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染唇

第20滴血

染唇 吖匕 3366 2019-12-15 07:00:00

  希希莉娅试探性的伸出手指触了触那层如水波般荡开的透明屏障。

  那是一种很难表述的感觉,希希莉娅觉得自己的手好像被温热的水波柔柔的包裹住了,又好像有什么摸不到看不着的力量场交叠在其中,压迫在她身上,组织她的进一步前行。

  希希莉娅很惊异,相较于普通的人类,血族的力量无疑是巨大的。但是此时此刻,她却被这样一层看似无力的屏障牢牢的牵绊住,丝毫动弹不得,这种无力感她从未感觉过,不由得额上冒出了些冷汗。

  动物的感官是最敏锐的,怀里的雪团子感受到了这股窒息的压迫感,嗞溜一下钻进了希希莉娅的领口。

  就在这个时候,一双手分开禁锢着希希莉娅的障壁,轻轻的握住了她有些颤抖的手,以一种缓慢又不容忽视的力量引导她向前。一开始压迫得希希莉娅喘不过气的力量场一遇到祁止就迅速散开,无声无息,彷佛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

  希希莉娅有些出神,恍惚间,好像听到了亚希伯恩的声音,她下意识就像回头看,却被祁止按住了肩膀,这时候她才恍然发现,自己这个管家的力气好像不点也不比自己小。祁止用空出来的那只手环住希希莉娅的腰肢,带进了自己怀里。

  “别乱动,屏障对血族的气息很敏感。”

  “噢。”闻言,希希莉娅乖乖的靠在祁止怀里,感受着身后传来的温热气息,她彷佛听到了一声一声急促的鼓点敲响在她的耳膜边上,“扑通、扑通...”

  希希莉娅暗自数着节拍,觉得新奇得不行。血族的血液是冰冷的,连带着他们的心脏也常年寂静无声。原来,这就是人类的心跳声啊。

  可能是祁止身上的温度太高,希希莉娅觉得他手腕处传来的那股甜香无孔不入的钻入她的肺腑,勾的希希莉娅小声的吞咽了一下。不行,这也太过分了,这个时候怎么能还想着吃!希希莉娅开始唾弃自己,暗中摒住了呼吸。

  幸好穿越屏障的时间很短,差不多也就是一个大踏步的距离。

  祁止松开环着希希莉娅的手,后退了一步,和她保持了半米,不近不远的距离。离开了她柔软的腰肢,祁止现在还觉得自己手心里还残留着那种一手可握的盈软感觉,他甚至不太敢把手蜷起。

  “这就是你生活的世界啊。”希希莉娅好奇的打量着四周。他们站在一个景致颇好的湖上小亭中,深沉的枣红色亭尖,古老的墨绿色亭柱,碧波微漾的湖水,层峦叠嶂的假山。微风从湖面上拂来,带来清晨的清新空气以及远方隐隐绰绰的人声。

  此时此刻,希希莉娅是真正的意识到,她所站的土地,与她自小生长的地方迥异。在血族,无论什么时候,都听不到这样嘈杂的人声。每个人都持重而克制,时刻保持着最优雅的姿态。但是很奇怪的,希希莉娅并不为这样的改变而感到困扰,相反的,她从这样的人声鼎沸中找寻到了一丝安心与自在。

  她从来没有过过这样的生活。希希莉娅侧耳仔细听了一下,隐隐约约听到了什么“豆浆油条,新鲜猪肉”,有点像祁止曾经和自己提到过的集市。

  “外面是个早市。”彷佛是察觉到了希希莉娅的疑惑,祁止向她解释,“我们现在在一个普通的小区楼群中,这是小区中间的一个人工建造的小公园。”

  “小区?那人这么多不会有人看到我们凭空出现吗?”

  “不会,这里有空间的法则。”祁止拎起希希莉娅的行李箱,“想不想去早市上吃点东西?”

  希希莉娅不想,但是她怀里的雪团子想。甫一穿过屏障,它就闻到了空气中的食物香味,立马就从希希莉娅的衣服中钻了出来,蜷在她的手心里,一脸兴奋。

  况且,要是她不去,希希莉娅保证,祁止二话不说也会跟着不去。她是知道的,正常人都得一日三餐按时吃饭,祁止自己一点也不爱惜身体,希希莉娅得去替他多注意一点。

  见希希莉娅点头,祁止轻车熟路的带着她往小区门口走去。

  这个时候,出来的大多是年纪较大的叔叔阿姨,赶着这个点想要去早市上买最新鲜的食材回家做饭,所谓民以食为天,确实是至理名言。

  一路上,希希莉娅饱受目光的洗礼,有些不自在的扯扯祁止的衣袖,示意他俯身,然后凑近,紧张兮兮的,把声音压得低低的,又软又甜,少女的幽香扑面而来。“祁止,他们在看什么呀,是不是发现我的不对劲啦。”

  祁止的哞色闪了闪,喉结不受控制的上下滑动了一下。顺着希希莉娅的目光看过去。

  的确是有很多人在明里暗里的看着他们,但是不是希希莉娅以为的惊疑和警惕,祁止从他们眼里看到了似曾相识的好奇与惊艳,这样的光芒他在许多人眼睛里都看到过,小姑娘长得太出挑,在哪里都是最引人注目的存在。

  更别说他们两个人,一个穿着笔挺整齐的西装,一个穿着精致华丽的长裙,站在衣着以休闲舒适为主的叔叔阿姨中间,着实是抓人眼球,像是天然的聚光场,不让人注意都难。

  众阿姨你推推我,我看看你,最终派出了平时最会说话的一个。来人穿着红色的休闲外套,头上烫着时尚的小卷,手里挎着一个巨大的篮子,看样子是刚起床没多久准备去早市买菜的。

  “哎,小姑娘,你们是住在这个小区的伐?”

