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暖风吹散他的冬

010唐家

暖风吹散他的冬 月太太 2547 2019-11-16 06:11:34

  唐礼憋了半天,终于要发怒:“你够了!”

  唐诺才不会管唐礼是不是发怒:“不够!我要接她回去!你根本不会照顾人!”

  唐礼拉扯他的衣领:“我会找人!”

  听到这句话,唐诺反而笑起来:“呵,是啊,唐总有钱有势,可你真能买到人心么?等你再惹几个心机婊,小璇还有几条命陪你闹?”

  唐礼听出他话里的意思,他知道明璇这次受伤不简单,但他还没时间去细查,他看向明璇,明璇眉头紧皱,似乎不想再提及。

  他放开唐诺,向外走:“你跟我来。”

  唐诺看了看明璇的手背,已经按压好,将被子给明璇盖好,也跟出去。

  明璇有些无奈,她要怎么还唐诺这个救命之恩,她想了想还是不会和唐礼要一个孩子的,她的身体状况不允许,她也没准备好,一个孩子,是一辈子的责任。

  再者,孩子的脐带血是不是与肖阿姨匹配还不一定,她宁可自己承受苦痛,也不想让自己的孩子是为了什么目的而出生。

  好半天,唐礼进门,唐诺并没有回来,唐礼看她的眼神深邃:“好点了吗?”

  明璇嘴唇干裂得要命,后悔没有喝唐诺递给她的水,一开口,嘴唇裂出了一条血印:“还好。”

  唐礼拿起桌上唐诺留下的水杯,打开递到她嘴边,明璇看了一眼,喝了一大口。

  “看来我是真的不会照顾你。”

  明璇低眼:“我自己可以,不用照顾。”

  唐礼弯腰吻她额头:“但我会学,照顾你是我该做的。”

  她别开头,耳尖通红,这种温柔她不是不需要,而是要不起。

  什么时候,唐礼才能明白,她负担不起他给的这种甜蜜,如同六年前的那颗糖,她怕刚刚放到嘴里就被迫要吐出来,然后提示她,那不是她该有的。

  唐礼拿起外套,揉她头顶:“差不多了,回家吧。”

  天早已黑下来,地已覆上积雪,映得到处白光闪烁,明璇抬头,今年这场雪来得好早啊。

  唐诺离开医院,沉下心,去查事情。

  卢馨逸最近发现有人跟踪她,她怕极了,是什么人,她猜出了大概,明璇还没找到,一定是唐家人,她猜是唐礼派来的人。

  到底明璇和唐家是什么关系,她必须知道。

  拿出手机,她盯着一个号码许久才拨出去,那边半天才接通,对面吵吵嚷嚷:“喂,谁呀?”

  “哥,是我。”卢馨逸捏紧手机。

  卢吉安哼笑:“有事?”

  “有事想找你帮忙……”

  对面没有声音,她继续说:“我想查一个人,叫明璇,一直住在唐家……”

  卢吉安挂掉电话,唐家人,他不是不敢动,但很麻烦,光是当年唐煜一个人就搞得他爸一群人现在还在牢里蹲着,虽然是有点罪有应得,如今唐家不止有唐煜,还有他那奸商儿子唐礼,更有个在部队的唐诺。

  不过卢吉安还是对唐家人挺有兴趣的,人总要树个敌人才能不断促使自己进步,哪怕是假想敌。

  一直住在唐家……和二十多年前的事有关系吗?

