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染唇

第23滴血

染唇 吖匕 2074 2019-12-18 07:00:00

  两人出了早市没多久,一辆骚包的红色跑车从街角飞驰出来,划出一道流畅的红色线条,然后稳稳的停在了路边,堵住了祁止的去路。

  跑车上坐着一个穿着花色衬衫的男子,头发染烫成当下最流行的烟灰色,耳朵上一连串挂了3个闪亮的耳钉,高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酷炫的黑色大墨镜。

  “呲!”跑车的轮胎与路面亲密接触,发出令人牙酸的摩擦声,男子却半点不心疼自己被磨损的昂贵跑车轮胎,他一只手支在方向盘上,另外一只手把墨镜往下扒了一点,露出一双多情的桃花眼,不可置信的盯着他:

  “卧槽,祁止,还真的是你啊!你TM这么长时间跑哪去了,祁家老头子找你快找疯了。我手下和我说在这看到你了,我还不信来着。”

  “两次。”

  “什么玩意儿?”殷仕左右有些摸不着头脑,“你神神叨叨些什么呢,失踪这么长时间,老子还以为你凉透了,差点就准备给你张罗后事了。”

  “三次”,祁止吐字如金。

  “?中邪了?”

  “好好说话,实在不会说就闭嘴。”

  这下殷仕知道祁止到底在算些什么了,开玩笑吧,这TM到底是经历了些什么?是被抓去西藏洗涤心灵,忏悔人生然后重头开始了?什么模范人物,连脏话都不允许说。殷仕上下打量他,试图从祁止身上找出点破绽。

  “说!你到底是谁?你把真正的祁止藏到哪里去了!”

  祁止淡淡的看他一眼,嘴角勾起一个轻蔑的弧度,无限嫌弃,“傻X。”

  “卧槽!就是这个感觉!你还真的是祁止本人!”殷仕彻底放心了。

  别的他不说,就是这幅看似温和无害,实则最冷血无情,轻飘飘一个眼神就能把人鄙夷到尘埃里的样子,肯定就是祁止没跑了。

  殷仕难言激动的下车,伸手想在他肩膀上拍一拍,被祁止一个闪身躲过,也不甚在意,殷仕知道祁止这样的破毛病多的很。

  “不是,兄弟,你这段时间到底去哪啦!”

  “四次了。”祁止才没有回答殷仕的问题,把手里沉甸甸的东西直接放在殷仕高档的真皮座椅上。

  “噢噢,差点忘了。”殷仕做了一个把嘴巴拉上的动作,表示自己明白了。

  “哎?不对啊,你TM刚刚不也说了?怎么就好意思说我了?”殷仕有些后知后觉的恼怒,觉得自己被戏耍了一番。

  “祁止。”身后传来少女清甜软糯的声音,喊得殷仕骨麻肉酥,不用看人,光凭这把嗓子,殷仕断定,这是个尤物。

  希希莉娅刚刚跑去扔瓜子壳了。早市的阿姨给她塞了一小袋子,她跟在祁止后面边走边嗑,嗑完的瓜子壳也不乱丢,好好的攥在手里,但终究是不太方便。祁止向她伸出手,“把瓜子壳给我吧,我替你拿着。”

  阳光下,他的手掌白皙修长,指节分明,像上好的暖玉盈盈生光。她无论如何也不好意思把手上的瓜子壳放进去,像平白玷·污了这样圣洁的画卷似的。

  希希莉娅有些脸红。自从准备来人类世界之后,两个人的状态就有开始意无意的调整,相较于之前的贴身管家的角色,祁止对希希莉娅而言,更偏向于那个亦师亦友的“父者”形象。她自认自己已经可以很好的照顾好自己了,但是在祁止待她好像她还是个小孩子。

  “不用了,我自己去扔掉。”

  她哒哒哒的跑远了,祁止也没阻止她,垃圾桶离得不远,在他的视线之内。

  等希希莉娅收拾好心情回来的时候,发现祁止正在和一个穿着非常混搭的年轻人说话,她有些拿不准要不要上前打断。

  这应该是她在这个世界上遇到的第一个和祁止真正有关系的人,祁止就像一阵清风,来的无声无息,强势的驻足了她的世界,但是希希莉娅却对祁止的曾经一无所知。现在,她有种奇妙的,慢慢地看到了他的曾经、触碰到了他所在的生活圈的感觉。

  “祁止!”远远的看两人说得差不多了,希希莉娅叫了他一声。

  首先回头的是那个穿得非常混搭的青年人,即使隔了一段距离,希希莉娅也从他的眼中看到了一种似惊似喜的惊叹,那双原本懒洋洋的桃花眼像是瞬间睡醒了一般,绽放出绚丽的光彩。

  “卧槽,行啊你,祁止你可太行了,原来失踪了这么长时间,感情是去找小妹妹了,这么小你也下得去手!不过,这个妹妹长得着实是好看啊!怪不得你这样的’天仙‘也会动了凡心。”

  殷仕啧啧称奇,他“江城殷少”的美名也算是传遍了江湖,可谓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初初听到声音的时候,他凭借直觉就猜到小姑娘长得肯定不错。但是没想到,这哪里是不错啊,人间绝色不过如此吧。枉他见过这么多美人,或美艳、或清纯、或可爱。竟没有一个比得上眼前这个。他自己比不上祁止就算了,连身边的女伴都拿不出手,殷仕再次感到了上天的恶意。

  “HI~小仙女!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殷仕,殷是’物殷俗阜‘的殷,仕是’仕途风流‘的仕,很高兴认识你,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请你喝一杯下午茶?”殷仕冲着希希莉娅笑得极为荡漾。

  “你好,我叫希希莉娅。”

  希希莉娅听了这么久,其实根本不知道”殷仕“到底是哪个”殷“,哪个”仕“,她对中国的古诗词和成语懂得太少了。

  ”希希莉娅?真好听,你是混血儿吗?你的眼睛竟然不是带了美瞳的,天然的浅绿色,真是迷人~“殷仕又露出那种又惊又喜的表情,他凑近了些,好像是想近距离看那双漂亮的眼瞳,被祁止毫不留情的拽着领口拉开了。

  “艹...祁止你轻点,小爷这件衣服多贵知道不!”对上祁止不带任何温度的眼睛,殷仕赶紧做了个把嘴缝上的动作,“ok,ok,我知道了。“

  也是!什么德行,怎么能在小妹妹面前爆粗口呢?希希莉娅的眼睛澄澈又清灵,干净得像块水晶,让没皮没脸惯了的殷仕难得有些罪恶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