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裴影帝的第六任老婆

058 裴羽希发烧

裴影帝的第六任老婆 pearl兰 2625 2019-12-02 14:00:00

  项珩湫一直等在楼下,除了这种守株待兔的方法他真的想不出其他来。

  本来当时想去追路柒的,结果他妈打了个电话过来,说是妞妞想他了。

  其实项珩湫没有说的是,他并没有结婚,那个喊他爸爸的人也不是他的女儿,按血缘关系上来说的话应该叫他舅舅的。可惜妞妞的爸爸在她出生的时候就死了,而自家妹妹也不愿再嫁人,所以才一直叫他叫爸爸。

  对于这个称呼项珩湫并没有拒绝,因为妞妞的存在帮他挡了不少的桃花。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也就不会过多的解释了。

  在电话里,项珩湫问了当年的事情真相。这一次项母没有再骗他,毕竟当年自从路柒走了过后项珩湫整个人就变了,女朋友也不找,现在都要三十了,当妈的能不急吗?

  而且听自家儿子的意思应该是又见到路柒了,时隔五年,如果还能再续前缘的话她也不拦着了。

  快要八点的时候项珩湫终于等到了路柒,可是却不是她一个人,她旁边还有一个男人,两人有说有笑。

  他很想冲上去质问,可是他又有什么资格?如果他不知道当年事情的真相说不定真的可以那样做,可是知道事情的真相后他没有那个勇气,而且现在在路柒心里他就只是他的上司而已。

  就这么远远看上去,两个人真的很般配。男人高高瘦瘦的,不过还没有他高。也不知道到底在怕什么,看到路柒他们的时候他选择躲了起来。看着两个人离去,看着路柒家里客厅灯亮,然后没一会儿客厅的灯光熄灭,卧室的灯亮起,约摸着半个小时左右卧室的灯也熄灭了。

  那个男人没有下来。

  明明是夏天,可是他觉得好冷。难道这就是她一直拒绝自己的原因?

  好像有什么淋湿了双眼,伸手,原来是下雨了啊。下雨好啊,下雨了就没有人知道他哭了。

  项珩湫不知道自己在雨里淋了多久,久到他感觉自己都快要石化了,抬头的脖子有些酸涩。

  他不知道他是怎么回去房间的,只是觉得脚步格外的沉重。

  “快擦擦。”齐飞赶紧拿了毛巾过来,还好是一条过,不然不知道多遭罪。

  “好,今天收工,各位辛苦了。”张岳一说完,该走的走,该收拾的收拾。“本以为这部戏要拍很久的,没想到你们配合的这么好,估计还有半个月左右的样子就结束了。”拍了拍裴羽希的肩膀,果然不愧是影帝,从拍摄到现在都没怎么NG,大多数都是一条过。作为导演的他表示很欣慰,毕竟这样能节省不少开支。

  提前一天就省一天的钱,虽说这个钱不是他的,但是好歹也不能让投资人太亏不是。

  “主要是各位都配合的好。”裴羽希不敢居功自傲,虽说张岳说的是事实。

  “好好好,保持好这种状态。”张岳满意的点了点头,他现在都期待拍《影帝影后的嫌弃日常》了,就是现在还没有更新完。

  也不知道这两天苏芷去哪里了,都没见到人。

  “哎,昨晚你让我独守空闺,今晚你还让我独守空闺,你良心不会痛吗?”回到房间,白雪就埋怨道。

  她知道苏芷和裴羽希的约定睡觉的时间是每个礼拜的周四和周六,而今天刚好是周四,她还想多听听裴羽希的事情的。

  “我莫得良心。”苏芷甩了甩头发,一副莫挨老子的样子,让人看了就想打一顿。

  “啧啧啧……”白雪摇了摇头,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男人才能驾驭住她。

  “不过,我可以先陪你睡一觉。”苏芷把白雪壁咚在墙上,食指挑着白雪的下巴,一副无赖相。脸上还挂着痞子般的笑容,一看就是强抢民女的强盗。

  白雪颤抖着身子,感觉浑身都是鸡皮疙瘩,还真的是要命。

  “给我正经点。”白雪一把打掉苏芷的爪子,一脸的无语。自家这个妹妹什么都好,就是喜欢调.戏女人,我不知道这是什么嗜好。

  “是不是玩不起。”苏芷摸了摸被拍痛的手,一脸的委屈。

  “让你一天没大没小。”剜了苏芷一眼,“我先去洗澡了,你该干嘛干嘛去。”留给苏芷一个潇洒的背影。

  “叮——”是来信息的声音。

  这时候还有谁给她发微信?

