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暖风吹散他的冬

025围攻

暖风吹散他的冬 月太太 2682 2019-12-01 10:42:27

  血滴在明璇手臂下的酒箱上,高脚杯里也是血,田晓薇吓哭了,李菲菲也不敢动,店长慌张跑去拿药箱,拿出绷带:“先包一下,去医院!”

  几个人跑出店,张雯喊:“没拿外套!你们先去车上,我去拿!”

  一路跌跌撞撞,张雯把车开到医院,明璇还算淡定,一直安慰田晓薇:“没事的,别哭了。”

  医生给明璇紧急处理,伤口稍长,只有一个地方很深,开瓶器斜着划开,皮肉稍稍外翻,要缝针。

  想起要打麻药,明璇摇头,她要考虑很多事,这点麻药虽然少,但总归对身体会有影响。

  她咬牙:“四针而已,不打麻药了。”

  医生惊讶:“那不行,出了事我要负责的。”

  “陆优陆医生今天在吗?”

  陆优?是他们医院有名的内科医生啊,熟人?

  “我们不在一个科室,我也不知道他今天上不上班。”

  “那林彩林医生呢?”

  对面的医生想,认识人还真多啊,还都是大咖级别的。

  “林医生应该在,我中午还见过,我帮你打电话问问吧。”

  很快,林彩出现在急诊室,她好歹帮明璇看过身体,加上唐家,她印象颇深,这医院都是唐家产业,唐氏总裁准夫人就这么坐在这?

  医生说明情况,林彩接手,明璇再三要求,她思虑片刻:“好吧,我来给你缝。”

  张雯她们一直在外面等,也不知道里面情况,好久,明璇才脸色惨白的出来,出来时陆优正沉着脸过来,看见明璇白毛衣上一片血渍问:“怎么回事?”

  明璇低头:“没什么,意外,划破皮而已。”

  张雯在一旁低头,并没有过于讨好:“明璇,今天很抱歉。”

  明璇摇头:“你也不想的,现在没事了,回去吧。”

  张雯点头:“那我先送她们回去,对了,你要那几瓶酒改天你回宿舍拿,就当我赔罪吧,这事怎么说也是在我手里发生的。”

  明璇没有推辞:“我今天看那几瓶就好,谢谢了。”

  她知道不收下张雯恐怕良心难安,左右不过千把块钱。

  那边林彩和陆优说完话,张雯她们已经离开,陆优脸色难看:“你怎么回事?缝针不打麻药!”

  明璇扁嘴:“林医生手艺挺好,不那么痛。”

  陆优气得说不出话,轮执拗谁能比得过明璇!

  明璇拿着外套:“那个……能不能不告诉唐礼我没打麻药的事?”

  陆优张嘴刚要说话,林彩把手机在她面前一晃:“唐总已经知道你受伤了,不过我没说你没打麻药,他刚打了电话,让陆医生送你回去。”

  明璇无奈,林彩笑笑:“这里是唐氏的医院,唐总准夫人入院他怎么可能不知道。”

  “谢谢啊。”

  明璇转头又对陆优道:“那麻烦你了,送我回去,能不能……别说麻药的事?”

  陆优沉着脸一路无语。

  回到家,明璇还在做最后的挣扎,最后一次拜托陆优:“帮帮忙,要不我会被骂死的。”

  陆优依旧沉默,不理她。

  明璇进门,发现唐诺也在,她眼睛一亮低下头,她笃定唐诺会帮她!

  唐礼立刻起身看她:“哪受伤了?”

  明璇抬起手臂,唐诺也过来看,她裹着外套,谁能看见?

  唐礼直接打开她外套的扣子,刺目的血红,几人脸色皆阴沉,明璇连头都不敢抬,她就像是个犯错的小学生,被家里大人发现,然后所有大人都过来要训斥她一番。

  她在心里祈求哪个大人能放过她,给她一点安慰,她想,好歹唐诺不会说她什么吧。

  可她想错了,唐诺怒吼:“明璇!你是流了多少血!”