  明璇的一些资料零零总总的摊在卢吉安面前,他翻了翻,还是个挺出色的小姑娘,起码比他那个只会耍心眼的妹妹强。

  唐家老宅,明璇吃力的挪回房间,唐礼不敢抱她,怕牵扯伤处,只能尽力扶着她的肩头,她每走一步唐礼的心就跟着颠簸,他现在终于能明白他父亲当初为何宠妻宠到要与全世界为敌了,这种想要把爱人溶在骨血里的感受太过深刻。

  当你眼里只剩这一个人时,其它东西都变得不再重要,她的情绪就是你的情绪,她痛你也痛,感同身受,不过如此。

  明璇房间里杂乱的东西早已收拾好,唐诺那件衣服自然已经被丢到外面的垃圾桶里,明璇已经盘算好要买一件新的还回去,她坐在床上,浑身有些黏腻。

  原本在唐诺那里,会有驻地军医里的小护士帮她擦洗,可偌大的唐家只有烧饭的霞姨和她老伴陈叔两口子,之前打扫的是她母亲,唐家也会定时让外面的家政派人来清扫,这六年,她母亲不在,打扫的事就完全交给了保洁,家政公司也是唐家的,每次来的三个阿姨特别卖力气。

  她不好意思麻烦霞姨来帮她洗,她闭眼忍痛自己洗好了,止痛针都打过应该没什么大问题。

  趁唐礼去打电话的空挡,她反锁了门,慢慢挪动到浴室。

  脱掉衬衫颇费了些力气,她扶在洗手台前大口呼吸,刚要退下裤子,门咔嗒一声开了,她抱住双臂惊慌看门口,唐礼拿着一串钥匙好整以暇的看她。

  “我……想洗一下,你出去等等……可以吗?”明璇红了脸,他这是做什么?

  唐礼将钥匙放在台子上,关门挽起衬衫袖子:“不可以,你一个人我不放心。”

  明璇后退一步:“没……没事,我冲一下很快就好。”

  “你刚出生的时候我没见过?”

  那时唐礼已经八岁,他知道这个刚出生的孩子救了他母亲的命,明依月搬进唐家老宅,唐礼放学回来,肯定是要去看看的,不巧,明璇正在换尿布,唐礼自然看到全身光溜溜的小奶娃娃,粉嫩粉嫩的,不过也只有一次。

  明璇臊红了脸:“那是小时候了……”

  明璇恨不得再次晕过去。

  唐礼:“快点,不然一会着凉了。”

  唐礼顺手打开暖风,很快逼仄的浴室空气热起来。

  明璇看他一定不会出去了,有些僵硬的任由唐礼给她脱光,要不是她身上青紫的痕迹还未消除,她一定像只煮熟的虾子丢脸死了。

  唐礼看着那一身触目惊心的青紫,心又沉了下去。

  明璇现在脑子里全是羞耻的画面,她不小了,二十岁,正是含苞待放的时节,让唐礼这样一个大男人给她洗澡,她要是能放的开,那也太不要脸了。

  她低着头让唐礼拿着花洒冲洗。

  唐礼不紧不慢,给她洗头发,她无法弯腰,唐礼就让她靠在他身上,让水向后流,明璇为了稳住身体,自然用手撑着,这下完全暴露了,唐礼勾唇。

  还好唐礼只是给她冲水,不然涂沐浴露再洗刷刷,她一定被上下其手了。

  短短几分钟,唐礼也已经全身湿透,把明璇用浴巾包好,送出浴室,也不顾自己身上滴着水,到衣柜里翻出一套睡衣和内裤,帮明璇穿。

  明璇已经没脸再看他。

  唐礼动作轻柔,尽量不碰她伤处,窸窸窣窣穿完,明璇才敢睁眼,与在医院不同,他才将头埋在她湿发边。

  耳边他的声音沉重:“让我缓缓。”

  无论她心里如何觉得唐家人冷血,但身体的反应是诚实的,炙热温柔的唐礼让她招架不住。

  床已经被唐礼身上滴下的水弄得潮湿,唐礼起身,给她轻轻擦头发:“这里今天睡不了了,去我房间。”

  明璇低头,脸色潮红:“我……去隔壁我妈房间就行。”

  唐礼揉她发顶:“别去动阿姨的房间。”

  自从明依月去世后,除了打扫明璇从未动过房间里的东西。

  唐礼房间在三楼,明璇更是从未踏足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