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染唇

第33滴血

染唇 吖匕 2092 2019-12-28 07:00:00

  饱餐一顿,希希莉娅的理智开始回炉。注意到自己的姿势,脸“腾”的一下红了。

  她刚刚没有意识,实在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坐到祁止怀里去的,一双手还紧紧的搂着他的脖子。

  希希莉娅不好意思的松手,祁止注意到,声音微哑,垂眸看她,“饱了?”

  “嗯...”希希莉娅撑着祁止的肩膀站起来,有些无措的整理了一下自己有些皱巴巴的裙摆。

  她一个血族的公主,刚刚的行为实在是太不淑女了。虽然想起来,自己在祁止面前淑女的次数实在是屈指可数,但是现在毕竟身份不一样了,她也不是以前那个小姑娘了,实在不好意思再和以前同一个行事作风。

  发现祁止的脸色有些苍白,希希莉娅愧疚得不行,肯定是她没有把握好度,让他失血过多了,担心的看着他,“你...没事吧。”

  “没事。”祁止浅浅的笑了一下,浸沐在阳光下的脸庞温和又清隽,“先上去洗漱一下吧,一会殷仕该过来了。”

  “嗯,那你要好好休息一下,记得吃早饭。”希希莉娅心想,这么下去可不行,或许她该试着找点替代品?昨天在冰箱里看到的西红柿好像还不错。

  “好。”对希希莉娅的要求,他从来都是笑着应声。

  等女孩纤细的背影消失在楼梯之后,祁止伸手摸了摸肩头。那里的牙印已经消失了,用手摸都察觉不出任何异常的地方。要不是手上残留的柔软触感和身边弥漫不散的淡淡幽香,祁止几乎要以为刚刚只是他的一场幻觉。

  站起身,洁癖重度患者打算先回房间洗个澡。

  刚刚是希希莉娅没有察觉,要是等她反应过来,准得嫌弃他身上的汗味。

  希希莉娅的房间在二楼的左手边,祁止的在右手边。两个房间构造相似,但是从希希莉娅房间的窗口看出去,可以望见一条清澈见底的溪流从山顶蜿蜒而下,景致甚好,“溪山别墅”的名字估计就是因此而来的罢。

  裹着头发从浴室出来,希希莉娅仔仔细细的给自己抹了一层身体乳。

  这是在血族的时候养成的习惯。

  血族的生活过得精致优雅,女性更是要求要从头发丝精致到脚趾甲——头发要蓬松有光泽、肩背线条要求纤细挺直,腰线绝对不能粗,连脚上的指甲都要涂上一层鲜艳的甲油,身上的每一寸皮肤务必保持莹润无暇...

  作为纯血公主,万众瞩目,希希莉娅自小就养的冰肌玉骨,浑身上下挑不出一点缺憾。原本她也懒得自己折腾这些,但是这么些年耳濡目染下来,即便没有人督促她,她也渐渐的保留了这些好习惯。

  窗台边是个铺了柔软毛毯的榻榻米,窗外的阳光投过一尘不染的透明玻璃洒下来,一片静谧美好。

  现在时间还早,她不知道去学校报道考试是怎样个流程,祁止没有特意强调要准备什么东西,希希莉娅乐得轻松,干脆从书柜上随意拿了一本书,趴在榻榻米上看,顺便晒晒自己的头发。

  这个时候的光线不强,对她来说还是比较温暖柔和,再拉上一层薄薄的窗帘,环境更是雅致又舒适。

  这是一本讲经济学的书,希希莉娅一点阅读的兴趣都没有,她还是更想去楼下的客厅看看电视,但是一想到祁止可能会在下面,希希莉娅就觉得这本乏味枯燥的书还是勉强可以忍受。

  刚刚的场景想起来让她觉得既尴尬又抱歉,干脆就鸵鸟心理的把自己埋起来,不是有一句古话嘛,眼不见心为净。

  百无聊赖的翻了几页,实在是看得哈欠连天。希希莉娅走到书柜面前,想要换一本她感兴趣的。

  她的房间摆放了一个巨大的书柜,希希莉娅猜测这个房间之前应该是按照祁止的爱好来布置的。指尖从书柜的顶层移到最后一层,都没有发现一本让她觉得有兴趣阅读的,满书架都是些什么有关哲学、金融、天文的专业书籍,光是书名读起来就枯涩刻板,希希莉娅保证,晚上睡不的时候随意哪一本都是助眠的神器。

  她在心里不由得给祁止再次竖起了拇指,怪不得他好像什么都会的样子,能看的下这样满满一书柜的书籍,不是在沉默中成神,就是在沉默中变态。

  希希莉娅自认成不了神,也不想当变态,果断放弃了看书的想法。正欲离开,余光扫到了一本书脊看起来朴实无华的书,没有写书名,深蓝色的底色夹杂在一群颜色暗沉的书里没有半点存在感。

  希希莉娅把它抽出来,刚打开,里面掉出一张轻飘飘的相片。赶紧从地上捡起来,原本想直接夹进去把书放回原处的,目光却被照片上的人吸引了目光。

  这是一张非常老旧的照片,边角已经泛黄褪色。即使是这样,这张照片仍被好好的保护,上了一层不符合它年纪的塑封。

  照片上面是一家三口。

  父亲高大英伟,母亲笑意吟吟,温柔漂亮,在最中间的小男孩看起来只有两三岁的模样,眉毛浓密,五官精巧,看得出长大之后定是极为出色的长相。男孩的五官轮廓偏向父亲,一双眼睛却十成十的像足了母亲,长而微卷的睫毛下,黑亮的眼睛如朝露般清澈。

  之所以吸引希希莉娅,是因为她认出来了,照片上的男孩是祁止。

  年幼时期的祁止看起来呆萌又可爱,完全不似现在这样的从容冷静。

  偶然发现的小秘密让希希莉娅内心泛起了点点波澜。

  祁止在她心里的形象永远都是体贴且睿智的,甚至接近完美,虽然他只是个普通的人类,但是希希莉娅对他不可谓不尊重,她几度想过让他作自己的“父者”。乍一看到童稚状态的祁止,让希希莉娅心里有种莫名的愉悦,好像自己和他之间的距离被悄无声息的拉近。

  “滴滴!”楼下传来汽车的鸣笛声,是殷仕过来接希希莉娅去学校报到了。

  希希莉娅赶紧把照片夹进书本,然后把书本放回原处,保证看不出什么痕迹之后才安心的拢了拢还带着湿意的头发下去了。

  虽然她是无心看到的照片,但是随意翻看人家的东西总是不太好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