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暖风吹散他的冬

011室友

暖风吹散他的冬 月太太 2534 2019-11-17 06:12:38

  唐礼的房间干净整洁,唐礼很快冲了澡,出来时明璇还坐在椅子上。

  唐礼拿了吹风机把她头发吹干:“去床上休息。”

  干燥的床带着唐礼身上的味道,明璇机械移动,她觉得自己并没有资格能到三楼来,更没资格睡在唐礼的床上。

  任她的心思再玲珑剔透,也无法摆脱这种刻印在骨子里的自卑,她再次低头,手指搅在一起。

  “你在怕什么?”唐礼的声音从她头顶穿来。

  明璇松开手指:“没什么,只是……我还是到楼下去吧。”

  唐礼将被子掀开:“躺下,我怕你晚上再发烧。”

  “还是……要我到楼下去陪你?”

  明璇乖乖躺下,唐礼起身:“我去处理些事,你先睡。”

  两个小时后唐礼回来,明璇已经睡着,眉头皱着,能看出她有些难受,躺在她身边摸她额头,不烧,他才安心,不敢抱着她,怕压倒她的伤处。

  天快亮,他听见身边的人喃喃细语“哥哥……糖……”

  唐礼瞳孔紧缩,困意消失,没敢叫醒明璇,自己坐在一旁看天色逐渐清明。

  那日午后,微热的晴空随着明璇笑容的消失而消失。

  他知道她所有的恐惧都源自那颗被他逼着吐出来的糖果。

  时过境迁,她竟然还会为了那件事而梦魇,是他错,他该补偿,为了那时的自己,为了他们的未来。

  明璇醒来,唐礼已经端了水在她嘴边,她抿了一口,想要起身,唐礼立刻扶她:“你坐一下,我去给你拿早餐。”

  明璇点头,在唐礼离开后,她起身向洗手间挪,昨天的止痛药已经过了时效,现在她的痛感比昨夜大得多。

  还好唐礼没有想到她醒后要先去洗手间,否则她会尴尬死。

  可是唐礼来去太快,她移动又太慢,刚刚摸到洗手间的门,唐礼就回来了,端着托盘的人立刻过去:“想去洗手间?”

  明璇低头,她咬嘴:“去过了。”

  这个谎言让明璇着实尝到了苦头,清亮的小粥只喝了两口,明璇就因为憋尿而蹙起眉头。

  唐礼继续给她吹凉勺子里的粥:“不好吃?”

  明璇摇头,继续忍,她快速在脑子里想着如何让唐礼离开片刻,手机振动,明璇以为终于得救了,唐礼却没接,继续吹粥。

  明璇脸色终于沉下来:“你去接电话好吗?”

  “嗯?”

  “我要去洗手间,快憋不住了!”

  明璇撑起身体,肋骨疼痛,她快憋死了!

  唐礼“噗”的一声笑出来,明璇也不管那么多了,谁一大早起来不放个水啊!

  唐礼迅速给她脱裤子,她大声道:“你!出去!”

  唐礼也不再逗她,退出洗手间,明璇泄气,没脸出门。

  三分钟后唐礼进门,眼中带笑:“好了吗?”

  明璇摆手:“我自己能行!”

  “现在胆子大了,敢大声吼我了?”边说边扶她起来,还给她提裤子。

  明璇窘迫比昨晚更甚,她手大胆的搭在唐礼肩头:“我们谈谈。”

  “好。”

  明璇坐在床边,唐礼搬了椅子坐在对面,两人像是要进行一场谈判。

  “你帮我找一位护工吧。”

  唐礼挑眉:“我照顾你不好?”

  “好,但总归有些不方便。”即使结了婚,她也不习惯被这样照顾,她真的很没脸再看他。

  “你将是我妻子,我不能这样照顾你?”

  明璇语塞:“还……不是。”

  这种事情,她从未奢望,能成为他的妻子,一定要是优秀的人吧,起码家世背景,才气心境都要般配吧,可她,没有一点与之匹配。

  别说他家里那些人了,就算她自己看,他们中间也有一条不可逾越的鸿沟。

  唐家人就算再冷性,也从未听说有吵闹离婚养小的,可见唐家人还是很专情的。

  再者唐家男人都有副好皮囊,家中富贵,更加让人趋之若鹜。

  唐礼笑笑:“你怎么不信我会娶你呢?”

