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暖风吹散他的冬

016父亲

暖风吹散他的冬 月太太 2536 2019-11-22 08:42:38

  唐礼赶到中大后门的瓷艺室,开店的老板娘已经收拾好准备关门,唐礼带人闯进瓷艺室。

  老板娘喊他们:“哎哎,你们干嘛?已经打烊了!”

  唐礼停住脚步,拿出手机照片立在老板娘眼前:“这个女生今天来过?”

  老板娘哪见过这种阵势,吓得声音颤抖:“来,来过。”

  门口的几个保镖面面相觑,都说明小姐是为了送老板礼物才逃课撒谎到这里的,他们也说了,明小姐与陆少见面的时间不过五分钟而已,可老板火气大,解释也不听。

  唐礼环视四周,客人学生的作品琳琅满目,几乎摆满了小小的瓷艺室。

  明璇就是在这里给陆优准备礼物?在这里约会?

  他开口,声音邪肆:“她做的东西在哪?”

  老板娘伸手指了指,一对瓷碗倒映在唐礼眼中,碗口不是很圆,但形状很好,外观饱满润滑,瓷艺室外有个小型烧制窑,很小,一次只能烧五六只小碗,好在现在技术成熟,这种黏土不用烧很久,老板娘也是刚刚把明璇做的小碗烧制好,放在这里晾了一会才要离开。

  瓷白的小碗让唐礼的眸子染上血色,伸手,啪啪两声,碗掉落在地,摔了个粉碎,刚刚被淬炼过的瓷,十分脆弱,碗底较厚的位置炸裂开。

  唐礼嘲讽一笑,怎么,还在碗底留字?真是情深。

  抬脚,想将一切踩碎,逃课撒谎,出来给心上人做这种礼物,还骗保镖说是给他的礼物?

  门口的保镖终是忍不住,在他落脚的瞬间喊道:“老板!不要!”

  保镖想了许久,不能让老板抱憾终身啊,保镖大兴手按在碎瓷上手心手背皆痛,瓷片刺破手掌,但字迹依旧清晰,“璇”,另一只碗底碎裂得较严重,大兴不顾滴血的手捡了起来,拼在一起,一个“礼”字残破不全,却足以辨认。

  明璇的簪花小楷很好辨认,这让唐礼瞳孔骤缩,她,没骗他,礼物,是给他的。

  唐礼失焦几秒,向外跑,飙车回家。

  家里哪还会有明璇的身影,这个平安夜,唐家注定不平安。

  瓷碗碎片全部被包回了唐家,唐礼坐在桌后想明璇的每句话。

  她最后一句告诫他不要后悔,他现在真的后悔了,碗的主体几乎碎成齑粉,无法复原。

  想起她被绑架的时候,他的心揪成一团,迈开长腿,去找明璇。

  这一夜明璇与父亲聊了很多,似乎这二十年并非无法逾越,再难也过去了。

  听到明璇说母亲五年前就已去世,她父亲沉默下来,有些事终其一生也无法弥补,往事不可追,旧人已不再。

  直到天快亮,明璇才有了困意,她拜托父亲:“我……想休学一年。”

  听明璇的形容,林卫晏大概知道唐礼的个性和他们的关系,对于骨髓移植,他是不同意的,他刚找到掌上明珠,怎能让她有丝毫损伤。

  与唐家的这段缘分,欠唐家的情分,他会以最大的诚意去归还。

  唐礼一夜未睡,这次是明璇自己离开,姚陌揉着眉心,刚安稳一个月而已,怎么又失踪了?

  得知原因,他叹气,这叫什么事儿啊!在你身边二十年的人你不信,去听一个外人的几句话?

  昨天唐礼下班离开,特意去小麦乡打包了一份糖酥饼,在小麦乡碰到和家人吃饭的田晓薇,明璇的室友。

  田晓薇叫住唐礼,唐礼本没打算停下,但田晓薇问唐礼,听说明璇今天没去上课还好吗?唐礼顿步,才有了后来的一切。

  这种事情,当局者迷,唐礼深陷愤怒根本不会去想其他,明璇拎着陆优送的药,刺激着唐礼的神经,让他根本无法冷静思考,可错了就是错了。

  日暮,姚陌站在唐礼身后,楼下行走的人如同蚂蚁,这一整天,没人能猜透唐礼的心思。

  办公桌上的电话响起,唐礼迅速接起:“喂?”

