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暖风吹散他的冬

暖风吹散他的冬

月太太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19-11-13上架
  • 228867

    已完结(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001认命

暖风吹散他的冬 月太太 2052 2019-11-12 08:32:13

  初冬,天气降温迅速,风扫着地上最后落下的几片枯叶向南吹去,北风的天,最是寒冷。

  又到20号,晚6点,一辆低调的箱车雷打不动的停在中大后门背阴处,车上防窥的玻璃漆黑,看不到任何车内的情况,几个小哥裹着纯黑的半长棉衣守在不远处的两辆车里。

  明璇裹紧毛衣外套一路小跑,她的棉衣因为室友碰撒了水而湿掉,其余的棉衣都在唐家,她只好裹了件毛衣跑出来,冬季,北方的天黑得很早,刚6点就已经与黑夜无异,明璇看到箱车的车牌,迅速拉开车门踏了进去。

  风夹杂着寒意挤进暖和的车里,明璇抬眼看见里面坐着的两个人,才伸手将门关严。

  “这么冷,怎么穿这么少?”陆优有些疑惑的看着她。

  明璇淡淡的回了句:“棉衣不小心弄湿了。”

  从十五岁那年母亲去世后,根本没人关心她与人相处得好不好,在学校是否开心,她也习惯了室友的差别对待,听惯了背后议论她孤傲高冷的评价,她都无所谓。

  陆优带上医用手套,紧致的橡胶在他手里发出“啪啪”的声音,车里的东西十分与众不同,是一整套采血无菌存储设备,明璇看惯了的样子,也不扭捏做作,脱下开衫毛衣一边的袖子,将里面绒衣的袖子挽起,十分熟练。

  整个车里只有稀稀疏疏布料摩擦的声音,陆优边拿出针管边道:“你们怎么这么久不见也不打个招呼?”

  坐在车尾的人由于隐在暗处脸色晦暗不明,明璇稍显尴尬,却依然开了口:“唐……先生回来了。”

  唐礼的手搭在交叠的膝盖上,指节修长,一双眼直直看向明璇,回了句:“嗯。”

  明璇没再说话,知道他能回她一个字已是最大限度,中号的针头刺进皮肤,明璇皱了皱眉,其实心里是惧怕的,但她只能咬牙坚持,四管血,每管3ml,不多,不会给她造成任何影响,可她心里还是有些恐惧的阴影。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大概十年前吧。

  是的,这样的抽血每月一次,她十五岁之前还只是每次抽两管,十五岁后是四管,已经十年了,每个月如同好亲戚大姨妈一样准时准点,无论她在什么地方,每月20号晚6点都会出现。

  车里的设备换了又换,均是世界最前沿最顶尖级的,只是内容不变,依旧是她的血。

  她两只臂弯里的血管已经有些薄了,以至于有一段时间只要在这里抽血臂弯就会青紫渗血,血管愈合缓慢,所以很久之前陆优也换了地方,在手脖内,只是稍疼,不过明璇能接受。

  “好了。”陆优将棉棒按在明璇手腕处,将采好的血放在无菌箱里,动作机械刻板,明璇本想接手按着棉棒,陆优稍一动,棉棒偏移血瞬间飙了出来,虽然不多,却有些渗人。

  陆优也惊了一下,手里的东西差点没掉,但很快一只手伸出来迅速按好了棉棒,有力,沉稳。

  明璇张张嘴:“我自己来吧。”

  没有回答,也没有松手。

  陆优讪讪笑着:“抱歉啊,手里东西太多。”

  明璇摇头:“没事。”

  陆优将东西放好,回头道:“按10分钟,这个地方血液张力大,多按一会。”

  明璇伸手,冰凉的手指触碰到腕间温热的手时,她被烫了一下。

  陆优开口制止她:“别换了,换来换去又要飙血,十分钟而已。”

  明璇收回手,不敢再有任何动作,眼神的焦点放在有灼烧感的手腕上。

  时间滴答滴答的过,唐礼早已从半蹲变成坐在她身边,握着她的手腕搭在他膝上,只是自始至终她的手都是冰凉的。

  这十分钟对于明璇来说过于漫长,陆优好似有事,一直按着手机回复信息,气氛再次尴尬。

  也或许尴尬的只有明璇自己而已,她丝毫感觉不到身边人的尴尬,唐礼的脸色始终未变过,好似他现在捏着的不过是一只小猫小狗。

  是了,在他眼里她与那些小猫小狗没区别,要不是她能救他母亲,恐怕她连小猫小狗都比不上。

  想到这,明璇自卑的低下头,肩上长发滑落,遮住她大半表情,阴影下慌乱自卑的眼神没人能看到。

  那是刻印在骨子里的感觉,会让她无法思考任何事,巨大的压抑感袭来,她连呼吸都有些重。

  感觉手腕的压力稍松,她立刻收回手,也不管是否按压好,低着头将衣袖整理好,手搭上车门的把手才想起要与车里人道别。

  “今天麻烦了,谢谢。”

  陆优觉得冷意再次袭来,只听到这句话的尾音,‘麻烦了,谢谢’,明璇没有转头,究竟是说给他还是唐礼听的?抑或是都有?

  明璇跳下车,刚要关起车门,一只手挡在车门上,唐礼跟着跳下来。

  明璇抬头看,以为她方才说的或许不妥,该好好说‘再见’吗?

  她正要张口,唐礼却转身拉起她的手臂,带她到后侧等待的一辆车前,副驾的助理姚陌迅速跳下车,为两人打开后座车门,但唐礼没有进去,弯身到车里拿出一只纸袋,又从纸袋里掏出一件大衣,直接披在明璇身上,将刺骨的寒风隔绝在大衣外,带着不容置喙的意味。

  给她披好衣服,唐礼转身坐进车里,低沉的嗓音夹杂着北风落在明璇耳中:“不能生病。”

  明璇刚刚抬起的头再次低下,在车门关上的刹那喃喃道:“好的。”

  两个字飘散在风里,没人听到。

  她后退两步,车子很快驶离,跑回宿舍,她看那件大衣,灰色的羽绒服,却很轻薄,剪裁设计得体,没有标牌,面料上乘,定制的吧,该不便宜,看样子像是唐礼新买的,她纠结是否要洗好再还回去。

  第二日,明璇思虑再三,还是将衣服拿到校门口的干洗店,怎么都要洗好再还回去,不能让衣服染上她的味道,唐礼不会喜欢。

  放下衣服,老板娘让她明天来取,明璇转身离开,在门前碰到两个结伴而来的女生,她们手里拎着衣服,明璇没有抬头让了路,然后离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