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染唇

第31滴血

染唇 吖匕 2339 2019-12-26 07:00:00

  希希莉娅愣愣的看着碗里突然出现的庞然大物。

  拿着银色的小勺试探性的敲了敲,硬的。她左看右看都不知道该怎么下嘴,这个怪模怪样的东西一看就不好吃。希希莉娅冲祁止摇摇头,“不要。”

  祁止哪会不知道她在想什么,把手洗干净,拿出一个干净的碗把螃蟹放进去,手边摆了一溜的工具,示意她看自己的动作。

  “这叫蟹八件,先用腰圆锤在蟹背壳的边缘轻轻敲打,将蟹壳敲松,方便掀盖。然后用长柄斧掀开背壳和肚脐,用这个长柄勺刮下蟹膏,看,就是这个黄色的的。但是注意要剔除蟹鳃,就是白色的厚片,还有就是盖上连骨的蟹胃,鳃和胃都是极寒的东西,不能食用的。至于秋蟹的蟹脚,可以用剪刀剪下,再拿签子捅出蟹腿肉。”

  祁止的手指白皙修长,处理起螃蟹来也是利落干净,眨眼间,半只巨大的秋蟹就被壳肉分离。他把剔出来的蟹肉放到希希莉娅旁边,然后把蟹八件和剩下的半只秋蟹递给她,“先把蟹肉吃了,免得一会凉了,剩下的半只你自己剔。”

  他知道,希希莉娅对吃饭的兴趣不大,故特意给她找了点新鲜的玩意。小姑娘果然兴致满满,学着祁止的样子慢慢捣鼓。

  在旁边看了半天的几个男人异口同声的在心里吐槽,这TM也太装13了吧!之前他们一起吃蟹的时候就没见他倒腾过这个什么蟹八件。

  祁止才不理会几个人心里在想些什么,安置好希希莉娅之后,他也开始慢悠悠的吃饭。等到他饭吃完了,希希莉娅也把剩下的半只蟹捣腾完了。

  她没有祁止那样的手艺,剔出来的蟹肉零零碎碎,着实不怎么好看。之前她尝过祁止递过来的蟹肉了,没什么特别的,她瞬间就没有再尝试的兴趣了。想了想,把蟹肉倒在一个盘子里,推到了祁止面前。

  “你吃吧。”祁止太穷了,最后一只秋蟹夹给自己,要是不吃,那就白白浪费了。

  “嘶~”坐在旁边的几个人倒吸一口冷气,一是被酸的,二是被吓的。

  祁止这个人各种臭毛病多的是,姑娘们只看中了他的脸,不知道他私下令人发指的行为,什么洁癖、强迫症啊,都在他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他们从没有想过他祁爷会吃别人吃剩下的东西,就算你长得漂亮也不行!

  但是事实证明,人的下限一旦被突破了之后,就会一低再低。

  祁止没有什么不悦的神色,很是顺手的把蟹肉接过来,也不需要蘸什么酱了,直接拿着筷子夹着吃了,完了还笑了一下,“味道很好。”

  OK,OK,懂了懂了,下次就算是见到祁止跪下给希希莉娅穿鞋都不会惊讶了。这是什么?一物降一物啊!

  吃饱喝足,也不需要他们收拾,会有阿姨上门帮忙清理。几个公子哥就捧着肚子毫无心理负担的走了。

  殷仕刚出门,接了个电话,又回来了。

  “那个,刚刚学校那里的负责人告诉我,小仙女的学校办好了,就是市中心的鄂高,江城最好的高中,升学率高、学校环境不错,交通也方便。”

  “嗯。”祁止淡淡的应了一声,殷仕看着不靠谱,但是做事他还是放心的。

  “但是吧...”殷仕组织了一下语言,“学校那边的招生办今年换了一个主任,为人非常古板较真,入学是可以,但是要自己考试,根据分数决定去哪个班,所以我就不好直接把小仙女送去A班,直接送进去,怕到时候学校的同学也会说些什么不好听的话...”

  殷仕的语气很委婉,祁止听明白了,就是没法走后门呗。他看了眼坐在沙发上看海绵宝宝的希希莉娅,小姑娘没心没肺的,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雪团趴在她的腿上正在懒洋洋的舔爪子,被她的笑声惊到,差点一头栽到地上,赶紧抓紧了她的裙摆。

  “没事,让她去考吧。”

  “行吧。”殷仕挠挠自己的后脑勺,见祁止语调平静,也放下了心。他原本还替小仙女担心来着,毕竟在他心里,长得太漂亮的女孩成绩都不太行,他当年读书的时候,班里的第一名就是个带着黑框眼镜,个子瘦小,整体趴在书堆里看不清长相的那种。

  没想到希希莉娅长得这么好看,成绩也不错,殷仕顿时对她的好感度更高了。

  “什么时候去考试?”

  “明天。”

  祁止短暂的沉默了一下,“明天你有空吗?你带她去吧。”

  “哈?我?”

  “嗯。”

  殷仕有些呆愣,耳边彷佛响起周杰伦的歌曲,噢~幸福来的太快就龙卷风~赶紧点头:“有空的,有空的!”别说他整天闲的都要发霉了,就是他明天又事,他也愿意把事情推了去陪小仙女。

  祁止见他喜形于色的样子,心中涌起莫大的懊恼和不爽。

  有什么办法呢?承诺的是他,决定要远离又舍不得的也是他,说来说去,这个故事里,他是唯一一个情绪起伏不定、患得患失、纠结挣扎的人。

  见不得殷仕的笑脸,“还呆着干嘛?”

  “噢噢。”殷仕刚刚得了喜讯,也不在乎祁止的话,笑眯眯的冲希希莉娅摆摆手,“小仙女,我走啦~明天见!”

  他再多说一个字,他就决定收回刚刚的话,顺带让他见不到明天的太阳,祁止面无表情的想。

  好在殷仕是个见好就收的人,感觉的祁止身上的低气压,一溜烟的跑了。

  祁止给保洁阿姨打了个电话,让她过来收拾房间。希希莉娅乖巧的做在沙发上听他讲话,有些好奇的盯着他手里的手机。

  挂上电话,祁止走到希希莉娅身边,“我明天有点事,让殷仕带你去你的学校看看。”

  “嗯。”希希莉娅没有意见,非常随意而安。

  “这个是手机,用来与人沟通联系,还有很多别的娱乐功能,等下次殷仕把你的身份证拿来了,我带你去买一部。”

  希希莉娅盯着祁止的手机看了一会,觉得有点像血族的电话。但是显而易见,这个手机功能更强大,也更加灵巧方便。她刚刚观察了祁止是怎么打电话的,手指轻触几下就好了,不需要人把手指塞进数字洞洞里转好几圈。

  她觉得这个手机应该不便宜,想想自己在这好像也没有需要保持联系的人,于是她非常体贴的说,“没关系,我也不需要的。”

  祁止没有回应,看了一下手表,几个人吃饭本就晚,吃完还玩闹了一会,现在已经快10点了。“照理来说,现在的时间应该准备睡觉了。你才睡醒没多久,生物钟还没那么快能倒过来,我陪你看会电视?”

  祁止忙了一天了,希希莉娅不愿意再麻烦他,他身体本就弱,摇了摇头,“不用啦,你去睡吧。”

  祁止看她一眼,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然后颔首,简单的叮嘱一番,“晚安,有什么需要和问题随时唤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