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染唇

第32滴血

染唇 吖匕 2179 2019-12-27 07:00:00

  祁止这一晚都睡得不好,其中惊醒了好几次。

  他躺在床上,强迫自己闭上眼睛,不要去想那么多别的东西。

  半晌,有些头疼的揉了揉眉心,认命的掀开被子起来。祁止开始清楚的意识到,从他遇到希希莉娅的那一刻开始,他就注定得操一辈子老父亲的心。

  楼下隐隐绰绰的传来电视机里的广告声,他看了眼手表,已经快5点钟了,难道小姑娘还没有睡觉?他心里有些暗火。

  脚上穿着柔软的棉质拖鞋,祁止下楼的时候几乎没发出一点声音。

  客厅的大灯已经关上了,只留了一盏昏暗的小壁灯。祁止绕到沙发前面的时候,发现希希莉娅躺在上面睡得正熟。一只手在腮边屈起,一只手垂在了沙发外面,雪团小小的身子团在一起,正缩在她的怀里酣然大睡。

  电视机还亮着,希希莉娅睡得很熟,半点没有被影响。祁止走过去把电视机关掉,没有了扰人的声音,外面花园里的虫鸣声都好像清晰起来。

  小姑娘睡着的时候不像白天那么规矩,脚上的拖鞋一只已经掉到了地上,另外一只还挂在脚尖上摇摇欲坠,祁止干脆替她取了下来。海藻似的柔顺长发铺满了整个沙发,其中一小束挂在她樱红的唇上,随着她的呼吸上下起伏,像清水河里碧波摇曳的水藻。

  祁止静静的看了一会,神使鬼差的伸手帮她把头发勾了下来,修长的指尖却停留在那朵鲜艳的娇花上久久不曾离开。

  外面的天色还没有亮起来,四周寂静一片,客厅只有一盏小小的灯在徒劳的放出暖黄色的光,却照不亮祁止眼底的暗色。

  这样昏暗幽静的环境下,平日里被努力压制的、不曾见人的想法在角落里疯狂的成长。

  有了这样暗色的屏障遮掩,祁止毫不掩饰的、近乎贪婪的紧盯着希希莉娅姣好的脸蛋,他发现了,小姑娘自离开血族之后长得越来越快,她的脸上已经再找不出任何曾经童稚的模样。她像一颗久藏在蚌壳之中的珍珠,乍一出现,其光芒之耀目足以照亮整个暗夜山河。

  但他不想让旁的人见到这样的光芒。

  他想把这颗珍宝藏起来,藏深一点。

  藏到只有他知道的地方...

  希希莉娅不舒服的皱了皱眉,一掌拍开躲开唇边不胜其烦的扰动,嘟囔着翻了个身,再次坠入黑甜乡。

  这一动作惊醒了沉浸在思绪中祁止,直起身,神色有点复杂。

  找了块轻薄的毯子,盖在希希莉娅身上,像来的时候一样,祁止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

  7点整,客厅里挂着的钟表准时响起。

  希希莉娅被闹钟吵醒,揉了揉惺忪的眼睛,一时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处。呆坐在沙发上发了几分钟的愣,神游天外的思绪终于回到了原地。

  回想了一下,昨晚祁止上楼之后,希希莉娅就抱着雪团窝在沙发上看电视来着。客厅里摆放的网络电视,频道很多,希希莉娅捧着遥控器看了很久,倒是一点也不觉得无聊。

  到了后面,她觉得自己的眼皮越来越重,渐渐的,听不懂电视剧里的男主女主到底说了些什么,最后干脆一脑袋歪在沙发上睡着了。

  其间还做了个梦,在梦里她有了味觉和嗅觉,面对一大桌好吃的开心的不得了,正想大快朵颐的时候,不知道从哪里飞过来一只红烧猪蹄,闻着特别的香。她想咬一口,那只猪蹄却不肯让她如愿,时而贴在她的唇边引诱她,等她想张口的时候又飞远,气的希希莉娅直接一拳打飞了猪蹄,十分满足的享受剩下的美食。

  直到她醒来的时候,还有些怅然若失。希希莉娅记不起那些食物的味道了,但是她潜意识里就觉得特别好吃,美味得可以让人吞下舌头的那种。

  想到这里希希莉娅有点饿了,她穿上拖鞋,想要上楼去找自己的大型行动血包。

  刚刚起身,大门开了。

  她刚才还心心念念的大血包穿着一身白色休闲的运动服,比起之前西装得体的模样,多了几分朝气,更显年轻。祁止拎着一袋早餐从外面进来。

  他一大早就出去晨练了,溪山别墅四周风景优美,建在半山腰上。他先跑去了山顶,到的时候正是太阳初升的时候,他站着休息了一会,又跑到山脚下买了些早餐,算着时间,希希莉娅应该醒了。

  男人额前的头发被汗水打湿,湿漉漉的垂下,白净的脸上浮着淡淡的红晕,带着些平时不曾有过的撩人性感,像在圣洁峻冷的雪山上抹上了一层烟霞。

  祁止看到希希莉娅醒了,神色如常,换了鞋,把手里的早餐放到餐桌上,“先回房间洗漱一下,然后下来随便吃点东西,一会殷仕应该就来就接你去学校报到了。”

  希希莉娅没有听到祁止在说些什么,她觉得自己牙痒得厉害,迎面而来的祁止清隽优雅,但在希希莉娅眼中却像极了昨晚那个冒着香气、色泽诱人的红烧猪蹄。

  刚刚运动完、满身汗水的祁止,荷尔蒙爆棚,吸引力呈指数型上升,希希莉娅被那股甜香馋得受不了,浅绿色的眼睛里闪烁出点点红色的光芒。

  祁止没有注意到希希莉娅的异样,他刻意躲避着小姑娘的眼睛。嘱咐完之后,打算上楼去洗个澡。脚刚刚踏上楼梯,腰上环过来一双纤细的手臂。

  “希希莉娅?”祁止心头一震,扭头想看她。

  希希莉娅力气出奇的大,直接把没有反应过来的祁止压在了沙发上,原本懒洋洋的躺在沙发上舔爪子的雪团见状,灵敏的跳下去,找了个角落躲了起来。

  神仙打架,小妖受罪。

  祁止颇有些惊讶的看着希希莉娅,她的眼睛已然从纯澈的浅绿色变成了妖冶的暗红,唇边冒出雪白的犬牙,他从那双暗色的眼睛里看到了他十分熟悉的谷欠望,夜深人静的时候,他的眼中也曾闪现过这样惊人的浓重。

  但是他知道,他的饿了,和她的,完全不是同一个概念。

  心头燃起的暗火稍熄,祁止拉下领口的拉链,露出一节平直白皙的锁骨,摸了摸希希莉娅柔软的长发,“喝吧。”

  肩颈处传来细小的疼痛,希希莉娅紧紧的环住他的脖颈,享受她的“早餐”。

  祁止把下巴放在希希莉娅深陷的肩窝处,鼻尖萦绕的是女孩身上的暗香,他闭上了眼睛,睫毛在眼下投影出弯月型的阴影,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吖匕

催更的宝贝们等等,马上就到了每日两更的一月啦!冲冲冲!   其实我想写的更香艳一点,可是我害怕...要是被关小黑屋,就很绝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