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染唇

第27滴血

染唇 吖匕 2276 2019-12-22 07:00:00

  希希莉娅接过衣箱,关上门自己倒腾。祁止也不催她,静静的站在门外等她换完衣服。

  这次来希希莉娅带的衣服很少,皮箱很小,她也没忘里面塞什么厚衣服,反正薄的厚的对她来说并不重要,她又不怕冷。

  翻了一圈,希希莉娅也没找到合适的。她好像有点明白人类世界和血族审美上的差异了,血族的衣服多是那种盛装,颜色淳重、绫罗绸缎。但是人类普遍穿的比较随意,舒适就好,不夸张的说,希希莉娅长这么大,衣柜里没有出现过一条长裤。一大早顶着众人打量的目光的那种感觉,她再也不想体会第二次了。

  实在找不到什么合适的,希希莉娅不再多纠结,拿出一条相对最素的换上。出门的时候,发现祁止竟然还靠在门边上等她,惊讶道,“你怎么还在呀?”

  “下面人多,你带你下去。”

  祁止是如何心细的人,他察觉到了希希莉娅的不安,楼下都是一些大大咧咧的男人,不比早市遇到的那群阿姨叔叔,祁止怕她害怕。

  “都是我的朋友,一会见到你可能会比较...热情。”知道一群人蠢蠢欲动的样子,祁止决定提早给她打个预防针。

  然而,纵然是被提前打了预防针,希希莉娅还是有些措手不及。

  要说这群公子哥没见过美人吗?当然不可能啊,谁的身份单拎出去不是受众多女生追捧的?但是,他们还真的没见过能长成希希莉娅这个样子的。

  正所谓美人在骨不在皮,骨相和皮相俱佳的,那就更是殊色。跟在祁止身后的希希莉娅,她穿着一条剪裁良好的水蓝色长裙,皮肤瓷白,脸型完美,五官精致,如瀑的黑发长及腰间,更不用说拿把一手可握的纤腰了,行走间裙摆飘飘,神态灵动,像条蓝尾的小美人鱼。

  千秋无绝色,悦目是佳人;倾国倾城貌,惊为天下人,如是也。

  再也没有人会说殷仕的“人间绝色”夸张了。

  不知道是谁,吞咽了一下口水,“咕咚”一声,刹为响亮,惊醒了一群梦中人。

  也TM太尴尬了!说出去多丢面子的!好歹都是江城有头有脸的人,怎么表现和没见过女人一样。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致决定打死都不把今天的糗事说出去。

  “祁止,介绍一下你身后的小仙女呗?”

  “你自己介绍一下?”祁止回头,低声问希希莉娅。其体贴、其细心,让众男不由得惊掉了下巴,看,这就是爱情的力量,感天动地,足以融化一座万年冰川。

  “你们好,我叫希希莉娅。”见众人恢复正常,希希莉娅也放松了很多,暗自安慰自己,没事,不要紧张,他们看不出自己的身份的。

  “来来来,小希希莉娅,坐这儿来看电视,你有没有什么想吃的呀,哥哥给你做!”

  “你可别自来熟了,谁是你妹妹啊,就你做的那点东西,不毒死人就谢天谢地了。”

  “好了好了,你们冷静一点,一群人围着干什么啊,让不让人小姑娘好好看电视了?走走走,咱们该干嘛干嘛去,不是夸下海口要做一顿满汉全席吗?感觉都厨房去!”赶人的是秦元戎,他可以说是所有人里最稳重的一个,考虑事情也更加周到。

  众人被推到厨房去了,只留下一个殷仕浑水摸鱼,坐在希希莉娅身边,单手支着额头,摆出一个撩人的姿势,“小仙女,你想看什么电视啊?我给你调?或者你想不想吃点零食?看你睡了这么久,肯定饿了,我买了好多吃的,你先垫垫肚子,厨房里那群人的手艺实在不能恭维。”

  殷仕从茶几下抱出一大堆花里胡哨的零食,一股脑的都塞在希希莉娅怀里,“你尝尝,都很好吃的,你应该喜欢。”

  讲真,殷仕不是很明白该怎么去讨好一个女孩子,他穷的只有钱了,通常情况下,他都是直接耍钞票的,但是面对希希莉娅,他实在做不出这样的举动,一个字,俗!

  殷仕其实真的挺喜欢希希莉娅的,但却不是那种情侣间的喜欢,就算是,他也没有这个熊心豹子胆敢挖祁止的墙角。他就是单纯的觉得,希希莉娅长得太好看了,像对她好,像让她冲他多笑一笑。说出来连他自己都不相信,他一个典型的浪子还有这么纯情的时候。

  远远的窝在一边的雪团看到希希莉娅,激动的喵了一声,几个跳跃蹦到希希莉娅膝头窝着,讨好的向她摆了摆尾巴。

  一系列动作流畅到让殷仕目瞪口呆,他今天上午被它锋利的爪子挠的伤口,去医院包扎了之后还在隐隐作痛,这副乖巧可爱的样子是装的吧!太心机了!你只是一只猫啊,不是说好建国之后不允许成精的吗?请你找好自己的定位啊!

  “叮咚!”门铃响了。祁止起身去开门,应该是自己点的外卖到了。

  门一打开,扑过来一个人影紧紧的环住祁止的腰,声音哽咽,“呜呜呜...祁哥哥,你终于回来了,我快担心死你了!你都不知道,你失踪的这段时间,我找你找的好辛苦啊!”

  祁止的眉头紧紧的皱起来,从她的声音里听出了来人是谁,“秦熠晗?”

  ”呜呜呜,祁哥哥是我,是我!“抱着他的人显而易见的变得更加激动了。

  祁止手臂伸起,不欲碰着她,神色隐忍,带着些不耐,强忍着脾气,“你先松开我。”

  “我不要!”秦熠晗手臂收的更紧了。

  “秦元戎!”

  秦元戎听到声音,从厨房探出头来,看到站在门关处抱着祁止不撒手的秦熠晗,脸色肉眼可见的黑沉了下来,“熠晗!”

  秦熠晗一听到哥哥的声音,有些心虚的松开抱着祁止的手。她平时作威作福惯了,家里有钱有权,父母也宠着她,要说最怕的人,就是这个总是摆着脸,面色严峻的哥哥了。

  “你是怎么过来的?”

  “我...”

  “说!”秦元戎脸色很难看,不仅仅是因为妹妹的擅作主张。他们一群人平时嘻嘻哈哈的不要紧,但是在关键时候都不会掉链子。这次祁止回来,他们都是暗自知晓,没有告诉任何人,偷偷跑过来的,但是秦熠晗是怎么知道的?这件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

  “我是看见你出来了,偷偷跟在你后面过来的。”秦熠晗被哥哥一吼,有些瑟缩的什么都说了。自祁止失踪之后,秦元戎就一直闷闷不乐,今天下午难得的喜形于色,秦熠晗心里好奇,忍不住就偷偷跟了过来。

  判断秦熠晗没有说谎之后,秦元戎径直向祁止道歉,“对不起,这件事是我的失误。”

  “你的家事,你自己处理。”祁止很好说话的样子,态度平和又漠然。

吖匕

祁止:我不干净了!   吖匕:就因为这一抱,你的追妻之路又漫长了些。   祁止:???我TM?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