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裴影帝的第六任老婆

055 回剧组

裴影帝的第六任老婆 pearl兰 2823 2019-12-01 14:00:00

  “要不我来开车吧,我看你精神好像不太对。”而且她怕车毁人亡啊,虽说她买了保险。

  刚刚在周珊珊的面前,她也不好去后座,直接上了副驾驶。所以能清楚的看到裴羽希的脸色不太好,也不知道他昨晚是干啥去了。

  “也好。”裴羽希也没再推辞,感觉头晕晕的,大概是没睡够的原因。

  本以为裴羽希会去后座的,没想到直接上了副驾驶。不过上都已经上了,她还能赶人家去后座不成。

  在等红绿灯的时候苏芷看了一眼裴羽希,这还是她第一次这么认认真真的看他。睡着的他看起来很乖,睫毛又长又翘,让她一个女的看了也羡慕。也不知道是用的什么护肤品,皮肤还挺好,还能清楚的看到脸上的绒毛。明明长期化妆,可是却一点斑点和痘痘都没有,不愧是上天的宠儿。

  是都说唇薄的人薄情,那么像他那样唇厚的呢?多情还是深情?会喜欢什么样的男人?

  摇了摇头,她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中邪了吧…

  因之前偷偷的看了裴羽希,之后全程都不敢再去看他。

  快要到柳镇的时候张岳打了个电话,因为拍摄时间快到了,还没见到两个主演。

  能说她和裴羽希一起回家了吗?自然是不能的。就说裴羽希感冒了,她带着他去医院看了下。张岳也没有怀疑,毕竟已经合作了这么多次了,她是什么人他自然是知道的。

  裴羽希是被电话声音吵醒的,只感觉头快要炸了,嗓子也很不舒服。

  “醒了?”见裴羽希身体动了动,苏芷问道。

  裴羽希轻轻嗯了一声,声音有些沙哑。

  “刚刚我跟张导说你感冒了我送你去医院了,等会你别说漏嘴了。”毕竟她也不确定刚刚和张岳的对话裴羽希有没有听到。

  “好。”刚刚隐约听到什么感冒的,还以为是苏芷感冒了,结果没想到是苏芷说他感冒了。

  不过…现在自己的状况好像真的是感冒了。抬手摸了摸额头,果然,烫的吓人。

  看来以后是不能在冬季洗冷水澡了,太高估自己的身体抵抗力。只是还好,每次感冒发烧只要休息一晚就没事了。

  对于裴羽希的状况苏芷并没有放在心上,以为他就是刚刚睡醒没有精神而已。

  因为之前苏芷跟张岳说明了情况,所以两人到剧组的时候立马就有化妆师迎上来化妆了。

  “裴哥好敬业,身体不舒服还坚持拍戏,怪不得能荣登奥斯卡影帝的位置呢。”

  “是啊,我看的脸色好差。”

  “虽说裴哥很毒舌,可是还是好爱好爱他啊。”

  “听说裴哥感冒了还是苏允薇带着他去医院的,这两人不会真有可能在一起吧?”

  “真的越看这两人越配,要真的能在一起也是极好的。”

  “昨天那场戏看了吗?本来是可以借位的,可是裴哥真的吻上去了。”

  裴羽希和苏芷两人前脚走,后脚化妆师和工作人员就议论纷纷。

  直到现在微博上也还是两人的话题,什么感谢抬爱,裴羽希追求苏允薇,苏允薇花式拒绝,三角恋……

  经过两个月的相处,大家也都知道了裴羽希的性子。对于工作是认真的不能再认真,但是对于绯闻则是能怼就怼,一点都不带手软的。

  今天的戏份并不是很重,两人的对手戏一共有三场。一场是两人在画展上争吵,一场是项珩湫强吻路柒,还有一场是夜戏。

  “啧,路大画家还真的是滥情。”画展上,项珩湫阴阳怪气的说道。

  路柒并不想搭理这个人,她不知道这些年项珩湫到底是经历了什么,完全就跟变了一个人一样。明明有老婆孩子为什么还要来招惹她?还是说,在他的心里她就这么不堪?

  “怎么不说话?心虚了?”见路柒不搭理自己,项珩湫直接一把拉过路柒,眼里一片冰冷。

  这个死女人居然还敢勾搭别的男人,而且还是当着他的面,把他当什么了?

  大概他自己都忘了,他和她并没有什么关系。

  “项总,你要发疯的话请你先出去。这里是画展,是陶冶情操的地方并不是你撒泼打滚的地方。”路柒捏了捏眉心,她真的是很累,没有那个心情再应付他。

  这段时间也不知道他怎么回事,动不动就出现在她身边,还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不就是当年不辞而别?至于对一个重名的人这样吗?

