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暖风吹散他的冬

019同意

暖风吹散他的冬 月太太 2562 2019-11-25 08:04:28

  唐家,唐礼回到家,依旧空旷,唐礼走到明璇的房间,里面一切都未变,只有人不在。

  回到自己房间,洗澡躺在床上,身边空空荡荡,她离开的这些日子,他没睡过一个好觉。

  床头手机震动他接起:“喂?”

  对面是他父亲唐煜的声音:“这次你为你母亲做得牺牲很大嘛,不过还算值得。”

  唐礼意识到唐煜说的牺牲,拿一辈子的婚姻换他母亲救命的骨髓。

  “我不会让她抽骨髓。”唐礼斩钉截铁的回答。

  对面沉默,然后突然爆发狂笑:“哈哈哈哈,那到时候我会抓她到手术台上的!”

  他父亲是个疯子,对他母亲的事狂热的疯子,唐礼心情不好,挂掉电话才看见前面三个未接来电,都是唐家人,怕是看到他要与明璇订婚,打过来询问的。

  林卫晏一早做了早餐,明璇意外,林卫晏一直一个人,她来的这些天都是邢绅一日三餐的送过来,林卫晏中午不回来,晚上一般也很晚,与她最多的只有早餐在一起吃,林卫晏很重视与明璇待在一起的时间。

  给她夹菜,聊天也风趣,其实身居高位,许多观念并不迂腐,反而比年轻人思想更超前,他们所想所做势必要大胆且前卫,一味的保守只会阻挡前行的脚步。

  “你该去上学了,我不会让你休学一年,等真正用你的时候再请假不迟。”林卫晏点着桌面。

  明璇停下筷子,但她还是点头:“好吧,其实我也不想休学。”

  唐礼没想到林卫晏会主动找他。

  林卫晏亲自到唐家老宅,刘叔像是见了领导一样激动,这位可是一般只在七点新闻里才能见到或听到的。

  唐礼赶回家时,林卫晏正坐在沙发里喝茶。

  “伯父。”

  林卫晏点头:“不请自来,你不会不高兴吧?”

  “不会,这里也是明璇家,您想来随时可以。”唐礼恭敬。

  林卫晏看了一眼时间:“那我们长话短说。”

  “昨天你公开说小璇是你未婚妻,你是真的想娶她?”

  唐礼看着林卫晏,尽量显示自己的诚意:“是,经过很久的深思熟虑才做的决定。”

  “你几句话我恐怕不会信,毕竟你母亲的病在那里,任谁都会认为你娶小璇目的不纯。”林卫晏讲话直指重点。

  唐礼想了想,道:“伯父,请随我来。”

  两人走进电梯到唐家四楼,这一层几乎没人踏足,四层一共四个房间,其余三间大多是书,西侧第一间房间,门上却上了电子锁。

  唐礼手指按上,门应声打开,里面不是什么秘密禁室,而是一屋子的糖果,每颗糖果都是带着包装被真空密封进小袋子,然后装进透明的罐子里,罐子也是各异的,大大小小,但都很精致又漂亮。

  这间房只有唐礼能进,是他埋藏许久的秘密。

  林卫晏挑眉,等唐礼说话。

  “这是我此生第一个错误……”

  唐礼尽量简短的阐述这个错误。

  “后来在国外求学时,我像是要对自己惩罚般没有用家里的一分钱,坚持打工每日为明璇攒下一颗糖果,细心收好。”

  “那时明璇还小,我并没有什么想法,但习惯是很可怕的东西,走过这六年,时至今日,我才发觉,我放不下的是明璇本身。”

  林卫晏沉寂片刻:“最近我要去外地视察,我会让小璇回来暂住。”

  唐礼心中一喜。

  “谢谢伯父。”

  “我虽然不希望这么早让小璇结婚,但她的一些想法恐怕只有你能改变,最重要的,是她的心意。”

  她的心意,是喜欢他。

  “伯父放心,我对她不是说说而已。”

  “如果你们的孩子不能帮你母亲,你会怎么办?”

  这是个现实的问题,它摆在那里,如何取舍?

