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染唇

第18滴血

染唇 吖匕 3251 2019-12-13 07:00:00

  祁止算是明白了什么叫做小姑娘的脸,六月的天——说变就变。

  几天之前还对小猫嫌弃的不行的希希莉娅,现在左手一只、右手一只、膝盖上还趴着一只。只恨不得分出三个自己来,每时每刻的和它们待在一起,连原本属于祁止的喂养任务也被希希莉娅一人揽了过去。

  也许是营养丰富,小奶猫长得很快,短短几天的时间,就长出了柔软的皮毛,小小的一个,毛茸茸的,远看就像一团蓬松的蒲公英。小猫伸着粉嫩的小爪子,水汪汪的猫眸灵动漂亮,走路还不稳,时不时的就被地上的毯子绊个跟头,发出细弱又委屈的叫声。

  萌得希希莉娅心都要碎了。干脆把小猫都一股脑搬到了床上,一会逗弄这个,一会摸摸那个,早把之前提出来的要把小猫送人的事情忘到了脑后。

  祁止已经进来一会了,希希莉娅压根没注意到他。

  “来来来,到姨姨这里来。”

  “呀,把爪子松一松,你勾着姨姨的头发了。”

  “哎,别往边上爬了,别掉下去,小心摔疼自己。”

  “...”

  祁止实在不明白,希希莉娅是怎么想到要和一只猫结拜成姐妹。这么一来,小狸的孩子也的确得叫她“姨姨”。这要是被血族的一群人知道,自己尊贵的纯血公主有了这么一个姐妹,估计血压都不会太低。

  小狸窝在祁止的脚边,眼神哀怨。它一时不能从自己瞬间失宠的现实中醒悟过来。祁止瞟它一眼,觉得它这个样子实在有些可怜。

  “小殿下。”

  “嗯?”希希莉娅百忙之中抽空看了祁止一眼,似是才发现祁止的存在,“你来啦。”

  “...”祁止心里突然有种微妙的不快。“我刚刚在外面遇到了丹尼尔骑士长,他正在找您。”

  希希莉娅趴在床上,手臂环了一个圈,把三只小奶猫全部圈在自己的范围内。纤细的小腿在空中愉快的晃荡,露出来的瓷白肌肤像是汇聚了外面所有的月光,莹润生光。

  甫一听到祁止的话,希希莉娅从“温柔乡”里挣扎出来,乌黑的长发随意的披散在肩头,略显凌乱,却有一种平时不曾被人所窥见的娇媚,的的确确是个少女的模样了。

  她苦着一张小脸,心中天人交战。对自己之前说过的话悔得肠子都要青了。

  “你说,我去找丹尼尔,就讲小猫太凶了,怕伤着他,就不给他了怎么样?”

  “...”

  祁止微挑眉,扬了扬下巴,示意希希莉娅往后看一眼。

  床上的三只小奶猫围在一起,为了一个毛线球正在互相殴打。短短的小胳膊在空中挥舞,试图抓走对方面前的空气让对手窒息而死。“喵呜~”力度没控制好,咕噜一声,头重脚轻的滚成了一团。

  “嗷~好可爱!”希希莉娅喜欢的不得了,实在忍不住在三只头上各揉了揉,揉的三小只站立不稳,跟着左摇右晃。

  祁止站在边上静静的看了一会,“如果您要是实在是不忍心,那我就去和丹尼尔说明。”

  “算了。”

  希希莉娅叹了一口气,虽然不舍,但是毕竟是自己提出来的,而且她也确实知道自己的秉性,这么多猫儿,她确实养不了。

  目光从三只身上扫了一遍又一遍,最终决定把花色的那只送给丹尼尔,黑色的那只送给亚西伯恩,最后剩下那只毛色雪白的留给自己。

  “喏!这只给你!”希希莉娅直接把小猫塞到了丹尼尔的手里。“你得好好的照顾它。”

  年轻的骑士长涨红了俊脸,他不知道希希莉娅之前说的小猫竟然是这么小的一只,软绵绵的,捧在手心感觉像是捧着一团云,他甚至可以通过它温热的皮肤感觉到里面心脏跳动的节奏,他都多久没有触碰过这样脆弱又蓬勃的生命了。

  “我以丹尼尔家族的荣耀起誓,一定会好好照顾它!”

  “...那也没必要。”

  这样郑重其事,倒是把希希莉娅吓了一跳。她之所以选择丹尼尔照顾小猫,看中的就是他正直坚毅的性格,更别说小猫长得这么软萌,任谁也舍不得对它不好的。

  丹尼尔这么感动不是没有原因的。血族的生命漫长而冰冷。他们的世界只有黑暗,没有阳光。他们享受不了各色的美食,感受不到心跳的节奏,体会不到温暖的阳光。正是因为生活在这样单调的世界,所以每个血族终其一生都在追逐极致的美丽和浪漫。人类在他们嘴里是弱小低微的存在,但是他们又何尝不羡慕他们?就是因为羡慕,所以愈发的嫉恨。

  强大如斯,凄冷如斯。

  “哥哥,我把小猫给你送来了。”

  “希希莉娅。”亚西伯恩的视线从报纸上移开,看到希希莉娅怀里的小猫时,浅绿色的眸子不由自主的缩了一下,好像比之前那只更小。他真的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就碰伤了它。示意一旁的丹尼尔帮忙把小猫抱着。丹尼尔乐意得很,一手一个,像是站在了人生巅峰。

  “你来的正好,我有一件事情要告诉你。”亚西伯恩的脸色严肃了一些,“我想...”

