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染唇

第34滴血

染唇 吖匕 2286 2019-12-29 07:00:00

  “小仙女,早上好~”

  殷仕已经在楼下等她了,今天他换了一件墨绿色衬衫,烟灰色的头发还特意用发油抓出了个发型,对比昨天的混搭样式,今天显得整个人都精神了许多。看见希希莉娅下来,殷仕冲她露出雪白的牙齿。

  “早上好。”希希莉娅笑着向殷仕点了点头,目光却掠过他试图寻找祁止的身影。

  祁止正坐在餐桌前吃早餐,手里捧着一杯温热的咖啡,袅袅水雾从杯口漫出,把他的面容遮挡得不甚清晰。他好像没有听到这里的动静,头都没有偏一下,只专心于享受杯中醇香浓厚的咖啡,每一个动作都优雅得可以入画。

  一瞬间,希希莉娅脑中那个憨态可爱的小男孩形象好像模糊起来,取而代之的是祁止时时刻刻都从容冷静的清隽面庞。

  阳光透过窗口洒进来,在地面上印出一块长条形的光斑,似楚河汉界,划分出两个世界,他在那头,她在这头。

  希希莉娅心里莫名的有些失落,觉得心口好像被蒙了一块布,喘不上气。

  “小仙女,昨晚睡得怎么样?用过早饭了吗?”

  “休息得很好,早饭已经吃过了,咱们走吧。”

  殷仕点头,准备领着希希莉娅出门。为了今天的行程,他特意起了个早床,好好的捯饬了自己一番,自认英俊潇洒得不行了,才心满意足的出门。

  今天他可是要陪希希莉娅去学校报到的,那可得搞个盛大的行头,免得到时候学校有什么人见希希莉娅长得乖巧去欺负她。他读书的时候也混,知道有不少人喜欢欺负那种插班生,尤其是看起来娇弱的。就算是像鄂高一样的老牌名校,也不可避免这样底下的阴私,毕竟太阳那么大,也有它的光线照不到的阴暗角落。

  “等等。”自殷仕进来就没看过他一眼,坐在餐桌边充当木头人的祁止突然出声,从卫生间拿出吹风机,“头发还没干。”

  殷仕这才发现希希莉娅乌黑顺滑的头发发尾还带着湿意,贴在她的背上晕出一小块水渍。

  鬼知道祁止坐那么远怎么看得到这样的小细节,他往这边看过吗?没有吧,难道他后脑勺上长了眼睛?

  殷仕一脑门的问号。

  祁止不管他脑子里到底有多少个问号,插上电吹风的电源。吹风机呜呜的响起来,风嘴冲着手心,感觉到温度合适之后,才开始吹希希莉娅的头发。

  “那个,我自己来吧,你去吃饭。”希希莉娅看见他的早饭还没有吃完。

  “没事,一会的事。”祁止躲过希希莉娅试图拿吹风的手,慢条斯理的替她吹头发。希希莉娅的发质极好,放在手里就会直接滑下,像捧了一汪柔软的春水。

  吹风机里的暖风吹的希希莉娅很舒服,心里之前的那点小郁结立马就消失不见了。

  去学校报到的时间不急,殷仕就干脆往沙发上一坐,大爷似的翘起二郎腿,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把瓜子开始磕。

  一边磕一边啧叹,太人模狗样了。要不是昨天已经见识过了,他得被祁止这副极度耐心的样子吓出什么好歹来。

  殷仕看得叹为观止。

  TM他认识祁止这么多年了,从来就没有见他对谁真的温柔过。要用成语去形容祁止,即使他没认真的读过几天书,像笑里藏刀、佛口蛇心、口蜜腹剑、绵里藏针这样的成语,他能随口说出一大把来。

  但是此情此景,殷仕只想说卧槽。

  瓜子磕完了,那边的头发也吹完了,殷仕拍拍手准备起身。

  “今天风大,你披着头发不方便,帮你扎起来吧。”

  “...”

  “哎,我说,差不多行了啊,”殷仕忍不了了,“哥们什么时候还会给小姑娘扎头发了?小仙女的头发这么漂亮,披着多好看啊,我看不用扎了。”

  “没事,我自己来吧。”希希莉娅接过祁止手里的皮筋,随意在头顶绑了一个蓬松的丸子头。她很少绑头发,血族的侍女觉得把头发扎起来会损伤她那头靓丽的长发。

  只是做了个小小的改动,又是截然不同的风格。殷仕的眼睛里是毫不掩饰的惊艳,“我们小希希莉娅果然怎么样都好看!”

  长长的头发被盘在头顶,露出雪白的脖颈和完美的肩颈线条,小巧的下颚线条流畅,更显清新娇嫩,像个小巧的瓷娃娃。

  祁止盯着那抹雪白,眼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懊悔,“其实殷仕说得也没错,披着好些...”

  “害!我那是没见过嘛,扎着也好看,看着好乖啊,那个刻板的教导主任看了肯定不会舍得难为我们小希希莉娅。”

  “...”

  祁止幽黑的眼眸瞟了殷仕一眼,没有说话。殷仕被这轻飘飘的一眼盯得头皮发麻,怂兮兮的跑出去,“小仙女,我在外面等你啊!”

  希希莉娅看他慌不择路的跃出去,特意打理的发型竟然稳如泰山,心中敬佩,和祁止打招呼,“那我也走啦。”

  “嗯,路上小心点。”

  殷仕今天开的还是一辆红色的跑车,不同的是,今天的明显更加骚包狂野,停在众车流中,一眼扫过去就能闪瞎人眼的那种。

  “怎么样?这辆车酷吧!全世界限量5台,被我抢到了。”见希希莉娅盯着他的爱车,殷仕兴奋极了。

  “嗯...挺有个性的。”

  车子看着张狂,速度也很张狂,殷仕带了点装13的心态,想在美人面前炫炫车技,即使是在车流量密集的市中心,速度也没有怎么慢下来,几乎是风驰电掣般的到了鄂高的校门口。

  “怎么样?”殷仕有些得意洋洋。

  勉强吧,快赶上她速度的三分之二了。希希莉娅神色如常,没有半分普通小姑娘被吓哭的预兆,甚至有点想笑。

  瞟他一眼,希希莉娅善良的没有回应他的问题,转移话题:“这就是鄂高?”

  “嗯呐!我带你去教务处办理报道手续。”

  不愧是老牌名校,鄂高的环境很好,教学楼修建得美轮美奂,周围绿植密集,学校学术氛围浓厚,远处传来学生整齐的读书声。

  希希莉娅原本对上学的兴趣不大,真正到了这里,她心里才涌现出向往之情。

  殷仕对鄂高很熟悉,他之前也在这里读过一段时间的书,然后高三被家人送出了国。曾经那么厌恶的母校,甚至离开的一天他还想过哪天要找人把这个净给他气受的破学校给铲平了。

  但是再次回来,混账如殷仕,也不得不感叹时光如梭。

  怎么一眨眼就长大了呢?

  其实再想想,在鄂高的生活或许才是他这一辈子最自在舒服的日子了。

  殷仕收起了嬉皮笑脸,难得认真的对希希莉娅说:“好好珍惜在这儿的每分每秒,现在你可能不觉得,以后回忆起来,这将是你生命中最质朴的时光。”

  

吖匕

都说高考是人生中最公平的一场竞争了,真的是这样。   在高中的时候总是觉得压力大,学业繁忙,老师家长们也总是给你画大饼,说上了大学就好了,上了大学就轻松了。   那都是骗人的。如果有还在读高中的宝贝们,一点要好好珍惜三年的高中时光,真的很短,短到你还没有来得及重视,就过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