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染唇

第35滴血

染唇 吖匕 2307 2019-12-30 07:00:00

  鄂高占地面积很大,教务处离校门口不近。学校不允许外面的车随意开进来,特别是殷仕那辆极其骚包的跑车,希希莉娅就直接走了过来。

  一路上殷仕显得兴致勃勃,路过什么都想要停下来给她说点自己当年读书的经历,希希莉娅却没有那么多兴趣,日头越来越大,她在下面晒久了,即便是天赋卓越的纯血种,她也有些头昏脑胀。

  殷仕大大咧咧惯了,愣是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地方,希希莉娅当然也不会把自己的不适告诉他。本就时时刻刻提防着自己的身份被他人发现,哪会有自己送上门的说法。

  好不容易到了教务处。殷仕带着希希莉娅进去,里面有人在说话,看见殷仕,忙不迭的起身,“殷公子,不知您大驾光临,实在是有失远迎啊!”

  说话的人身材略矮胖,头上秃了一块,被他用旁边稀疏的头发勉强盖住。穿着条纹的衬衫和西裤,大腹便便,对着殷仕的脸上一片殷勤之色,讨好的意思过于明显。

  “得,别整些华丽花哨的,王肃人呢?不是非要考试吗?喏,人来了。”殷仕是什么人,在自己兄弟面前也就罢了,在其他人面前,他公子爷的架子一向是摆的十成十的。这样吹嘘拍马的人见得多了,他明显不把地中海的话放在眼里。

  话说着,殷仕微微侧身,显露出身后少女的身形。

  希希莉娅今天穿了一条粉色的裙子,掐腰的设计勾勒出只手可握的盈盈腰线,皮肤白皙无暇,五官杂糅了西方的深邃精致和东方的婉约小巧,漂亮的不可思议,处在树荫下的房间都因为希希莉娅的到来,好像明亮了几份。

  地中海定睛一看,暗吸一口凉气。好家伙,当初知道大名鼎鼎的殷公子要在高三插个人进来的时候,他的预感就不太好。

  殷仕是谁啊,江城有名的混爷儿,吃喝玩乐样样精通。他要塞进来的人,说得不好听些,估计就和他差不多的德行,都不是什么太讲理的主。原本都做好心理准备了,没想到竟然是个出离漂亮的小姑娘。

  但是地中海并没有因此觉得轻松多少,相反的,“早恋”两个明晃晃的大字就差写在他的眼睛里了。

  现在的年轻人都血气方刚,正是爱玩的时候,就算是家长老师给硬生生的给压在枯燥的书海里,也总有那么几个胆大的要跳出来顶风踏浪。

  自古以来,逢早恋,必遭殃。不知道有多少家长和老师,听到这个词就要闻风丧胆。即使现在希希莉娅还没有正式进校,地中海几乎就可以预见不久之后的光景了。

  别说是那些个定力不够、朝气正旺的年轻人了,就是他一个一把年纪的大叔了,乍一看到希希莉娅,眼睛都亮了亮。

  地中海长吁短叹,心中暗恨。

  原本鄂高作为老牌名校,是不接受插班生的,不然各地方都想往里面赛点人,学生质量良莠不齐,名校的招牌还要不要了?但偏偏殷家又是鄂高的投资人之一,学校新落成的图书馆就是殷家帮忙出资建的,美其名曰回报母校。

  正所谓拿人的手短,吃人的嘴软,既然不久之前收了人家那么大一笔资助,校委会决定还是给开个后门,也不是什么大事,插个学生进来而已,应该也没什么大问题。

  既然海口已经夸下了,希希莉娅看起来也乖巧,地中海决定以后一定要加强管理,每个月宣传一次的“早恋危害”讲座,调整到每个星期流动宣传一次。

  “那个,王主任应该马上回来了,已经打电话催过了。”地中海殷切的叫两人落座,亲自从饮水机里倒水过来,“今天温度有点高,走过来挺热的吧。”

  殷仕没有搭理他,希希莉娅倒是饶有其事的点点头,外面是真的热啊,要不是今天早上才补充过营养,她都怕自己会晕到在地上。

  注意到希希莉娅的动作,地中海赶紧把手里的水递给她,“那快喝点水休息休息吧。”他坐在一边的位置上,忍不住往希希莉娅脸上瞟,这小姑娘是真的好看啊!

  “小同学,你叫什么名字啊?”

  “希希莉娅。”

  “噢噢,你以后叫我周主任就好了,一会王主任就该回来了,考试也不难,你放轻松,不要有什么心里负担。”地中海笑眯眯的,抛开心里的顾虑不说,美人谁都喜欢啊,看着就赏心悦目。

  希希莉娅很放松。说实话,她至今不太清楚这个考试是为了什么,考好考坏对她来说没有什么大区别,既然他们说要考那就考咯。

  一杯水还没有喝完,王肃就回来了,看见希希莉娅的第一眼明显也是愣了一下,然后脸上带了些不愉,显然和地中海想的一样。但是毕竟为人师表,面上也没有明显表露出什么,“不好意思,久等了,刚刚去文印室拿了点东西。”

  他扬了扬手上的东西,是准备给希希莉娅的试卷。

  王肃作为新调来不久的主任,新官上任三把火,非常不赞同临时插班的做法,还是插到关键的高三年纪。奈何寡不敌众,最后还是勉强答应了下来。但是却毫不动摇的坚守自己的底线,必须要通过考试来分班。

  其实这也是校委会的想法,鄂高盛名已久,高三还特设了清北班,一个班都是清华北大的料子。要是人金主突然来兴趣了,非得把人塞进清北班,水平又不够的话,那不是砸了自家的招牌嘛!然而在坐的都是老油条,谁也不想做这个出头鸟。

  新来的王肃为人正义又古板,不出所料的提出了分班考试的底线,大家作势劝劝也就答应了。

  原本这个结果还怕扫了殷公子的面子,小心翼翼的告知,没想到人竟然很轻易的答应下来了,也不见有什么不快。

  那大家或多或少就懂了。看来又是个家里有钱的公子小姐被送来打打闹闹,混个时间,等时机差不多就送出国镀金了。这都是有钱人家的惯用手法了,已经见怪不怪了。

  希希莉娅从沙发上起来,接过王主任手里的卷子,坐到一边的桌子上开始作答。

  小姑娘腰背挺直,双腿并拢,显而易见的好修养,王肃的脸色稍微好看了些。小姑娘天生殊色,但仅仅因为她的容貌去评定她,未免太过片面。和大爷似的坐在沙发上的殷仕寒暄了几句,见殷仕兴致寥寥,王肃也不再说话。

  小小的教务处陷入了诡异的沉默,安静得听得到笔尖划过纸面的沙沙声。地中海看的尴尬不已,在两人中间周旋讨巧,很是累的慌。明明已经是气候适宜的初秋了,他的脑门上还出了薄薄的一层汗。

  好不容易等希希莉娅写完停笔,他才暗中呼了一口气,决定下次打死都不来王主任的教务处瞎转悠了。

  

吖匕

我最近有个新小男神,就是跳国标舞出圈的王崇墨。   要问我祁止的腰有多细?康康王崇墨!!!   没别的,我觉得我可以等他5年(痴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