  唐礼的眸子暗了暗:“我会尊重明璇的决定。”

  林卫晏抬脚向外走:“你父母何时回国?如果可以,先安排我们见一面吧……”

  刚走几步林卫晏又停下:“你伯母的房间在哪……”

  唐礼伸手:“在二楼。”

  明依月的房间打开,里面干净简单,她常看的书和衣物都在房间里没有动过,明璇常常打扫,林卫晏一一摸过看过,他个子没有唐礼高,但警察出身身体素质却依旧很好,身体健硕挺拔,基本看不出是个年近五十的人。

  可他如今站在明依月的房间,背影孤单苍老,要说世上最长情的告白就是陪伴,那这一对爱人却从天各一方变成阴阳两隔,谁敢说他们没有用自己的灵魂在互相陪伴呢?

  唐礼已经退出房间,没有打扰林卫晏,快到下课时间,他准备去学校接明璇。

  林卫晏也很快从房间退出来,低声问道:“我能找个时间将她的东西带走吗?”

  唐礼点头:“您可以随意,家里的佣人当年在明姨进入唐家的时候就遣散了,现在只有刘叔和霞姨老两口照看,毕竟知道明姨在这的人越少越好。”

  林卫晏意外,唐家确实做了很多。

  唐礼没有去送林卫晏,毕竟低调一点更安全。

  明璇下课便接到父亲的电话:“爸爸。”

  “小璇啊,爸爸临时要出差,去文市视察,你自己一个人在家我不放心,我跟唐家打了招呼,你先回唐家住些日子吧。”

  “啊?那我……住宿舍也好啊……”与唐家打招呼,就是唐礼吧,这个时候她并不想回唐家。

  “不行,发生上次的事我不放心你再住宿舍。”林卫晏难得对明璇说话带着命令的口吻。

  明璇知道她无法说服爸爸,只能应允,算了,如同以前一样好了,她还能这辈子都碰不到唐礼吗?

  唐礼的车在中大门口停了很久,明璇才施施然出来,明璇看到开车的人,去开后车门,奈何后门被唐礼锁死,她只能转道拉开前门。

  带着些火气,明璇坐进车里,把车门关得大声。

  唐礼勾唇:“火气这么大?”

  “对,我找到爸爸有了靠山,骄傲了不行吗?”她是什么,所有人都容纳不下她吗?

  “嗯,我以为唐太太这个名头足以让你骄傲一辈子,现在多了个高官千金的名号,你可以横着走了。”

  车向唐家方向进发,听了这句话明璇没有回答,向外扭着身体和头,唐礼以为她只是在生气,一分钟之后他才发现明璇在哭。

  他迅速将车靠在路边,除却十四岁那个午后和她母亲离去那日,唐礼几乎没见过明璇流泪。

  她像是能独自咽下所有悲痛一样,除了冷漠不会展现脆弱的一面。

  唐礼大脑空白,第一次束手无策,只能轻拍明璇的背,不知该说什么。

  明璇由默默流泪变成低低抽泣,她闷闷的声音传进唐礼耳中。

  “得到再失去的滋味很不好。”

  唐礼知道她所指,大力将她的身体扭转过来,扶着她的肩头,认真看她的眼睛,明璇哭红的双眼不去看他,他身体前倾,吻她额头:“信我,不会再让你失去了。”

  明璇抬手擦眼泪:“信任是互相的。”

  从他怀疑她那一刻开始,就已经把这份信任推到了悬崖边。

  唐礼这些年后悔的事情很少,且全部关于明璇,只要碰到关于她的事,他就很难做出正确的判断。

  他伸手帮她擦泪:“我知道,给我一次改过的机会好不好?这一生,只此一次。”

  绝不允许自己再犯错!

  明璇胡乱抹着脸,闷声道:“有纸巾吗?我鼻涕都流出来了。”

  唐礼笑开来,从储物箱里拿出纸巾动手给她擦,明璇躲了躲:“我自己来。”

  唐礼却没有放弃,依旧捏着她的鼻子,她也想任性一回。

  华灯初上,灯火幽微,这个冬季还是有些暖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