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染唇

第21滴血

染唇 吖匕 3318 2019-12-16 07:00:00

  人群散开,希希莉娅几不可闻的松了一口气,太致命了,她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形,还真的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才好,好在有祁止在。

  希希莉娅眨眨眼,问他,“你刚刚是不是生气了?”

  “没有。”祁止的脸色很正常,提起脚边的行李箱,“走吧,带你去吃点东西”。

  “不对,你肯定有。”希希莉娅笃定,她绕到了祁止前面,想要看清祁止脸上的神情。她刚刚离他很近,那一刻她分明感觉到他整个人都有些紧绷,压抑着一种山雨欲来的厚重情绪,只不过一瞬,那种情绪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祁止无奈,对上小姑娘清凌凌的眼睛,诚实的承认,“是有一点。”

  “她们怎么惹你生气了呀?”

  怎么惹他生气了?他也不知道。情绪来的毫无头绪,又急又烈,甚至让他有些措不及防,这样的状况于他而言是陌生的。

  希希莉娅紧紧的盯着祁止,见他神色变幻不定,心里开始暗自嘀咕,看来还真是蛮生气的。但是到底在气什么啊,她是在旁边听完全程,那群格外热情的阿姨好像也没有说什么让人不愉快的话题呀。

  仔细回溯,最后一句好像是说什么读书上学的事情?希希莉娅在默默咀嚼这两个字,这个“上学”怎么就会惹得祁止不高兴了。突然福至心灵般的,希希莉娅偷偷瞟他一眼,薄薄的阳光从云层里透出来,将他长长的睫毛似染上了一层金色,显得温和又平静。

  祁止从来没有和她说过他在人类世界的经历,希希莉娅也不会去过问,她也隐约猜到了那应该不是什么美好的回忆。那么会让他这样一个与世无争的人感到束手无策的,应该就是眼前生活的苟且吧。

  肯定是了。思来想去也只有这个了,希希莉娅身为纯血公主,自小锦衣玉食,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从来没有考虑过钱的问题,但是她知道,到了人类世界,什么东西都要花钱的,这个“上学”要花的钱肯定不少,祁止应该是付不起这么多钱,又被阿姨戳破了伤心事,不好意思在她面前表露出来。

  希希莉娅有些不忍,反正她对“上学”好像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兴趣,安抚性的拉了拉祁止的衣袖:

  “我不去读书了。”

  “?”

  此时恰好路过一个拎着笼子遛鸟的大爷,听到希希莉娅的话,当时眼神就不太对劲,左右打量了两人一番,非常恨铁不成钢,现在的年轻人啊!

  “劝君莫惜金缕衣,劝君惜取少年时。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啊!”

  笼子里羽毛颜色鲜艳的虎皮鹦鹉跟着大喊,“空折枝、空折枝!”

  希希莉娅很新奇的看了眼笼子里的鹦鹉,很快“祁止,他在说什么呀?”

  “夸你长得好看。”

  希希莉娅的眼睛亮晶晶的,声音甜滋滋的冲着大爷远去的背影,“谢谢!”

  “...”年纪轻轻的,长得那么漂亮,可惜了,脑子不太聪明。

  “祁止,刚刚那个爷爷手上拎着的是什么动物啊?我在凯莱尔都没有见过,还会学人说话,好聪明啊。”

  “那是鹦鹉,我们这有个成语叫‘鹦鹉学舌’,就是这么来的。”

  “那我也想养一只鹦鹉!”

  话刚刚说出口,希希莉娅就有点后悔。祁止都这么穷了,还提这么多要求。那只鸟长得那么好看,肯定也要很多钱的,他人这么好,都不知道怎么拒绝人的。

  果然,祁止只是很好说话的点点头,“好。”

  “...”

  “算了,我突然觉得那只鸟也没有那么好看了,还是我的雪团比较可爱。”

  雪团很敷衍的冲祁止摇了摇尾巴,勉强表现了一下自己的可爱之处,然后伸出粉嫩的小舌头舔了舔自己爪子,意味明显——我饿了。

  从小区大门出去,左转没几步就是人声鼎沸的早市了。刚才耽误了那么小会儿,时间已经不算早了,早市里的人没有那么多了。

  祁止带着希希莉娅进去。早市分各种蔬菜区、鱼肉禽蛋区、早点区等。蔬菜区和鱼肉禽蛋区味道都挺重,祁止没把小姑娘往那里带,指指早点区,“想吃什么就自己去买?”

  既然把她带来了这个世界,那就得让她学着去适应一下普通人的生活方式了。祁止递给希希莉娅几张红色的纸钞。他知道她应该是没有什么胃口的,但是保不齐小姑娘好奇,看到什么都想试一试。

  吃什么呢?她也闻不到味道,大多数的东西看着都奇形怪状的。希希莉娅抱着雪团站在路边上观察路过的人,一只手小心翼翼的扯着自己的裙摆,她发现有好多人在偷偷的看她,互相比较了一下,自己穿的好像是挺格格不入。

  眼见着人越来越多,狭窄的小街道被挤得水泄不通,雪团开始在怀里焦躁不安的扭来扭去,希希莉娅听到旁边有个铺子在喊,“窝窝头,一块钱四个,嘿嘿!”。

  铺子里的人不多,希希莉娅走了进去,顺便安抚的摸了摸雪团的脑袋,“乖,一会就给你买好吃的”。

  铺子里站了一个中年妇女,手上拿了一张沾满油渍的人民币,指指冒着热气的蒸笼:“老板,你们这个窝窝头好吃伐?”

