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暖风吹散他的冬

018想法

暖风吹散他的冬 月太太 2312 2019-11-24 08:31:32

  “唐总身为唐氏总裁,总不会这么没有常识,拿这种不切实际的东西定我妹妹罪吧?”门口处出现骚动,一群黑衣服的人痞里痞气的走进来。

  卢馨逸低了低头,似乎不想与来人扯上关系,她同父异母的哥哥,是个十足的地痞流氓。

  卢吉安迈着大步,走到卢馨逸面前:“没被欺负吧,妹妹。”

  卢馨逸扭头:“没有。”

  卢吉安哈哈一笑:“唐总怎么?想当着这么多员工的面诬陷扣人?”

  唐礼好整以暇,没说话,门口又有了响动:“真当我唐家没人啊!”

  唐诺一身军装,身后的人也笔直挺拔。

  卢馨逸在看见唐诺的时候眼睛一亮,只一瞬,唐礼还是捕捉到了,再看唐诺,唐诺也懵着,这是什么情况?这档子事源于他?

  卢吉安冷哼:“唐家?唐家人再多也不能随意扣人,军队也没权利吧?”

  唐诺将一个优盘递给姚陌,姚陌链接平板电脑,不知道唐诺在哪里切的画面,画面中卢馨逸将明璇拖到一个平板小车上推着走,然后是短暂的高压水枪喷人的画面,被喷的人屏蔽了,但卢馨逸却露了脸,还不止一次,清楚明白。

  明璇看到画面,垂在身侧的双手握紧,那种感觉永生难忘,不知何时唐礼已经到她身边,抱着她让她安心。

  卢吉安心里骂着卢馨逸,这个蠢货,这样也能留下证据。

  卢馨逸已经愣神:“这……是假的!”

  身边的柳青语缓缓向后退,一脸难以置信,她突然觉得卢馨逸太可怕了。

  “这肯定是假的!是你们做的!”

  “我们为什么要做这种东西?与你无冤无仇的。”唐诺带着痞气。

  卢馨逸极力想在唐诺面前维持好形象,她佯装镇定:“你们不过想找一个替罪羊吧。”

  唐诺突然笑出声音:“那我们为什么不找别人当替罪羊?”

  卢馨逸手指搅在一起:“我跟明璇又没有矛盾,你们找错人了!”

  卢吉安心里腹诽,这个蠢货能再蠢点吗?

  众人也哗然,原来被绑架的是明璇?受害人的画面极其模糊,他们也看不出是谁,卢馨逸这句话无疑坐实了证据,而她还不自知,甚至一脸大义凛然。

  抱着明璇的唐礼终于开口:“我也想知道你到底为什么要绑架我未婚妻。”

  哈?未婚妻?明璇?一群人真是吃了个大瓜。

  卢馨逸对上唐礼冰冷的眼神,像是利剑要刺穿她,可她毫不在意,下一秒她终于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捂着嘴,不再开口。

  唐诺挑眉:“别耽误时间,先带走。”

  身后两个兵上前,卢吉安不想再管卢馨逸,卢馨逸像是失去了感知,任由唐诺的人带走。

  一阵兵荒马乱,姚陌让等在外面的大巴送中大的学生回学校,果然豪门恩怨多。

  柳青语红着眼离开,今天唐礼无疑给了她一记响亮的耳光。

  田晓薇低着头,张雯沉默。

  唐礼拉着明璇不想让她离开,她不在家,家里就空下来,让他不适应,他闭眼,手边没了熟悉的气息,怀中没了温热的人,他抓狂。

  一直没有挣扎任由唐礼牵着的明璇终于甩开他的手,唐礼上前想再次抓紧,却被挡住了路,邢绅硬生生插在他们中间,结实的胸膛抵在唐礼身前,唐礼不悦,却无法动手。

  这是她父亲身边的人,他不能得罪,只能眼睁睁看明璇离开,唐礼周身的温度下降,似乎所有喧闹都再无法进入他耳畔。

  明璇坐在车里,看树影与路灯飞快向后跑着,夜晚川流不息的车似乎都很匆忙,它们奔向哪?是回家吗?

  今天唐礼说她是他的未婚妻,她又该死的心动了,她无法抵抗温柔的唐礼,可她怕每次得到那一丝甜蜜就瞬间失去的感觉,这种患得患失对她来说是致命的。

  明璇还未到家,她成为唐礼未婚妻的消息就已传遍网络,是谁散播的消息明璇根本不作他想。

  林卫晏看着消息,对明璇道:“你答应他了?”

  明璇摇头:“没有,但我……也没否定。”

  林卫晏笑笑:“爸爸刚找到你,还不想太早把你嫁出去。”

  这两天明璇看她父亲,实在难以想象身居高位的人如此忙碌,仿佛所有的时间都要靠挤才能继续。

  正如此时,即便林卫晏在家,手里的资料却还没放下,他虽然会分心出来看报道关心明璇,但很快,就又开始拿起笔制定那些宏观的,长远的大计划。

  明璇给他添了杯茶:“爸爸,多休息。”

  身居高位,也很辛苦。

  林卫晏点头,对于这种关心每次都眼眶泛酸:“好好。”

  他喝了一口温热的茶:“小璇,你对唐礼到底是什么想法?”

  这个问题明璇想过很久,曾经一度想法太多,可细细探寻下去都会归于两个字,喜欢,她喜欢他。

  带着些执念。

  深刻,又埋于心底,不敢表露,即使他做出些过分的举动,但她总能自动的帮他找到理由。

  她现在在逃,逃避真实想法,像是机械的开启自己的防御保护系统,因为唐礼要伤她的心太过容易,只要一个动作或一句话。

  那样的时刻她的心太痛了,所以她又本能的抗拒与他接触,天真的以为离开他越早越远越好。

  林卫晏大概猜到她的心思,没有再问。

  明璇看着茶杯中氤氲泛起的水雾,道:“唐礼曾想和我要一个孩子,他觉得这个孩子的脐带血能够救他母亲,这样我就可以不再抽取骨髓干细胞,可我觉得这个孩子未必配型就能成功……”

  林卫晏静静听她讲完。

  “我不想这个孩子是带着目的出生的,我承认我喜欢唐礼,如果可能,为喜欢的人孕育一个孩子应该是喜悦的,可如今这个孩子的出生带上了目的,我就……没那么期待了。”

  林卫晏思考了一下:“那不要这个孩子,你还打算救他母亲吗?”

  明璇点头:“如果我拒绝要个孩子,恐怕在唐礼看来我只是想跟唐家切断关系吧,可欠唐家的恩情我不能就这样放下。”

  林卫晏终于搞懂明璇的想法,他又咂了口茶:“嗯,我明白了,我这几天也已经联系全国的医院,寻找与他母亲合适的骨髓,或许会有好消息。”

  明璇眼神暗了暗:“我问过陆优,肖阿姨的手术起码要半年后再做打算,所以我想休学一年,过完年,我就去抽取骨髓干细胞,用冷封技术送给唐家。”

  林卫晏皱眉:“我不同意你这么做。”

  他好不容易找回的女儿,怎么可能让她以身犯险。

  哪怕他的思想觉悟再高,这种事也很难转变观点。

  明璇抿嘴:“爸爸,没事的,我不是休学一年来养身体吗?我希望一次多抽取一点,起码够用两次,这样我才能安心一些。”

  听到她这个想法,林卫晏的眉头皱得更紧,有些事他要亲自去确认一下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