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染唇

第24滴血

染唇 吖匕 2104 2019-12-19 07:00:00

  为了弥补自己的罪恶感,殷仕很快乐的充当了两人的免费车夫,其快乐表现在他自上车就不断在哼的小调,“骑上我心爱的小摩托~它永远不会堵车~”

  祁止坐在副驾驶的位置,手肘支在窗玻璃上,撑着自己的额头,他想按住自己随着殷仕抑扬顿挫的小调不停跳动的眉心。

  表情管理中...

  表情强制管理中...

  OK,表情管理失败。

  顾及到后座上的希希莉娅,祁止只是转头,声音温和问候他,“Shut up,please.“

  “...”

  殷仕的面色有些郁卒,敢怒不敢言,“我唱的不好听吗?希希莉娅都没有说什么的。”透过后视镜,他发现希希莉娅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窝在座椅上睡着了。

  即使是睡着了,希希莉娅的仪态也极好,精致的鞋头从裙摆里探出来,两只手规规整整的摆放在膝头,脑袋侧偏在座椅上,及腰的乌黑长发顺着脸颊的弧度滑下,挡住了小半张娇颜。

  殷仕小声的“啧”了一下,“我的乖乖,祁止你到底是哪里找来的小仙女,这个样子,家境绝对不简单,得是怎样泼天的富贵,锦衣玉食的养大的。”

  多半时候,殷仕的话在祁止那里都是左耳进右耳出,他没有听废话的爱好。

  现在接近正午了,太阳的光线越来越强,察觉到希希莉娅微微皱起的眉头,祁止把跑车的车顶降了下来,替她挡住晒在脸上的阳光。

  “去溪山别墅。”

  “溪山别墅?不是吧,祁止,你们祁家老头子找你快找疯了,你不回老宅看看他?”

  “我自然会去看他。”

  意思就是现在不去。祁止声线很平直,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是风雨欲来之前的短暂平静,殷仕很聪明的没有多问。

  祁家可以说是整个江城的龙头老大,以一己之力垄断了江城几乎所有的地产、医药、教育、娱乐行业。近几年还在不断的向外扩张,不夸张的说,祁家的人跺跺脚,就可以翻覆整个江城。

  拥有这样庞大权力和财力的家族,自然不是什么简单的势力,而身为祁家公认的继承人,祁止也是站在金字塔顶尖的人物。但是一段时间以前,祁止却突然消失,祁老爷子耗费巨大的人力,几乎翻遍了江城的每一个角落,都杳无音讯。

  对此,外界众说纷纭,但是左右逃不开上流家族的那点阴暗戏码。作为祁止的好友,殷仕自然也在私下派人找过祁止,也是刹羽而归。但是不管事情的真相是什么,殷仕都知道,这江城的天,可能是要变了。

  车子开到溪山别墅的时候,希希莉娅还没有睡醒。白天本就是她该睡觉的时间,就算她想把自己的时差倒过来,也不是一天就可以的,接近正午的阳光越来越烈,是血族力量最若的时候,往往他们会感觉昏沉欲睡,希希莉娅熬到现在也算是不容易了。

  “怎么办,小美人还没有睡醒,要不,我把她抱上去?”殷仕有些蠢蠢欲动。

  “你把这些东西都搬上去。”祁止一句话否决了殷仕的妄想。有异性没人性!殷大少爷内心憋屈,抱着几个巨大的袋子,和他满身名牌的形象实在是不符合。

  祁止打开希希莉娅一侧的车门,盯着她恬静的小脸看了很久,最终还是轻拍了几下希希莉娅的肩膀,把人叫醒。

  “唔...”希希莉娅还没从睡梦中脱身出来,眼神有些迷离,只听见祁止的嘴一张一合的在说些什么,然后下意识的下车跟在他后面。外面的太阳大的她有些难受,忍不住拽住了祁止的后摆,试图躲在他高大的影子里。

  祁止干脆脱了西装外套,只着一身简单的白衬衫,把外套举在希希莉娅的头顶,将小姑娘整个人都罩在自己的阴影里。

  殷仕放完东西左等右等没看到人上来,干脆自己跑了下去。一出门就看到希希莉娅睡眼朦胧,鸦黑的睫毛上还挂着因为困倦流出来的泪水,欲掉不掉,惹人怜爱。她似乎是困极了,整个人软绵绵的半依偎在祁止的怀里,跟着祁止的脚步亦步亦趋,像朵被暴雨倾打之后的娇弱菟丝花。

  看得殷仕又是眼热又是扼腕叹息。什么人啊!刚刚他想亲近亲近美人,被祁止无情拒绝,原本以为是祁止自己想把人抱上来。没想到他是直接把希希莉娅叫醒,让人家自己走过来。

  没看到人小姑娘困得路都走不好了?殷仕怜香惜玉的心蠢蠢欲动,几乎要盖过自己的求生欲去好好说道说道祁止。他要是知道祁止做法这么粗暴,怎么也不会抱着一堆死沉死沉的东西上来。

  “我带你去楼上的房间睡觉好不好?等晚上再带你出去逛逛。”

  “嗯...”希希莉娅也没听清楚祁止说了些什么,胡乱的点头,从鼻子里发出的鼻音又奶又糯,像极了雪团撒娇的叫声。

  想到雪团,祁止反应过来,用余光扫了一眼旁边呈呆滞状的殷仕,“车里还有一只猫。”

  “...”是可忍熟不可忍!我堂堂殷家大少爷,能被你这样呼来唤去的?殷仕怒火中烧,梗着脖子冲着祁止喊话:“那猫一会放哪?”

  殷仕暗自安慰自己,去拯救被困在车里的小猫。就算救不了美女,至少可以救救她的爱宠啊,四舍五入就是他英雄救美了。

  祁止把希希莉娅带到楼上的房间。房子有一段时间没人住了,但是有阿姨会定期过来清扫整理,房间还是保持着一尘不染的样子。

  祁止让希希莉娅在一边的沙发上坐好,然后从橱柜里搬出一套干净的被子在床上铺开,等他铺好床铺回头一看,希希莉娅又窝在沙发上睡着了,看来还真的是困了。

  这次祁止没舍得再叫醒她,动作轻缓把她抱起来放在床上,蹲下身帮她脱掉脚上的鞋子,整齐的摆放在床边,然后把房间里的窗帘严严实实的拉上,房间的光线一下就暗了下来。希希莉娅在柔软的大床上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再次坠入黑甜乡。

  祁止站在窗帘边上看了一会,无声的叹了一口气,悄声走过去把盖在小姑娘脑袋上的被子拉下来盖在肩膀处。之前还说让她学会一个人生活来着,光是这睡觉就不让他省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