  “看来我们来的时候不太对,亲爱的亚西伯恩,希望我们没有打扰到你。”进来了一对年轻的夫妇。

  希希莉娅眨眨眼,不动声色的往祁止身后躲了躲,她记得她——希克斯夫人。

  希克斯夫人打扮得华贵又精致,即使是在室内,头上也戴了一顶漂亮的蕾丝花边繁重的阳帽,她一只手松松的挽在希克斯公爵的手臂上,另外一只手自然的垂在小腹前,优雅得体。

  “很久没有联系了,我和你伯父实在是关心你们,所以当时就不请自来了。在这也住了这么些天,看到你生活过得不错,我们也算是放心了,今天就打算走了。”

  “不再多呆一会吗?凯莱尔古堡的风景你们还没有一一见过。”

  “不了,我们出来了这么些天,事情估计也堆了好多了。艾斯维亚以前和你们一起长大,这么久不见,早就念叨着过来了,现在也算是心满意足了,只可惜我那乖巧的希希莉娅,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希克斯夫人拿出手帕试了试眼角。

  “我可没有说过这样的话。”艾斯维亚从后面慢悠悠的走过来,一头红发红得耀目。相似的制服,穿在亚西伯恩身上笔挺整齐,他却大大咧咧的解开了领口的两个扣子,露出一条好看的锁骨线。

  “我会想他们?下辈子吧。”

  希克斯夫人试泪的动作僵了僵,伸出手在希克斯公爵的手臂上掐了一记。

  “艾斯维亚!”希克斯出声,不悦的提醒了一句。

  “嘁~”艾斯维亚满不在意,两臂环胸,百无聊赖的靠在一旁的墙壁上。目光扫过长身玉立的祁止,看到他身后露出来的一截裙摆,兴奋的吹了个口哨。

  “小矮子,我找了你好久,原来你在这呢。”伸手想拍拍希希莉娅的肩膀,被祁止不动声色的格开了。

  艾斯维亚饶有兴致的看了眼怒瞪着自己的希希莉娅和面色平静的祁止,突然开口,“表哥,这么久不见,我的确是想念你。不如你把这个丑兮兮的小婢女送给我当见面礼吧。”

  “艾斯维亚,你不要胡闹!”希克斯伯爵脸色明显更难看了。

  大战之后,血族落魄得厉害,所剩的纯血寥寥无几。不知道多少人盯着自己的小侄女希希莉娅,偏偏自家儿子什么也不放在眼里,做事没个正行。原本是近水楼台先得月的好交情,在艾斯维亚眼里还没有一个普通的婢女看来更吸引人,让希克斯伯爵怎么不恼怒。

  “行不行?我的好表哥?”艾斯维亚压根没把亲爹的警告听进耳朵。

  亚西伯恩淡淡的看他一眼,语调平坦,“难得你亲切的唤我一声表哥,但是,人不给。你倘若稍微听些劝,伯父想来是愿意对你百依百顺的。”

  “啧。”艾斯维亚把舌尖抵在上齿后面,发出清脆的啧叹,兴致寥寥,对着希希莉娅颇为可惜状,“小矮子,看来你不能和我一起去吃香喝辣了。”

  吃你个大头鬼。你有鬼的味觉,还吃香喝辣。希希莉娅白他一眼,暗自吐槽。

  亚西伯恩将希克斯伯爵等人送出了古堡,回来的时候希希莉娅正趴在他的书桌上写写画画。

  亚西伯恩凑过去一看,发现她正在画肖像画。远远的瞧,倒是像模像样,凑近一看,实在有些一言难尽。

  “哥哥,你回来啦。看我画的怎么样?”

  亚西伯恩仔细端详了一会,认真的点评,“很有艺术价值。”

  希希莉娅嘻嘻一笑,将画纸拿起来吹干,“哥哥不是说找我有事嘛。”

  “我觉得一直把你关在古堡,怕你太过无趣,想着送你去东方玩一段时间可好?”

  亚西伯恩说出这话其实很纠结。他知道希希莉娅的性子,天性烂漫不受拘束,对人类的世界也很是向往。但是她自出生就一直待在卡莱尔古堡,对外面的世界一概不知,这么贸贸然的让她过去,离开熟悉的一切,甚至在那个陌生的地方没有人会像血族一样对她尊尚有佳嘉,亚西伯恩害怕希希莉娅习惯不了。

  “好呀!”希希莉娅一口就答应了,笑起来一双眼睛如同新月,微风吹起她耳畔的一束头发挂在白皙的脸颊上显得俏皮又生动。

  亚西伯恩稍稍的松了一口气,最担心的事情解决了,但是他的心却不知道为什么空落落的,想笑却发现扬起嘴角都有些费力。

  最终他只是伸手摸了摸希希莉娅的头,声音尽量软和,“去吧,好好收拾一下,天一亮,我就让人送你们离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