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暖风吹散他的冬

003失踪

暖风吹散他的冬 月太太 2114 2019-11-12 08:33:15

  之前表白的男生还握着那束五颜六色的风信子,明璇走过去,指着花:“虽然我不能答应你,但花能卖给我吗?这节课是法语课,我们的法语外教老师将要回国,我想借花献佛也不浪费,可以吗?”

  男生涨红了脸,眼中充满惊喜,明璇除了课上与老师互动会多几句,其余人几乎没听过她说这么多字,这是多大的殊荣!

  男生猛劲点头,自然不会要钱。

  五颜六色的风信子放在讲桌上,法语外教雅克进教室时眼前一亮,明璇向班长稍稍点头,大个子班长虽然人有些糙,但情商很高,适时起身,用简单的法语道:“祝老师归国一路顺风!”

  雅克的眼中饱含泪水,一个大男人站在讲台前哭得稀里哗啦,下课后还混进了明璇的饭局。

  一大帮人呼呼啦啦的将饭局订在了离学校不远的铭城酒店,他们四十几个人需要很大的空间,两个包房中间有打通的门,刚好一桌二十几人,这里消费水平中等,并不奢侈,明璇平时帮人翻译些影片文件自己攒了些小钱,负担得起。

  班里女生居多,法语老师雅克十分多愁善感,不过30岁的年纪,却常常感叹命运,探讨人生,几个法语比较好的同学坐在他周围,他也如同学生一般,嬉笑打闹毫不在意。

  这顿饭吃得出奇得好,女生不喝酒就喝果汁,男生能喝就喝,除了雅克老师喝多了,大家都没醉,最后结束班长起身,召集两桌同学,举起酒杯。

  “各位,今天十分高兴,感谢明璇的这顿饭……”明璇请客,他也不会因为是班长而揽下结账,大家都是学生,并没有多少收入,“以后每年,希望我们都能如此聚在一起,当然,不能总让明璇做东哈……”

  大家哈哈一笑,将杯中酒水一饮而尽。

  酒尽人不散。

  明璇的一双冷眸也染上了笑意。

  初冬的寒意意外地在夜晚沉淀下来,风也似静止一般,两个男生架着雅克老师上了车直奔宿舍,其余三五结对的向学校走,即使在黑夜里,年轻的一群男生女生依然带着朝气,最好的年华,最好的青春,不过短短几年,明璇走在最后,在心里笑自己也如雅克老师一般伤春悲秋。

  一群男生将一群女生送回宿舍,哼着小歌回去。

  明璇本来已经进了宿舍的门,可忽然听见外面草丛中细弱的猫叫,她没有继续走进宿舍,而是朝着草丛走去,左右翻找,那微弱的叫声好像越来越远,她不管不顾地借着月色和隐在树枝中路灯的光亮寻找,不知不觉走到了围墙处。

  她在枯黄的草丛中发现那只小猫,一只小野猫,黄黑的毛发没有一丝光泽,只有一对明亮双眼看着这个冰冷的世界。

  小猫瘸着一只腿,艰难的向前爬,听到有人警惕的抬起一只前爪,受伤的后爪蜷缩着,喵喵的声音愈发尖锐,明璇蹲下,并没有伸手,她知道这只小猫在害怕,她的任何动作都会令它更恐慌。

  “不要怕,我不会碰你,等你想让我帮你的时候你就过来好吗?”

  明璇知道它听不懂,却很想说。

  “你疼吗?”

  明璇蹲在地上抱着双腿,丝毫没有防备,小猫叫了一会,感觉没有危险,拖着受伤的腿一步一步向墙边移动,明璇目光一直追随着它,那强烈的求生欲望让它艰难前行,没有退缩。

  直至小猫离开她的视线,明璇才起身拍了拍有些麻木的腿,她无法追出校墙,更无法在这隆冬的夜里带一只受伤的小猫去医治,无能为力的事情太多,包括她自己。

  她转身,方才那有些笑意的眼弯已经消失,她还是明璇,冷漠的明璇。

  踏着微弱光线,她听见身后脚步声,转身,却眼前倏然一黑,浓重的化学制剂味道充满她的脑海,口鼻被捂住,双眼被遮住,她只感觉到死亡的恐惧便没了意识。

  再次醒来,身下是冰冷坚硬的水泥地,三面墙壁,一面铁栏杆将她囚禁在里面,栏杆外是微弱的光,她有些虚弱,靠着墙站起来,移动到栏杆边,晃着门:“有没有人!放了我!”

  喊了几声也无人回应,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思考前因后果,思考如何逃生。

  她坐在角落里,把自己蜷成一团,极力克制自己的颤抖,她虽然没什么朋友,却也没什么仇人,唯一与她有瓜葛的可能就是柳青语了,但高傲如柳青语,她是不会这么做的,若柳青语真的要这样做今天也不会去教室闹了。

  她在脑子里翻遍她所遇到的每个人每件事,包括今天柳青语找她闹事的原因,最后想得头疼,那迷晕她的化学制剂还没有完全散去,她只能极力保持清醒。

  可她却找不到一个让她坚持下去的理由,二十年,她似乎毫无寄托,无论是身,还是心。

  她在心里嘲笑自己,没有目标,没有追求,没有寄托的人生她竟然走过了二十年,如今,没有人会来找她吧。

  捡起已经摔坏在地上的手机,看着黑色的屏幕,第一次感觉失败至极,眼下,就算给她一个能打电话的手机她除了报警真的不知道要打给谁了。

  手机里没有存过任何一个电话号码,那个通讯软件只有一个群,没有一个好友,那个群也只是辅导员用来通知消息的,她从未在里面说过话。

  脑海里胡思乱想,忽然想起那只求生欲爆棚的小花猫,她想活着,不为了什么也想活着。

  不知过了多久,明璇意识到自己似乎有些脱水,她喉咙干渴,精神愈发不好,身体疲惫,她很想睡,终于撑不住睡了过去,她觉得大概只有几十秒,一股巨大的冲力将她浇醒,明璇下意识向旁边爬,但高压水枪却追随着她的移动而移动,瞬间将她浇了个通透,她冷得颤抖,牙齿打颤,不断扭动想避免水枪的喷射。

  明璇觉得水持续了很久才停止,她想求救,却呛着水发不出任何声音,身上的棉衣此时成了负担,但她无力去脱掉,只能打着颤躺在积水的地上,铁栏外的人似乎不想被她发现,冲了她一会就跑走了。

  明璇无法追过去看栏杆外的情况,她不止冷,还浑身痛,痛到她无法思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