  “那我们家的窝窝头肯定是这条街上味道最好的,又便宜又香甜,都是拿玉米粉捏的,味道正宗,对身体也好!”老板说着把蒸笼盖子掀起来,腾腾的热气冒起,空中瞬间飘荡着一股浓郁的玉米甜香。待雾气散去,只见大大的蒸笼里整整齐齐的摆放了数十个黄色的细软糕点,上小下大中间空,呈圆锥状。

  中年妇女很满意的点点头,“这个味道香,老板给我装四个。”

  “好嘞!”老板从旁边拿出个塑料袋,一点也不怕烫的样子,眼疾手快的从蒸笼里包出四个窝窝头,“好吃下次再来啊!”

  雪团趴在希希莉娅的肩上早就闻到了香味,一个劲的探着身子张望。它自出生不是喝奶就是吃祁止做的辅食,倒是和寻常的狸猫养的不太一样,对这样的食物充满了莫大的兴趣。

  “老板给我装四个。”希希莉娅有样学样,只是她有些摸不准人类的货币是怎么个换算方式,干脆一股脑都递了过去。

  “好嘞!”老板手脚很快,立马就装好了窝窝头,“您拿好!”

  对面递过来几张崭新的百元大钞。

  老板愣了一下,顺着这双过于精致的手往上看。不是他说,他也活了大半辈子了,走南闯北的,见过多少人,遇到过多少大风大浪,但着实没有碰见过长得这么标志的小姑娘。怎么说呢,像那种秾纤相宜的烟粉色,娇媚夺目又不显艳俗,缦缦径直,又不显寡淡,一分不多一分不少,似上天最得意的巧作。

  希希莉娅见他迟迟不接,有点纠结,难道是钱不够?可是这是她全部的钱了啊,怀里的雪团饿得“喵呜”直叫,“那个,老板...”

  被希希莉娅一叫,老板晃过神来,拍拍自己的头,都一大把年纪了,还能看小姑娘看入迷,说出去得被人笑死人。有些为难的看了眼希希莉娅手里的钱,他今天刚刚开张,一时还找不开那么多零钱。

  “小姑娘,你没有零的吗?”

  “啊?我只有这些了。”希希莉娅有些不好意思的把钱收回来,“那我不买了。”

  “哎,算了算了,就这么一点东西,大叔送给你吃了!来,拿好!”

  “啊?不行的...”

  “没事,一块钱的东西,别和大叔客气,喜欢下次再来就是了!”

  推辞不过,希希莉娅也就不再勉强,“谢谢大叔。”

  雪团激动坏了,自己把袋子扒开,两只粉色的爪子抱着窝窝头啃了起来。它身子小小的,窝窝头几乎要盖在了它的脑袋上。

  希希莉娅见它吃的开心,忍不住也从里面捏了一小块尝尝,入口松软,还挺有嚼劲,只可惜她尝不出味道。就没再打算和雪团抢吃的,早市这么大,她一扭头就找不到祁止的人影了,也不知道他干嘛去了,想到他还没有吃早餐,希希莉娅想给他也带一份。

  一旁馄饨摊上的阿姨早就注意到了希希莉娅,见她百无聊赖的左顾右盼,“小姑娘?要不要尝尝阿婆的馄饨?”

  “馄饨?”

  “对,阿婆的馄饨老好吃的呀!”

  “阿婆,那你看我的钱够买吗?”希希莉娅给她看自己手里的钱。

  “哎哟,够了够了!一张就可以买好几碗了!”阿婆笑得眼睛眯成一条小小的缝,脸上沟壑纵横,填满了岁月的痕迹,和蔼又亲近。

  “那我买一碗。”希希莉娅看见雪团已经把几个窝窝头啃得差不多了,冲着阿婆竖起两根雪白的手指,“不,要两碗。”

  “好嘞!”阿婆笑盈盈的看着希希莉娅,“囡囡是混血吧,普通话说得真不错!阿婆早就听过混血儿都长得好看,果然是哟!”

  人类世界的混血儿倒是和血族不一样,血族的纯血不管是从外貌还是能力来说,都是得天独厚,怕自己一时不注意给说漏什么,希希莉娅只道自己从别的地方来的。

  “怪不得,阿婆给你讲讲,免得你被人骗了哟!”她一边给希希莉娅下混沌,一边告诉她市场商品的物价。希希莉娅听的格外认真,当知道自己手里的钱可以买遍所有早餐铺子的时候还很惊讶,原来祁止给了自己这么多钱啊,那他自己不是更穷了?

  皮薄馅多的馄饨下到翻滚的热汤中,上下漂浮几下就可以捞出了。往碗里放上紫菜和小虾米,舀上一勺熬好的浓汤,再往上面撒上一小撮翠绿的小葱,香气似实质性的扑面而来。看得希希莉娅都有些眼馋,如果有一天她也能尝到这些美味,就算只有短暂又脆弱的生命,好像也不是那么糟糕。

  

吖匕

祁止:你到底对我的误解有多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