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暖风吹散他的冬

023赞许

暖风吹散他的冬 月太太 2502 2019-11-29 08:52:46

  “啊,厉先生,这是……”

  “我妈让我送点菜过来。”厉滨抬手。

  明璇将门开大:“快进来吧。”

  天已经完全黑下来,外面寒风乍起,厉滨只穿了居家服套着外套,明璇看他有些冷。

  径直走到饭厅将盘子放在桌上,厉滨看了一眼桌上的菜,指着那一盘西红柿炒鸡蛋道:“这是你做的?”

  明璇低头有些不好意思:“嗯,不太会做。”

  林卫晏咧嘴:“小璇第一次做,味道还挺好的。”

  厉滨毫不客气问:“我能尝尝吗?”

  不知道为什么,他竟然想尝尝。

  明璇点头,拿了双新筷子递给他:“可以。”

  厉滨嚼着菜,确实能入口,但他还是开口:“鸡蛋糊了,西红柿没熟,盐份正好。”

  明璇的小脸瞬间垮掉,这人要不要这么客观?好歹给点面子吧!

  林卫晏脸色顿时黑下来,要是外人看他下一秒可要打人了!

  厉滨话锋一转:“只是给你一个客观评价,下次相信你会做得更好。”

  不告诉她,她就不会进步,他有错吗?

  明璇讪讪一笑,这个人还真是特别啊。

  厉滨打开带来的菜,一盘熘肝尖出现,看着就香气四溢,明璇以为厉滨马上会走,结果这人却一屁股坐下,林卫晏挑眉:“你没在家吃饭?”

  厉滨放下筷子:“吃了,等一会儿要把盘子带回去,还有……我妈让我来打探……”

  林卫晏嘴一翘:“打探什么?”

  “打探林小姐有没有男朋友之类的。”厉滨直接出卖老娘。

  明璇顿住动作,林卫晏没有拒绝,他没办法拒绝,要不然下次厉夫人就会直接问到他头上。

  明璇看他爸的样子,心里稍微有了点认知。

  “我叫明璇,明月的明,璇玑的璇,我没男朋友,有未婚夫……”

  厉滨指着菜:“你可以边吃边聊,你家应该没有食不言寝不语的这种规矩吧?”

  你家,唐家吗?唐家人多的时候饭桌上吵翻天好吗?

  明璇摇头,看厉滨的架势,大有挖她的底的意思,不过没关系,她又没什么黑历史,对方是谁,大佬儿子,就算你不说,人家可以正大光明调查你,排除所有潜在威胁。

  林卫晏没有制止,也说明被厉滨知道没什么。

  “没有,唐家很开明。”明璇吃着菜,确实好吃。

  “你未婚夫是唐家人?”

  “嗯,唐氏总裁唐礼。”这没什么好瞒的,随便上上网就能看到。

  厉滨看她说着,没有丝毫骄傲的成分,好像对这个身份毫不在意。

  “是喜欢才在一起的?”

  “是,青梅竹马那种。”她与唐礼谁都说不清是什么时候开始对对方情根深种的。

  “青梅竹马未必合适,有可能只是习惯对方存在而已。”

  厉滨的样子像是在探讨学术,明璇也大概摸到这人的路子,他会用最直白的方式告诉你好坏对错,而他所说的都是事实,让你无法反驳。

  不掺杂情感的分析,他的判断最直接高效。

  “你说得对,可还有一句话叫‘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明璇说这话的时候眼神坚定且从容。

  厉滨沉默下来,像是在分析这种感情是否牢固坚实。

  “厉先生还没结婚?”明璇反问。

  厉滨眼神稍暗:“没有。”

  明璇笑笑:“有时候不是所有情感都能理智客观分析对错的,感情不是化学实验,分析出它的成分之后呢?”

  厉滨意外的没有回答,之后怎么样,他无法回答。

  明璇接着道:“当分析出无可分解的元素,还要去探究这些原元素的由来么?”

