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染唇

第15滴血

染唇 吖匕 3098 2019-12-10 07:00:00

  讨厌鬼走远了,他的仇得记着,来日方长,慢慢还就是了。但是当下之急却在怎么和祁止解释自己捅下的篓子。

  寂静的后花园,风中传来宴客厅隐隐绰绰的音乐,远处的星光朗月映在他的眸中,光亮细碎。祁止后退一步靠在走廊下的浮雕柱子上,一条长腿很随意的支着,意味很明显——你好好的解释,我耐心的听着。

  解释个鬼,她这属于“知法犯法”的范畴,只能越描越黑,希希莉娅自小就拎得很清。

  “祁止,他们都说我很矮。”

  红润的小嘴撅起,委屈巴巴的,上前一步,轻轻的攥住祁止的衣袖,无意识的放在手里卷啊卷的,“之前有个侍者说我矮,艾斯维亚这个讨厌鬼也说了。”

  本来是卖可怜,想要把这一页翻过的,现在还真的有些委屈了。连续被两个人调侃自己身高,不在意也在意起来。希希莉娅有些意难平,以前站在“希希莉娅殿下”这个位置,从来没有血族和她说过这个的。不过也难怪,血族的姑娘大多都是丰·乳··肥·臀,千姿百媚,身材高挑的,她的身高放在众人当中,好像是不怎么够看的。

  夜幕中悬着一轮皎洁的圆月,两人的影子被拉的长长的,希希莉娅盯着看了几眼,发现自己还没到祁止肩膀的位置,真的好矮啊。

  祁止看着自己面前,脸皱到一起的希希莉娅,说着说着还真的生气起来,觉得有些好笑。“不矮,小殿下这个样子很娇小可爱。”

  希希莉娅一下子就被安慰好了,她长得是不高,但是胜在可爱呀,接受别人的赞美,希希莉娅是一点也不含糊。

  “我还会长的,我最近就感觉我长高了的。”希希莉娅想了一会,又强调了一句。

  “会的。”

  长不长无所谓,在祁止看来,小姑娘这个身高正好,她的个子到自己的肩膀下面的位置,娇娇小小的一个站在自己面前,祁止一低头就能看到她头顶可爱的发旋,揉起头来也分外顺手。

  看到祁止嘴角勾了勾,希希莉娅在心里暗松了一口气。和自己这个管家相处久了,渐渐的也摸清了他的一些习惯。虽然他永远都是淡淡微笑的模样,希希莉娅也或多或少知道了什么时候他是真正的心情好,什么时候又不太愉悦。

  就比如刚才,他虽然在笑,但是笑不达眼底,嘴角也只是平直的勾起一点,眼睛里的情绪淡淡的,似乎要和山间的朝雾一起化了去。

  说起来也很奇怪,对于血族来说,祁止明明只是个弱小的人类,但是希希莉娅总在无意识的依赖他,在乎他的情绪,关心他的身体。祁止因为希希莉娅的行为而微恼,其实已经超过了一个正常管家的关心范围,但是希希莉娅没有半点被冒犯的不悦。

  “走啦走啦,我们去厨房给小狸拿点点心,她都饿的满房间乱挠了。我都不敢把它放出来,这个古堡除了我们两个,可都是吸血的。”嗯,自己不算。希希莉娅很自觉的把自己划出了这个范围,毕竟她有专属的“餐点”,吃的又少。

  扯了几下没扯动,希希莉娅回头看见祁止还是纹丝不动的站在原处。

  好吧,她就知道事情没这么快翻篇。

  “对不起,我错了,不应该自己偷偷跑出来的。”希希莉娅垂眸,鸦黑的羽睫像把小扇子。

  祁止在心里喟叹一声,没忍住用手揉了揉小姑娘的头,俯下身和希希莉娅的视线相平,声音又清冽又温柔:“我不是想让你和我道歉。你是这个古堡的公主,想去哪里都可以,但是古堡里来了外面的人,你不在我的视线里,我会担心。”

  我会担心,即使你是能力强大的纯血吸血鬼,即使你是古堡上下所有人都愿舍之性命保护的公主殿下,在我这里,你只是个娇小玲珑、内心柔软又细腻的普通小姑娘。

  和来途不一样,有祁止陪在身边,希希莉娅找了些点心,回去得分外顺利。

  “祁止,刚刚艾斯维亚提到的‘罪梦族’,那是什么种族?”