  “啊?我,我们...”希希莉娅被问的措不及防。

  小卷阿姨之前隔得老远就看到了希希莉娅,小姑娘长得实在是太水灵了,她一看就喜欢的不得了。可比自家儿子嘴里天天念叨的什么“爱豆”好看多了。凑近一眼,更是漂亮,没有半点化妆的痕迹,瓷白无暇的皮肤,还有一双清澈的绿色眼睛,还是个外国娃娃咧,怪不得不太会说中国话。

  “阿姨,我们不是住在这里的,过来找个朋友而已。”祁止站在希希莉娅身后,默默替她解围。小卷阿姨的目光又从希希莉娅身上移到了祁止身上。

  “啧,这小伙子也忒俊了!”她转身招呼自己的一群小姐妹过来看。

  “我就说吧,我光看背影就知道这小伙子肯定精神!”

  “对对对,你的眼睛一向好,只可惜我今早出门太急,没有带老花镜。”

  一群阿姨见状立马围了上来。这个小区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大家住在一起许多年了,虽然不是每个人都互相打过招呼,但是对住在这里的住户也算是都混了个眼熟。什么时候来了这么两个出色的人,他们竟然是半点不知道,原来是过来玩的啊。

  “阿姨知道,你们是过来玩COSPLAY的吧!”这一身打扮,正常人哪会这么穿。

  “...”什么PLAY?祁止一时语塞。他对这方面涉猎极少,对时尚潮流、娱乐资讯等可能还没有眼前的几位阿姨知道的多。

  好在阿姨也不在乎祁止的回答,她们心中的八卦之火快要熊熊燃烧起来了。她们平时也没什么事,就爱搬个小板凳往树荫下一坐,磕着瓜子东家长西家短的。

  “你们是什么关系呀?”

  这话问的其实不太礼貌,也不知道出自什么心理,祁止听见自己说,“兄妹。”

  “噢噢,兄妹啊。”阿姨们也没关注为什么两兄妹长相差异如此之大,毕竟午间黄金档电视剧看多了,已经自动在脑子里过了许多同父异母、同母异父、异父异母的剧情。

  既然不是别的关系,家中有闺女的阿姨开始蠢蠢欲动。“小伙子来这玩几天啊?年纪多大了?有没有女朋友啊?”

  祁止脾气很好的一一回答,看得众阿姨更是心花怒放,这年头找个长相好、身材棒、又彬彬有礼的男孩也太难了。

  家中只有儿子的阿姨只能长吁短叹,小姑娘长得实在漂亮,但是看着年纪太小了,应该还在读书的样子,怎么下得去手啊。

  雪团窝在希希莉娅的怀里,很不高兴。它饿了,这群人围着它不让它离开,甚至又阿姨想要伸手摸摸它,它可是真正的狸猫!食肉动物!

  雪团伸出爪子示威,“喵呜!”

  “哎哟,你们看这只小奶猫乖可爱的!”

  “是咧,还会撒娇。”

  “...”雪团委屈死了,迈着小步子顺着希希莉娅的袖子往上爬,在她肩窝处团下来,留给众人一个圆润的小屁股。

  希希莉娅安抚性的揉揉它,其实她也被阿姨们的热情惊呆了。在血族,见到纯血不管又多敬畏,心情有多激动,情绪有多澎湃,大家都是克制且持重的。血脉之间的隔阂如同天堑,轻易跨越不得。即使是希希莉娅这样随和的纯血,她身边的侍从也是不敢太过亲近,更别说像现在这样围住你,一个接着一个抛出问题。

  但是希希莉娅对这样的行为并不感到反感,因为她知道这些阿姨没有恶意,也许这就是人类表达喜欢的一种方式吧。希希莉娅瞟了一眼被火力重点围攻的祁止,若有所思。

  “哎,小伙子,你妹妹是还在读书吧,在哪读呀?我儿子和她年纪差不多大,说不定还在一个学校互相认识嘞!”

  小卷阿姨实在有些按耐不住,她实在太喜欢希希莉娅了,小姑娘眼神清亮亮的,一看就是心思纯粹的。

  “不好意思,无可奉告。”

  面对这么多张嘴,始终保持微笑,温和有礼的祁止面色突然冷了下来,语调平直,微微上扬的嘴角也拉了下来。被祁止淡淡的看了一眼,小卷阿姨觉得头皮都有些发僵。这个人,冷着脸看人的时候还怪赫人的。

  不过也是,人家妹妹年纪还小,这么问不就是拾掇人家小姑娘早恋嘛,怪不得人家会不开心,她后悔得恨不得拍一记自己的嘴,都说的什么话。

  被这么一闹,阿姨们面面相觑,也不好意思再多问,纷纷尴尬的走了。

  

吖匕

哇的一声哭了,大家都叫我更新,我太难了。   最近老是头疼,睡觉也疼,不睡觉也疼,码字也疼,不码字也疼,我觉得我会不会是要得神经病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