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暖风吹散他的冬

006福星

暖风吹散他的冬 月太太 2375 2019-11-13 18:38:03

  “看你开什么条件了。”

  明璇心中冷笑,唐家人就是唐家人,冷心冷性。

  她还有什么能给唐家人?除了一条命,而这条命恐怕在唐家用完之后也不值一提。

  她心中有了计较。

  可她即使拼了最后的命,也要还给唐家这个恩情,好生供养她二十年的恩情,保护庇佑她母亲十五年的恩情。

  她淡淡开口:“我大概没什么有价值的东西给你。”

  唐诺起身,邪肆的笑:“有没有我说了算,一个月时间,可不要乱跑,被我那只有妻子没有人性的大伯找到,哪怕你只剩一口气他也会将你绑在手术台上抽骨髓。”

  明璇闭眼,现在让她动一下都很困难,逞惶乱跑。

  明璇失踪的消息传遍中大,因为唐家报警后,那晚与明璇一起吃饭的同学均被叫去问话,一时间流言四起。

  最开始听到这个消息,最开心的莫过柳青语,可没几分钟她便开心不起来,明璇失踪那日与她发生争执,证人太多,她脱不了关系。

  校长室临时空出来给警察办案,柳青语没想到坐在民警身边的还有唐礼,因为衣服的事情她才去找明璇麻烦,她当时是将衣服塞给唐礼的司机的,衣服究竟如何到了明璇手中,眼下无法了解,所以现在她没办法开口说实话。

  民警伸手示意她坐下,问道:“你认识明璇吗?”

  柳青语看向唐礼,她无法把视线从唐礼身上挪开,民警敲敲桌子,她才回神。

  “……认识。”

  她心里很不情愿回答警察的话,满心满眼都是唐礼,同时也在担心自己今天的造型如何,刚刚过来得匆忙,没有补粉,不知道现在看着脸上是不是很油腻。

  除却一些公开宴会她磨着父亲带她去参加时见过几次之外,其余时间她几乎没有机会再见到,要不然她也不会等在唐氏好几天才堵到司机将衣服塞进他的车里,像现在这么近距离看唐礼的机会太少了。

  近看唐礼简直完美无缺,他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却散发着致命的诱惑,她看得如痴如醉。

  “柳小姐,请回答问题。”民警再次敲桌。

  “啊?什么?”她根本没听到问题。

  民警无语摇头,无奈至极:“请问你在本月21号也就是上周五下午一点四十分到二年级外语系教室做什么?”

  柳青语眼神慌乱了一下:“我是去找明璇的。”

  民警:“找她做什么?”

  做什么,当然是去教训她了。

  “她在干洗店拿错我的衣服,我去找她要回来而已。”

  柳青语明白,这些事情警察一定会查到,只是她们偶遇具体发生什么还不是全靠一张嘴?她在明璇教室时也没说具体什么事,如果去问干洗店老板娘也问不出什么,就算找到那件衣服,警察也不会注意。

  “有人说你直接冲到教室想打明璇,手抬起来却被明璇制止了,是吗?”民警的问题角度刁钻。

  柳青语哼了一声,知道这件事抵赖不了:“是,我是想打她的,她不还衣服也就算了,还打了我一巴掌!”

  “所以你和她结仇了?”

  柳青语佯装愤怒,指着民警的鼻子:“你说话注意点,我只是想要回衣服,反而被她打了,就算有仇我也会当着她的面找她,绝不会背后耍计谋!我是柳家大小姐,你污蔑我,我爸爸会告你的!”

  她需要撇清自己的同时展现自己的优越和宽容,一定不能让唐礼觉得她小肚鸡肠。

  警察最讨厌碰到这种,拿身份压人,又蠢又难看的。

  民警看向坐在一旁的冷面煞神唐礼,唐礼微微点头,民警立刻道:“柳小姐,我们只是例行询问,现在没事你可以走了。”

  柳青语眼神飘向唐礼,唐礼眼眸低垂,不知在想些什么。

  出了办公室,柳青语看见刚刚赶过来的卢馨逸,身后有警察,她们不能互换消息,柳青语眼神示意她注意点说话,卢馨逸点头示意她放心。

  民警看卢馨逸:“你认识明璇吗?”

  卢馨逸甜甜一笑:“她是学霸还是校花,我当然认识,她不认识我而已。”

  “本月二十号你跟柳青语去外语系教室做什么?”

  “是去找明璇的,好像是明璇在干洗店动了柳青语的衣服,但具体的我不知道。”

  民警看着资料:“你和柳青语是好朋友,她没告诉你原因吗?”

  卢馨逸摇头:“我们只是室友,都不在一个系,她有很多事都不会和我说,那天去找明璇她只是说要去问衣服的事。”

  她说得半真半假,只有这样才有说服力,她不能把柳青语供出去,这样她也成了帮凶。

  卢馨逸全程没有躲闪,说话逻辑性强,民警很快让她离开。

  民警整理资料,与唐礼打了招呼,离开学校。

  唐礼坐在车里,吩咐姚陌:“你去查查柳青语和那个卢馨逸。”

  姚陌点头,不过半天,唐礼手中得到一份详尽的资料,连同那日明璇拿去干洗店洗的衣服。

  看到那件衣服,唐礼又想起那晚的事,衣服是司机交给他的,说是柳青语硬塞进车里来,他将袋子放在一边并没有打算收下的意思,那天他见明璇在寒风中裹着毛衣一路跑来,又触到她冰冷的手指,才想起那件衣服,左右不过是件衣服,能让她不冷也不枉他让那衣服待在车里那么久。

  想不到还是给她带来麻烦。

  唐礼将头靠在座椅上,姚陌站在办公桌对面明显能感觉到压抑的气氛,从得知明璇失踪那日起,唐礼的眉头就没有松开过,连带整个唐氏都抹上灰霾的基调。

  这是姚陌在唐礼身边从业三年从未感受过的,唐礼一项克己复礼,不知是出于保护还是其他,他对明璇的态度永远淡漠,在望向明璇背影的时候又是那样深情。

  姚陌想起他是如何进入唐氏的,那日他在投了N份简历后,有些心灰意冷,握着剩余简历茫然无措的站在公交站台上,明璇背着书包手里还抱着一打资料,拥挤的人群将明璇推了个踉跄,他伸手扶了明璇一把,两个人手里的纸张不受控制散落一地。

  公交站的人群离去,姚陌的简历混着明璇的资料,有些被踩踏得很脏,他们同时蹲下捡纸张,一辆小厢车停在他们身边,杂乱的资料连同他们两个都坐进车里。

  明璇低头淡淡喊了句:“唐先生。”

  姚陌才知道那是鼎鼎大名的唐氏新总裁唐礼,单看两个人的关系熟识却又陌生。

  姚陌不过是被唐礼认为与明璇认识才被叫上车,几分钟后姚陌将资料整理好还给明璇,明璇手里的资料还有些杂乱,她接过资料看过后,客气道了句:“你真细心。”

  这四个字,让他成为了唐礼的助理。

  他不过是把明璇的资料按照她原来的标记整理好,他是学行政管理的,这种事情只不过顺手而已。

  半年后,他成了唐礼的贴身特助,一些唐家私事也都交由他去办,虽然忙碌,但他甘之如饴,不过三年,他都可以在中城买半个房了,可以说明璇是他的幸运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