  “当这些原元素都揉杂在一起,才构成复杂的情感,你要看的只能是这些原元素里是否有些会挥发不见,以此来判断这段感情是否牢不可破。”

  厉滨依旧沉默,他历来把东西分析得过于透彻,现在听到明璇的话,让他第一次难以否决,这种感觉很新鲜。

  明璇抬眼,那双眼里带着些许笑意,更多的是看穿一切后沉淀下来的清冷。

  “厉先生,是不是有种新鲜感?只要你放下分析的脑子,这种感觉你今后会发现很多。”

  明璇嘴里小口嚼着饭,说话却字字清晰,烙印进厉滨的脑子里。

  厉滨看了明璇几秒,那张过分漂亮的小脸也刻印到他脑中,然后他有些失焦。

  他起身连声招呼都没打直接走了出去,明璇又吃了口菜,看着林卫晏:“爸,我是不是说得太直白,他心理承受不了?”

  林卫晏依旧咧着嘴笑:“他心理承受能力强着呢。”

  明璇看着菜盘:“他没拿盘子……”

  “一会洗洗你给他送回去。”林卫晏吃完起身去沙发上看新闻。

  厉滨有些仓惶的回到家,厉夫人迎上来:“问得怎么样?她有男朋友没?”

  听到他母亲的声音,厉滨失焦的眼神稍稍回笼:“她有一颗七窍玲珑心!”

  厉夫人听着这句没头没脑的话,看向正在看新闻的厉元呈:“他说什么?”

  厉元呈回头看走上楼梯的儿子,那个背影怎么看怎么带着挫败感。

  “怕是被刺激了?”

  厉夫人紧张:“他能被谁刺激?老林?”

  厉滨上了一半的楼又折返,坐在沙发里,厉元呈向后靠,厉夫人跟过去坐在一边如临大敌。

  厉滨看向老娘,突然笑了,厉夫人发毛:“你怎么了?快说!”

  “人家有未婚夫了。”

  厉元呈张口:“这种事能刺激到你?”

  “不是刺激到我,而是我发现林伯伯这个女儿太适合我……”

  厉夫人瞪大眼睛,不是说有未婚夫了?这孩子想横刀夺爱?

  厉滨接着道:“不,她不止适合我,如果她想,她会适合所有男人……”

  厉夫人不淡定了:“这是个什么姑娘?”

  厉元呈挑眉:“你这是折服了?”

  厉滨摇头:“不只是折服,她有一颗七窍玲珑心,让人趋之若鹜,却又能让人听她的话不去争抢。”

  “我有些嫉妒那个与她青梅竹马的未婚夫了,怎么林伯伯没有早二十年找到她,她恭敬有礼,说话进退得宜,滴水不漏的给我上了一课。”

  “老林有这么妙的姑娘?”

  “妙?妈,你这个字用得好。”厉滨称赞。

  此时这个妙人正端着一个盘子一只碗站在厉家门外敲门,这次厉夫人是听见了。

  打开门,明璇抬了抬盘子:“您好,我是明璇,我来还盘子。”

  厉夫人眼前一亮,这么漂亮的姑娘,一看就是他们刚刚口中的妙人。

  “啊,老林的女儿,快进来。”

  明璇想要张口说不用,结果被厉夫人拉进了门。

  听厉滨刚刚一通形容,厉夫人怎么能不对她感兴趣。

  明璇礼貌的打招呼,厉元呈将新闻的声音放小。

  “厉伯伯好。”

  “坐吧。”

  明璇点头,既然进来了,坐会儿吧。

  厉夫人把水果向明璇那边推了推:“姑娘,吃点水果。”

  “好,谢谢伯母。”

  不像一些人,推来推去,扭扭捏捏。

  明璇用叉子插起一块苹果放在嘴里,甜酸适度。

  厉元呈开口:“听说你一直长在唐家,在那里过得还好吧?”

  明璇点头:“唐家很好,从没亏待过我和我母亲。”

  “从小到大,想学什么不想学什么都尊重我自己的想法,对于喜欢的会找比较好的老师教。”明璇不介意多说点唐家好话,事实如此,不然外面人都以为她寄人篱下,日子不好。

  “嗯,那就好,你爸找了你们母女多年,用了不少关系,看到你过得好,他也不那么遗憾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