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染唇

第26滴血

染唇 吖匕 2160 2019-12-21 07:00:00

  希希莉娅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偏西了。

  她没有认床的习惯,这一觉睡得很是甜香。掀开被子起床的时候,看到床边上已经整整齐齐的摆好了她的拖鞋,毛茸茸的兔耳朵耷拉在那很是可爱。

  穿好拖鞋,希希莉娅发现自己的裙子被自己这么一躺、一滚之后变得皱巴巴的。本就是名贵的丝绸面料,肯定是经不住这么一顿折腾的。走到衣柜旁边。拉开一看,发现里面空荡荡的的挂了几个衣架。

  哦,是了,这已经不是血族了,刚刚住进来,衣服还没有来得及收拾。希希莉娅不太好意思穿着皱巴巴的裙子下去,她不确定白天那个穿的很混搭的殷仕还在不在。

  悄悄的打开一条门缝,希希莉娅声音压得低低的,“祁止~”

  没人回应她。

  希希莉娅侧头把耳朵凑近门口,细细的听了一下。下面有人在说话,厨房还时不时传来叮叮当当的声音,客厅的电视机开着,正在播放什么不知名的广告。

  “祁止!”这回声音大了。整个客厅都静了静,只听得见电视机里传来的稚嫩的童声,“我想当太空人,爷爷奶奶可高兴了,给我最爱的喜之郎果冻!”

  爷爷奶奶到底高不高兴,他们不知道,但是他们的的确确是高兴坏了。

  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啊!他们的高岭之花也会有金屋藏娇的一天???一群人都是和祁止混的熟的,这段时间祁止失踪,他们也没少费心。好不容易听殷仕说他回来了,一群人都跑过来看看他,原本想着去九龙轩包个场子好好庆祝一下,但是往那一扎,就和向全江城宣布祁止回来了没差,一群人想了想,决定就在别墅里小小的办一个欢迎会。

  来的路上殷仕就一脸坏笑,说祁止这趟回来艳福不浅,还带了个娇滴滴的小姑娘回来。他们是无论无何也不相信的,都习惯了,殷仕就是个满嘴跑火车的,你给他一点颜色,他还能给给你跑起飞机来。

  到了溪山别墅,果然别墅空荡荡的,只有祁止一个会喘气的,哦,沙发上还多了一只软绵绵的小奶猫。殷仕也不做什么解释,一脸高深莫测的样子,问他,他只道,“佛曰,不可说。”

  不可说你说个毛线!

  几人也没太在意,就当是一页小插曲。溪山别墅地势优越,风景优美,别墅与别墅之间间隔很大,保证了户主充分的私密性的同时,也会让人觉得清寂。见不得偌大的房子这么空荡荡的,一群大老爷们各自忙碌起来,都是没有体验过人间疾苦的公子哥,偏要往厨房里凑,闹得乌烟瘴气。

  祁止站的远远的,很明智的远离战场。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把自己干净整洁的房子搞得乱七八糟,也没有开口阻止,只是在他们玩过头的时候淡淡出声提醒,“声音小些。”

  “好嘞!我晓得我晓得,你就在沙发上好好休息,哥几个好久不见,一定给你做一顿大餐出来!”

  指望他们,还不如指望自己。祁止没把殷仕的话放在心上,把手机打开叫了个外卖。

  “祁止!”

  明明厨房里吵吵闹闹的,希希莉娅这软绵绵的声音却像被放大了无数倍,直接闯进每个人的耳朵里,像带了勾子似的,酥酥麻麻的,让人听了不由得耳热。

  “卧槽!还真的有妹子!”

  “还真的被殷仕这小子说准了!”

  “嘁,你们这说得什么话?我什么时候说话不准了?我嘴一向把关的好伐。”殷仕很不满的为自己正名。

  几个大男人才没有心思去听殷仕说了些什么,纷纷从厨房涌出来,眼露精光,乍一看还怪瘆人的。

  祁止原本坐在沙发上看东西,江城是出名的繁荣之地,经济发展蓬勃的同时,带来的是混杂的局势,江城的水很深,且瞬息万变,他需要知道在这段他离开的时间内发生的所有事情,几个友人粗中带细,知道他甫一回来最关心的是什么,直接把资料和报表给他带了过来。

  希希莉娅叫他的第一声他没有听到,第二次他立马就察觉了。顾不得客厅里人高马大的人炯炯有神的目光,他把手上的东西放下,上到二楼。

  小姑娘探出了个头,有些怯生生的望着他,注意到自己好像打断了众人,此时此刻的客厅陷入了死般的寂静。

  “怎么了?”祁止垂眸看她。

  “那个,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们了?”小姑娘嫩白的手指扒着门边,有些不安的看着他。说到底还是对这个陌生的环境有些害怕和迟疑。

  “没事,没有打扰。”

  听到祁止的否认,看他脸上没有半点不快,希希莉娅松了一口气,有些不好意思,“我想问问你我的衣服在哪...”

  说到衣服,祁止想到了自己的疏忽。刚刚回来,要处理的事情太多,他竟一时把小姑娘的行礼给忘了。“你等等,我帮你拿上来。”

  端端正正坐在客厅沙发上的男人们听到楼梯上传来脚步声,分外好奇,等着看看被祁止藏起来的小娇娇的样子,之前殷仕早把人吹的天上地下绝无仅有,倒也不是不信,毕竟那可是祁止带回来的人,他在江城是什么地位?不知道有多少美女前仆后继的想爬上他的床,不论是什么类型的,祁止愣是一个眼风都没给过,禁欲得好像要修仙。

  能把祁止拉下神位的,肯定不是什么普通美人。但是他们毕竟没见过,对殷仕嘴里的“人间绝色”,保持中立意见。

  万众期待下,祁止一个人下来,然后从门口的那堆东西里拎出一个一看就不是他的的精致小皮箱,施施然上去了。顶着这样强劲的目光洗礼,面色毫无变化,全程没有分给他们一个目光,心理承受能力不可谓是不强。

  “高,实在是高,你们看看,这就是修炼到了顶级的人。现在的姑娘啊,内心都不好揣测,你低声下气的去哄着人家吧,人反而不给你好脸色看,说不定还会背后骂你一句‘舔狗’。对比咱们祁止祁爷,看着对谁都温和,其实跟高山雪莲似的,看谁都是傻X,姑娘们却喜欢的不要不要的。我现在算是学到了,下次我追妹子的时候也端着点。”

  一旁的兄弟好心的拍拍他的肩膀,”其实你是高冷,还是热情,是小奶狗,还是小狼狗都无所谓,这个世界吧,主要还是看脸。“

  

吖匕

有没有小可爱能告诉我《染唇》的那条抖音号呀,我永远找不到……(哭的很大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