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染唇

第22滴血

染唇 吖匕 2152 2019-12-17 07:00:00

  祁止低头看了眼手腕上的表,秒针恪尽职守的走着每一个格子,“滴答滴答”。

  “小伙子,赶时间啊?”

  招待他的大叔注意到了祁止时不时看表的动作,颇为贴心的提醒,“要是实在有什么着急的就先去吧。”

  “不用了,也不是什么大事,您继续吧。”祁止定定神,把飘飞的思绪拉回来。

  才分开一小会,他就开始不由自主的担心希希莉娅。小姑娘长得太出挑了,为人又单纯,初初来到这个对她完全陌生的地方,他实在是放心不下,甚至开始隐隐的后悔自己刚刚做出的决定。但是心里又有一个声音在时不时提醒他——别做那些多余的事情,凡是点到为止,过而不及。希希莉娅终究要独立的,他的任务只是陪伴她这小段时间而已。

  自有意识以来,祁止就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到底需要什么,不需要什么,活得清醒又冷静。在血族发生的一切早就超出了意料之外,原本没有打算再回来,随意一点也无所谓。但是冥冥之中注定他还是要回到这里,那就不能再像之前一样了,凡事有始有终,也该回去好好作个了结。

  看着反而心烦,祁止干脆将手上的手表摘了下来,随手放进了口袋。

  “好嘞,你要的东西我都给你装好了!”大叔递给祁止一个大袋子,“有点重,你拿着注意点。”

  “多谢。”

  巨大的袋子被祁止拎在手里轻飘飘的,好像一点重量也没有,让大叔颇有些刮目相看,没想到人看着高高瘦瘦的,力气倒是一点也不小。

  即使是有意克制,祁止回去的步伐明显比来的时候更快了。

  之前还人迹寥寥的早点区此时此刻却围了许多人,祁止一眼就在人群中看到了穿着鹅黄色长裙的希希莉娅。

  一会不见,小姑娘便和身边的大爷大妈熟了起来,适应能力倒是出乎祁止想象的强。好像没有他在身边陪着,小姑娘也能生活得不错。

  这样的认识让祁止感到欣慰的同时,胸口的某个位置像被抹布堵住了似的,有些闷得慌。

  “希希呀,现在在哪读书啊?”也许是嫌“希希莉娅”四个字绕口,自来熟的大爷大妈就直接亲昵的叫成“希希”,上口又好听。

  当初为了给希希莉娅取名字,血族的众长老可谓是翻遍了古籍,不知道驳回了多少意见,最终敲定“希希莉娅”这个名字,意为“来自天国的礼物”。

  这样一个被赋予了极大的美誉和期盼的名字被叫成“希希”,她倒是一点也不在意,漂亮的眼睛笑成弯弯的月牙形,“我还没有读书。”

  “哟,那不读书不行啊,小姑娘一定要读书的呀!不读书以后没出息的,听奶奶的话,要回去好好念书。”

  “是的呀,现在都9012年了,咱们要跟进时代的脚步,不能学以前老封建那一套的思想,什么‘女子无才便是德’都是骗人的鬼话!”

  “那可不,***都说了,‘妇女能顶半边天’!”

  几个人说着说着,话题就跑得没边了。希希莉娅学着旁边阿姨的手法磕着瓜子,听的津津有味,这一切对她而言都是陌生又新奇的存在,别说是老大爷老大妈之间的唠嗑了,就是一根油条在油锅里上浮下沉,她都能盯着看好久。

  好像预感到什么,希希莉娅一抬头看到了人群外面的祁止。他长得很高,腰细腿长,眉眼如画,气质卓然,即使一声不吭,也能第一时间聚集所有人的目光。

  也不知道他在那站着看了多久,希希莉娅抱着雪团向他挥手,“祁止!”

  “哟!又是个俊的,今天什么日子啊,我还以为我们这要拍电视剧嘞!”

  “别说,在我看来啊,他们两个可比电视剧上的明星好看多了。”

  祁止大步走过来,围着希希莉娅的众人窃窃私语,却很自觉的给他让出一条路来。

  “你什么时候来的呀?”

  “刚来。”

  “噢。”希希莉娅也没问祁止刚刚跑去哪了,站起身拍拍手上刚刚剥了瓜子的屑,“谢谢阿姨,你的瓜子很好吃!”

  “哎~喜欢吃就多装一点回去,阿姨这还有!”说着,不由分说的把手上的小塑料袋塞到希希莉娅手里。

  “吃完早餐了吗?”

  “嗯!哦,对了,祁止,我还给你买了点早餐,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我都买了点。而且,”希希莉娅神秘兮兮的凑近他,“我还只花了一点点钱。”

  祁止看她手上果然大大小小的拎了很多个袋子,觉得心里软绵绵的。希希莉娅仰着头看着他,眼中是满满的得意,一缕头发挂在她白皙的脸颊上,俏皮又可爱。

  祁止忍住想要摸摸她头发的想法,只是接过希希莉娅手上的袋子,“谢谢。”

  然后朝众人点头示意,带着她走出了早市。

  “希希,侬要回家啦?”

  希希莉娅回头挥手,“嗯,我下次再来看你们!”

  她步履轻快的跟在祁止身后,经过这短短的一段时间的相处,希希莉娅内心的彷徨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祁止,你提了好多东西呀,我帮你提一点吧。”

  “不用”,祁止不动声色的避过希希莉娅伸过来的手,“你在血族是公主,就算在这里没有人认识你,没有人知道你的身份,你也要过的像个公主。”

  “可是你们人类不是崇尚人人平等吗?”

  “对,但是每个女孩就应该被像公主一样对待。”祁止望向路边,花坛边上坐着一个小女孩,头上扎着两个可爱的羊角辫。她旁边站着一个中年男子,看上去像是她爸爸。男子手里拿着一个泡泡圈,尝试了好久,才有些笨拙的吹出一个小小的泡泡。

  泡泡在空中荡了一圈,炸裂在小女孩的鼻头,逗得她咯咯直笑,拍着手叫,“粑粑再吹一个!”男人擦了擦额头上冒出的汗,仍是那样吹得磕磕绊绊,但不见一丝不耐。

  “但是并不是所有人都是这样认为的。这个世界上的是是非非没法去清楚的定义。你现在见到的人还太少,但是不管遇到谁,你都要把自己看得最宝贵。”

  祁止的声音很温柔,吐字不急不缓,像浸透了阳光的温度。希希莉娅盯着看那对父女看了很久,好像明白了祁止短短几句话里想要表达的涵义。

  我盼你好,盼你成为自己的太阳,无需凭借谁的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