  傲娇精:你能不能现在过来,我感觉我好像发烧了。

  “这淋到雨还没有一个小时吧?怎么就发烧了?而且这个时候不是应该让齐飞过去?”苏芷嘟囔着,不过还是认命的穿衣服裤子。

  虽说现在裴羽希知道苏芷就是苏允薇,可是别人不知道啊,这个点去裴羽希的房间被人拍到了又解释不清楚了。用苏芷的身份被拍到还要好说一点,再怎么说两个人也是夫妻,夫妻共处一室很正常的吧。

  穿戴好已经是半个小时后了,用手机给白雪发了个微信就出门了。到裴羽希的房间时,屋里灯火通明,还有些不习惯,毕竟以前过来的时候就只有卧室里面留有灯。

  之前穿衣服的时候就在APP上面买了点姜、红糖和一些大米,毕竟之前拍戏的时候他还淋了好几分钟的雨,喝点红糖姜水暖身子。

  走到床边,裴羽希正闭着眼,脸上有不正常的红晕,就跟第一次照顾他感冒时一样,不用拿手试都知道他绝对是感冒了。只不过看情况应该是昨天晚上感冒的,怪不得早上叫不醒,一路上也没有精神。

  只是好端端的怎么会发烧?莫非昨晚她裹被子了?

  从医疗箱里拿出温度计放在裴羽希的额头,38.5℃。照现在这种情况也就只能帮他物理降温了,还好医疗箱里是备齐全了的。

  直接给裴羽希额头上贴上退热贴,许是有些冰,好看的眉头还皱到了一起。想了想,还是决定把裴羽希的衣服扒了给他用酒精擦拭。上一次他感冒发烧她也是这么照顾他的,结果第二天就生龙活虎的。

  裴羽希应该回来洗了澡的,因为身上穿的是睡袍。拉着睡带的手微微有些颤抖,虽说是因为要给他物理降温才脱他的睡袍。可是好歹他也是个男人,还是怪不好意思的。

  解开睡袍,裴羽希里面就只穿了一条黑色的四角内裤,看的苏芷满脸通红。

  罪过罪过啊…

  花了整整五分钟才把睡袍给扒下来,然后把酒精擦在裴羽希的两边胳肢窝、颈部大动脉、两只手掌的拇指和食指交汇的地方、脚底板……

  等擦的差不多的时候门铃响了起来,想必是外卖到了。果不其然,从猫眼望过去,是穿着工作服的外卖员。

  打开门从外卖员手里接过外卖,顺便道了谢,然后提着东西就往厨房里走去。把生姜切成片,然后把红糖分成两份,其中的一份又切成几个小方块。做红糖姜汤的方法很简单,先把姜片放进锅里,然后添加适当的水,用火煮开,然后再放红糖,等再次开了之后就可以了。

  “裴羽希,快起来把红糖姜汤喝了。”苏芷戳了戳裴羽希的脸蛋,还挺有弹性。

  熬好之后晾了一会儿苏芷才把红糖姜汤端了进来,不然刚出锅的怎么喝,还不得被烫死。

  喊了半天裴羽希才悠悠转醒,入眼的就是苏芷那副又胖又丑的模样。

  “有力气自己喝吗?”

  “你端给我吧。”试着起身,然后他发现胸口有些冷,再然后他发现自己现在全身上下就只剩一条内裤…

  大写的尴尬。

  “咳咳…那什么,刚刚我用酒精给你擦了下身子,这样好的快一点。”许是看到了裴羽希的神情,苏芷解释道。

  “麻烦你了。”裴羽希的声音很是沙哑,声音小的不认真听都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最后还是裴羽希自己动手喝下去的,不然等着苏芷一勺一勺的喂下去的话,天都要亮了吧。

  

pearl兰

裴羽希:我老婆居然把我的睡袍扒了,害羞   苏芷:别想太多,只是为了帮你物理降温而已。   裴羽希:就不能说点好听的哄哄我吗?   苏芷:为什么要哄?   裴羽希:我是你老公!   苏芷:名义上的。   森气~   啊啊啊啊,要上推荐了,好紧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