  在她的心里,项珩湫还不知道她就是当年的路柒。而她也没准备告诉他,毕竟说与不说又有什么意义?只是徒增伤感而已。

  “我撒泼打滚?你这女人难道不知道什么是自爱吗?一会跟这个男人眉来眼去一会跟那个男人说说笑笑的,公司找你来是卖笑的吗?”项珩湫完全是吼出来的,他真的看不下去路柒对着别的男人笑靥如花。

  就好像是自己心爱的东西被别人占据了一样,让人极其不舒服。

  “呵,项总你管的还真的是挺宽的。别说我们没有什么关系了,就算是我们有什么关系也轮不到你管。只有思想龌龊的人看什么都是龌龊的,你要是闲得慌可以回家管你老婆孩子,我相信她们很乐意被你管的。”路柒真的是要被气疯了,瞧瞧这是一个公司老总该说出的话吗?

  居然连卖笑都能说的出来,这些年怕是已经把礼仪都还给老师了。

  再一次在路柒嘴里听到老婆孩子,项珩湫心里有些猜测,可是他又把不准。

  万一不是他想的那样呢?

  “跟我离开。”项珩湫拉着路柒的手臂就想要离开,他实在是看不下去路柒对别的男人眉开眼笑的。

  毕竟他都没这个待遇,每次跟他说话都是冷冰冰的,好像欠了她几百万一样。

  这一次路柒直接甩开了他的手,眼里满是坚定。不可以再和他纠缠下去了,这一段时间她一直备受良心的谴责。虽说并没有和项珩湫发生什么过分的举动,可是每次项珩湫找她说话她都有种对不起他老婆的心思。

  当初和公司签的是三年,而马上三年要到期了。看来是时候要离开了,否则她怕有一天她真的会做出什么对不起他老婆的事情。

  “项总,可能你觉得我是你口中的小柒,但是我真的不是。而且比我漂亮的大有人在,所以麻烦项总高抬贵手放过我,路柒在这里谢过了。”路柒是盯着项珩湫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的,眼里罕有的认真。

  “呵,放过你,那谁放过我。”项珩湫突然上前,凑到路柒的耳边说道。

  路柒哪里禁得住项珩湫这番撩拨,直接红了耳朵。不过也是那么一瞬间,她可不是那种刚刚出社会的小姑娘,纵使再爱,她也是有原则的。

  如果没有他妈他老婆他女儿,说不定她真的可以和他自己的坦明身份,坦明自己的心意。可是哪里有那么多如果?

  “项总请自重。”路柒拉开了两人的距离,眼睛也不再去看项珩湫。

  “那我偏偏不自重你要怎么样?”这一次项珩湫不想再让路柒逃避,自从知道她就是他的小柒过后,他一直都想从她的嘴里知道当年不辞而别的原因。

  只是她除了否认还是否认,他并没有那么好的耐心。

  “你……”路柒转过头,唇附上项珩湫的薄唇。

  “啪——”声音很清脆,同时也吸引了看画展的众人。

  “sorry 。”路柒向众人点头道歉,随后跑出了项珩湫的视线。摸了摸唇,又摸了摸刚刚被路柒打的脸颊,项珩湫勾了勾唇。

  惹了大灰狼的兔子能跑的掉吗?当然是不能的。

  不管身后吵吵囔囔的人群,直接迈步向外走去。最终在路柒快要跨上出租车的时候追上了她,二话不说直接上嘴吻。

  这件事是他确认路柒身份后一直想要做的事,鬼知道他憋了多久。

  路柒挣扎着、抗拒着,可是女人和男人的力量总是悬殊的。本来抗拒的手慢慢无力的垂下,就让她放纵这一次,就这一次。

  眼泪自眼睑而下,就像是断了线的珍珠。

  “就这么讨厌我吗?”项珩湫终是放开了路柒,指尖轻轻的抹去挂在路柒眼角的泪水。

  心里一阵揪疼。

  见项珩湫放开了自己,路柒直接钻进出租车。司机大概是见惯了这些桥段,以为是小两口吵架,一路上还劝路柒好好跟项珩湫在一起。

  而项珩湫看着路柒离去的方向,面色晦暗不明。

  

pearl兰

裴羽希:现在只有拍戏才能亲自己媳妇儿了,难受。   苏芷:我说你怎么不借位,那一巴掌打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