什么时候来了这么一号人,未免也太朴素了些...”

  “...”

  太真实了,这个看脸的世界。

  希希莉娅一点都不想和艾斯维亚等人碰上,好在她对古堡的结构了如指掌,绕了条远路绕过了金碧辉煌,人声鼎沸的宴客厅。她要去厨房给小狸带点吃的,她自己习惯了好几天吃一餐,不小心把小狸饿得满室乱跑。

  “喂,前面那个畏畏缩缩的小鬼!”

  “...”希希莉娅眉心都气的跳了跳。出师不利,才出来短短的几分钟,又是被说“个子矮小”又是被骂“畏畏缩缩”,再好的脾气都忍不了了。

  “你...”还停在嗓子眼的话被希希莉娅吞进了肚里。我的天,这个大魔王怎么在这里!希希莉娅头皮都要麻了,心里一千一百个后悔,早知道会这样,就让祁止跑一趟了,瞎凑什么热闹啊。

  “我什么?”艾斯维亚双臂环胸,好整以暇的看着眼前个子矮小的小婢女。见她低垂着头不敢看他,附身凑过去看了一眼,轻轻的“啧”了一声,“凯莱尔古堡的人就是这个水平啊,着实低了点。”

  “...”希希莉娅不知道是第几次平复心情,努力扯出一个不是那么好看的微笑,显得一张普通的脸蛋更加僵硬,“那我就不打扰您了,我还有事先走了。”

  “行了,你别笑了,笑了更丑。”

  你才丑,你全家都丑!希希莉娅要气死了,她可是凯莱尔古堡最娇美的玫瑰,就是出来拿点吃的,怎么就这么多事,忍不住瞪了艾斯维亚一眼。

  艾斯维亚却被这双眼睛瞪得有些晃神。别的不说,这个丑兮兮的小婢女的眼睛长得当真是好看,浅浅的绿色,和记忆里的希希莉娅一样。

  其实希克斯伯爵不和他说,他也知道这一趟是为什么而来。不过是打着虚伪的“亲情”的旗子来探探虚实罢了。希希莉娅沉睡了太久,这期间不是没有人想方设法的想要唤醒她,但都是无功而返。忍无可忍的亚希伯恩向长老院请命,任何人不得以任何借口来打扰希希莉娅。

  能想的办法都想过了,唤醒希希莉娅的确不是一日之际,长老会商讨之后通过了这个提议,但是要求亚希伯恩必须时常上报希希莉娅的近况,一旦有苏醒的迹象立刻上报,不得隐瞒。

  可是随着时间的挪移,迟迟没有希希莉娅苏醒的任何消息,各大家族渐渐坐不住了,现在他们是第一批,但是绝对不是最后一批。

  但是对于艾斯维亚来说,他对此一点兴趣也没有。他知道所作的一切不过徒劳,血族的命运早就注定了,一个没有心跳、没有温度的种族,怎么可能得到长久的繁衍。他们强大如斯,却又脆弱如斯,众人皆羡慕血族与生俱来的能力和美貌,但是不知道血族是被上天诅咒的种族,自诞生就注定了消亡,上帝给了他们长久的生命,却没有强大的繁衍能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血族逐渐弱小,直至消失。

  这是个极其浅显的道理,但是极少有血族能够看的破。他们沉浸在过去的荣光之中,执着的认为只要复苏了希希莉娅,血族就得以生存,就可以恢复黄金时期的辉煌。

  回不去啦,这哪里是一个小女孩可以做到的事情。

  希希莉娅见艾斯维亚有些呆愣,心下不安,难道自己的伪装被识破了?不可能啊,她自己捧着镜子近距离观察了好久都看不出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当即准备趁艾斯维亚没有反应过来先溜走。

  “站住。”

  艾斯维亚唤住她,“你带我去你们古堡的空中花园。”

  鬼知道这个地方怎么这么大,对于亚希伯恩和希克斯的虚与委蛇,他半分钟都呆不下去,他好不容易从宴会上脱身,却在这个地方迷路了,好不容易看到个人影,却莫名其妙的让他想了这么多。

  一听到“空中花园”四个字,希希莉娅脑子里的警报声开始响起,那是放置沉睡的希希莉娅的地方,是凯莱尔古堡最美丽的地方。这带过去,那不就穿帮了吗,绝对不行,希希莉娅太不愿意和他打交道了。

  “怎么,有问题?”察觉到希希莉娅的迟疑,艾斯维亚心情更不好了,一双凤眸紧紧的盯着希希莉娅,火红色的头发在夜魔中嚣张得快要燃烧起来。

  希希莉娅觉得自己也要燃烧起来了,救命啊,谁来把这个大少爷带走。

  似乎是听到了希希莉娅的呼唤,“很抱歉,艾斯维亚伯爵,希希莉娅殿下沉睡的地方不得随意打扰。”

  来人是祁止,剪裁合身的燕尾服穿在他身上,愈发显出腰细腿长的好身材,即使是面对艾斯维亚,依旧不卑不亢。眼窝深邃,下唇饱满,弧度却平直,勾勒出寡淡的味道,一双眼睛却像含着一汪潭水,平静无波。

  希希莉娅见到祁止,低垂的眉眼瞬间亮了起来,明媚得艾斯维亚一瞬竟不敢直视。

  “人类?”艾斯维亚闻到了祁止身上的味道。

  “是。”祁止不动声色的往旁边站了一步,挡住艾斯维亚盯着希希莉娅的目光。希希莉娅暗松一口气,小心翼翼的拉住祁止的衣摆晃了晃。

  “呵,我竟是没想到凯莱尔古堡还有人类的存在。”艾斯维亚对人类倒是没有什么恶意,相反的,他对这个长得极出色的男人好奇极了,上下打量了他一眼,“你是罪梦族?”

  祁止挑了挑眉,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艾斯维亚伯爵还是赶快回到宴客厅吧,大家都在等着。”

  艾斯维亚不甚在意的耸耸肩,也不再执着于去看看沉睡的希希莉娅。他对这个小表妹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就是小时候觉得她小小的一个,捉弄起来还挺有意思的。

  路过躲在祁止身后的希希莉娅,突然停住了脚步,语气恶劣,“你说,我想亚希伯恩讨要你一个小小的婢女,他会不会给我?”

  没等希希莉娅反应过来,哼笑一声,走远了。

  信你就有鬼了!希希莉娅气极,穿着小皮鞋的脚在地上剁了剁,总有一天她要好好的把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讨厌鬼收拾一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