  “是唐先生吗?”

  “对。”

  “我是中大学籍处主任,明璇同学的父亲来办理明璇转校的事,明璇同学的联系人一栏里留的是您的号码,而她的资料中父母一栏是空白的,请问您知道她要转校这件事吗?”

  唐礼搓了搓手指,父亲?

  唐礼刚出办公室,迎面看到气势汹汹的陆优,陆优刚下飞机,听说明璇的事,直奔唐氏。

  他一拳挥在唐礼脸上,唐礼没躲,陆优喘气,吼他:“唐礼!你就这样一次又一次的伤她?”

  “你认识她二十年,她是什么人你不清楚?”

  “你知不知道,我们为什么放弃与你争夺,真的是我们都赢不过你吗?”

  一声声质问,唐礼无法回答,他接下陆优一拳,为了自己的错误。

  陆优稍微平静下来:“她本来要在身体好起来时提取大量骨髓干细胞送到唐家,起码要够肖姨用两次的,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陆优一只手搭在额前:“算了,不说了,让她回唐家,希望你能制止她这种想法,可现在看来,是我们错了。”

  唐礼沉默,快步离开。

  中大校长室热闹非凡,两波人汇聚在一起,校长看着两边的人,哪个他都惹不起,按理说人家父亲来办转校也可以,大学转校费些劲,但不是不可能,明璇父亲情况特殊,虽然不知内幕,但上面下了批文,明璇可以从中大转校至国大翻译院,中大是数一数二的高等学府,但转到国大也不屈才。

  只是明璇一应资料,身份证明都在唐家,不通知唐家人实在不行啊。

  林卫晏在官场二十余年,面对商人还是有自己的一套办法。

  他笑意盈盈:“唐礼先生是吧?”

  唐礼伸手:“是。”

  “小璇和她母亲在唐家生活,多亏唐家尽心照顾。”

  唐礼收回手:“伯父不必客气。”

  唐礼在来时路上已经得到林卫晏的大概资料,身居高位,二十年孤身一人,四年前才调入中城。

  这样一个人自称明璇父亲,说明他已经调查很久确定了,想起唐诺说的另一伙调查明璇的人,唐礼不疑有他。

  林卫晏点头:“今天我也是受小璇所托来给她办理转校手续。”

  “既然小璇的身份证明,户籍资料都在唐家,希望唐先生能派人送过来,节省时间,小璇的学业也耽误不得。”

  几句话把唐礼反驳的后路全堵死,不容他有任何其它想法。

  唐礼勾唇:“不知道明璇有没有说,我们打算订婚了。”

  林卫晏没有回答:“听说昨天是平安夜,外国人的除夕,传进我们国家也算个年轻人爱过的小节日吧,我看那路上的男男女女都高高兴兴,手挽着手拿着礼物鲜花异常开心……”

  “一个男人在这样的日子让女朋友独自走在夜晚的冷风中,我觉得不太合适。”

  林卫晏的不合适说的是他们不合适,否定了唐礼。

  唐礼恭敬:“伯父说的有道理,我想见见明璇。”

  林卫晏起身:“如果她想,我不会阻拦。”

  唐礼抿唇,他怕就怕明璇不再见他,不再出现,若是从前他还有办法找到她,可如今有林卫晏在,他想见到明璇几乎是不可能的。

  唐礼在林卫晏离开之前再次开口:“伯父,后天唐氏年会,希望您转达明璇,之前绑架她的人也会到场。”

  唐礼在赌,赌一次能见到明璇的机会,他相信明璇会来,来看看究竟是谁在折磨她,又是为了什么折磨她。

  林卫晏转头:“转校手续还希望唐先生尽快派人送到我手上,这是邢绅,他会与你联系。”

  一旁的邢绅公式化点头,然后大步随着林卫晏离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