  明璇低眉:“不是不信你,是不信我自己。”

  唐礼伸手握住她的手:“你只要信我,什么都不要想,其余的事情我来做。”

  她无法说服唐礼,更无法看透未来。

  唐礼又端起粥:“你现在只要快快养好身体,接下来还有很多事做。”

  年终岁尾,各个公司都是最忙碌是时节,唐礼却让姚陌将所有事务都搬到家里来做,实在推不掉的应酬唐礼才偶尔出门。

  姚陌早已到学校给明璇请假,明璇还托他带了些礼物表示对每位同学的感谢。

  明璇失踪的事告一段落,只是明璇一直没有手机不知道校园群里那些流言蜚语。

  那些小道消息随着明璇回归也消失殆尽。

  年末,唐氏临近年会,唐礼在家办公近一月后,终于回到公司。

  月前的那场雪一直保持着冰封的姿态,明璇的伤终于在唐礼无时无刻的监视和照顾下痊愈,窝在家里许久,人也养得白胖起来。

  这个胖,对于明璇来说是胖,对于唐礼来说,还是太瘦了,好在气色还不错,唐礼才放明璇回到学校。

  同班同学寒暄一阵,对于她失踪时的事都默契的闭口不言,明璇也自在不少,再腻在家里,她快被唐礼烦死了,没事就亲她,像狗皮膏药一样黏在她身上,她没有午睡的习惯,他却非要抱着她睡。

  诸如此类,不胜枚举。

  唐礼让她回学校的唯一条件就是不能住在寝室,所以她回校第一天就回寝室收拾东西。

  寝室里其余三个女生与她关系一般,新闻系的张雯也经常不回宿舍,另两个都是行政管理专业的,明璇回来她们东拉西扯聊了许多唐家人找她的事。

  明璇也不避讳:“嗯,是被绑架了。”

  “啊?怎么会发生这种事?”田晓薇惊讶。

  李菲菲拉她手:“一定吓坏了吧?”

  “还好。”明璇很不习惯这种突如其来的关心。

  试问一个常用你东西还把水洒在你衣服上且不道歉不帮忙擦干的室友突然对你好,你会安心吗?

  明璇本就不是爱交朋友的人,平时李菲菲对她背后嘲讽面前冷淡的态度,她也不在意。

  她收拾东西,田晓薇问她:“你要搬走啦?”

  “拿些东西回家而已,忙的时候还是要回来住的。”明璇希望明确告诉她们,自己没搬走,随时会回来,不要把她的东西她的床当成没人一样随意用。

  “你拿这么多东西,我们帮你吧,反正我们下午没课。”李菲菲动起手帮她收拾起来。

  明璇最是怕欠人情,李菲菲已经动手她也不好再说什么。

  直到上了车,李菲菲和田晓薇还在后面跟着她,每人抱着几本她的书,唐礼派司机接她,并不是什么多好的车,唐礼向来低调,司机帮她把书和行李放在后备箱,明璇本打算就和李菲菲两人道别了,可两人却没有要走的意思。

  “明璇,这是你男朋友吗?”司机小吴哥是个腼腆的男人,会些拳脚,虽说比不上唐礼身边的人,但胜在比较细心。

  小吴哥看出明璇不太喜欢这两个,开口:“我是明小姐的司机。”

  田晓薇眼睛冒光:“哎呀,明璇,你家真有钱,还配司机,长得还帅!”

  李菲菲倒是没那么兴奋:“明璇,请我们去你家玩玩吧,同寝室两年了,你家在中城,怎么也要让我们外地的看看这中城的豪宅是什么样的嘛!”

  明璇蹙眉:“不是什么豪宅。”

  李菲菲已经快速钻进车,小吴哥还想制止,明璇拉了他一下,摇头,小吴哥关上后备箱,上车启动。

  两个女生坐在后座叽叽喳喳的谈论路上的店铺,车子平稳向唐家老宅进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