  听到希希莉娅的话,祁止几不可见的顿了一下,“那是被月神阿尔忒弥斯抛弃的人类。”

  希希莉娅有些惊讶的转头,月神阿尔忒弥斯是血族信赖且尊崇的主神。

  阿尔忒弥斯司掌狩猎、荒野、野兽、森林、弓箭、射术、接生、丰产、月亮。所以血族生来迷人又优雅,具有强大的能力,一旦夜幕降临,他们就是森林和荒野的王者。

  而被月神阿尔忒弥斯抛弃的人类,其实是被送给血族的礼物,据说是因为罪梦族的祖辈在某日得罪了月神阿尔忒弥斯,她赐予罪梦族异于常人的血脉,对吸血鬼来说,具有不可抵挡的致命吸引力。一时间,罪梦族的族人被血族疯狂捕猎,人口凋零。

  为了谋求生存,罪梦族逐步踏上了吸血鬼猎人的行列。在死亡面前,人的潜力是无穷的,虽是半路出家,罪梦族却一跃成为了最出色的吸血鬼猎人,他们的存在对血族而言,迷人又致命。自那次大战之后,血族逐渐退出人类的世界,罪梦族也开始隐姓埋名,通过智慧的头脑和过人的经商能力,罪梦族一跃成为富可敌国的大族,从此众人只知“祁氏”,不晓“罪梦”。

  都是过去的事情了,祁止也不想和希希莉娅解释太多祖辈的恩怨龋齿。

  他不说,希希莉娅也就不刨根问底,她只是很惊异,人类竟然也会相信西方众神的传说。

  “你想问什么,就直接问吧。”祁止见希希莉娅灵动的大眼睛一会儿盯着他,一会儿看看天上的皎月,里面藏着的情绪一眼就可以看尽。

  “你们生活的世界也相信奥林匹克的神话故事吗?”这几乎是贯穿了希希莉娅整个童年的睡前读物。

  “不,时代一直在前进,我们生活在社会主义国家,倡导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对,24个字: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祁止笑了一下,“你现在听不懂很正常,以后我再慢慢告诉你。”

  希希莉娅真的听不懂,这对她来说完全是一个全新的世界。血族的生存法则直白又粗暴,以力量为尊,只要你的能力强大,你就可以受到所有人的尊崇。

  好像是想到什么,祁止似不经意的提了一句,“如果有一天你要去人类的世界生存一段时间,你会愿意吗?”

  “愿意呀!”希希莉娅的眼睛亮晶晶的,晃得满天的繁星都有些黯然。她本就对人类的生活充满好奇,自祁止来到她的身边之后,更是给她展现了一个异彩纷呈、光怪陆离的全新世界,每时每刻都让她感叹不已。如果允许,她早就想去传说的人类生活的地方看看了。

  希希莉娅心情非常愉悦,连小狸吃饱喝足之后蹭着她的腿想要一起睡觉的请求她都答应了。掀开盖在身上的被子,拍拍自己旁边的空地,“小狸,来。”

  “喵~”小狸舔舔自己的爪子,前爪向前撑起,后爪暗中蓄力,这个距离对它来说小菜一碟,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小狸直直的撞在了祁止的手心里。

  “嗷呜...”

  小狸被命运拎住后脖颈,塞到了自己的小窝。

  好吧,算了,就这样吧。小狸自暴自弃的把身子埋进厚实的棉絮中,再见晚安,最好再也不见。

  祁止用手帕擦了擦抓住小狸的手指,和希希莉娅解释,“它怀了孕,小殿下和它一起睡的话,万一晚上不注意会压到它的。”

  “哦。”希希莉娅很乖巧的接受了这个说法。

  祁止出门的时候毫不意外的遇到了亚希伯恩。才短短一天的时间,他眼中的焦虑就多了许多。艾斯维亚等人突然的到来确实是超出了他的意料,看来事态发展得比他想象的还要严峻得多。

  “我昨天和你说的事情,希望你已经考虑好了。”

  “我以为,这并不是最好的解决方式。”祁止淡淡的看着他,似笑非笑,“一旦暴露,你知道后果的。”

  “我当然知道,但这是最快的方法。我没有那么多时间了,血族也不会给我这么多时间了。”亚希伯恩揉揉自己的眉心,他知道后果,但他只能这么做。

  拥有现在的权力和荣誉到底有多不容易,估计只有他自己知道。他也曾想过以伤害希希莉娅的方式来保存这一切。血族最是冷血无情,没有人会怪他,但他下不了手。

  “你瞒不了她多久的,这是她的命运,她应该有资格知道。”

  “她不能知道。希希莉娅是我妹妹,我很清楚她的性格,一旦知道真相,一定自己傻乎乎的冲上去了。如果她献出自己,那么父亲和我所作的一切都没有了意义。”

  亚希伯恩紧紧的盯着祁止,他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竟然敢把希希莉娅交到一个吸血鬼猎人的手上。“我要你以性命发誓,你会守护好希希莉娅。”

  房间内,熟睡的希希莉娅轻轻巧巧的翻了个身,锦被摩擦发出细细簌簌的声响,然后一切归于平静。

吖匕

祁·真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接班人、建设者·止。   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   划重点了啊,以后要考的。(严肃脸)   我努力不崩人设Hhhhhhh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