  唐礼看她包扎好的手臂,向陆优那边稍动:“你看过?”

  陆优摇头:“没有,知道回来你还要再拆一次。”怕她痛所以没有看。

  明璇讪笑:“呵呵,看什么呀,林医生包得可好了。”

  唐诺补刀:“陆优也是医生包扎也很好,再不济我在部队也学过。”

  陆优已经开始拆绷带,一层又一层,血渍越来越大,明璇头都不敢抬,长发又遮住脸,她痛也不敢出声。

  突然从头顶传来声音:“明璇,痛就出声!”

  她吓一跳,却依旧没出声。

  陆优讽刺一笑:“她痛?麻药没打缝了四针!”

  明璇猛然抬头:“你出卖我!”

  沉默不应该是默认吗?你默认了一路就是为了这会儿落井下石的?

  说完这话她猛得闭嘴,再次低头,接下来果然听到唐礼暴怒的声音:“明璇!你找死!”

  她稍稍抬头看唐诺,以为总会有个人能救她一救,结果:“你看我也没用,找死!”

  明璇就这么低着头被三个男人轮番数落,陆优还好,又给她擦了药包扎着,只是偶尔插话。

  刘叔实在看不下去,过来也看了看:“哎呀,小璇这是到了叛逆期了?”

  几个人楞个,都多大了,叛逆?

  唐礼思考一下,唔,上次貌似还离家出走了,果真是叛逆期?

  明璇抬头看了眼刘叔,刘叔挤眉弄眼,无声无息的向她传达一个消息,“绝招,哭!”

  她顿时明白,长发下努着嘴,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几个男人懵了……

  唐礼顺着她的头发,在她额头亲了亲,全然不顾旁边两条单身狗:“好了,不说你了。”

  明璇抽泣着,想,这招果然好使!

  感谢刘叔!

  唐礼带明璇回房间换衣服,陆优留下来吃饭。

  明璇伤在左手,可以自己吃饭,她红着眼问唐诺:“这么多天卢馨逸有没有说是为什么要绑架我的?”

  唐诺夹了菜:“我就是为这事来的,她说要见你才肯说。”

  明璇倒是有些意外:“为什么?”

  唐礼给明璇夹了块排骨:“因为她是卢庆利的女儿。”他眼神又瞟向唐诺:“也许还有些别的原因。”

  明璇回忆这个名字,卢庆利,她当然有印象。

  五年前,她母亲在医院,卢庆利曾带人到医院打算谋杀她母亲,当时她在学校,并不知内情,后来唐煜将卢庆利一干人送进了监狱,具体内容她不知,五年前唐礼在国外,唐诺在当兵,他们都不知内情如何。

  陆优开了口:“那人想谋杀明姨的时候,我在场。”

  几人看向他,他喝了口汤,好像有个很长的故事:“我当时在医院实习。”

  “月黑风高夜……”

  “噗……”明璇喷饭。

  陆优就是这么个人,平时慵懒模样,松松垮垮的,好像在哪都能靠着一样。

  “抱歉抱歉。”明璇去抽纸擦桌,奈何一只手臂连同手都肿了起来,手指僵硬。

  唐礼伸手帮她擦了嘴角,又抹了一把桌子才听陆优继续。

  “当时卢庆利带了人去医院,他也不知道跟明姨有什么仇。”唐家人只知道明依月是在逃,但并非是官家在追,所以才安心留下她。

  具体的明依月并没有提过。

  “卢庆利第一次去并不是直接找上明姨,我看更有可能是去打探明姨是不是在医院,他当时带人到医院吵了一个下午,说医院治死了他兄弟,找医院要说法。”

  “当时他闹的医生就是给明姨看病的王医生,王医生那几日病没有手术,更没有病人死亡,所以他解释了很久,最后实在没办法拿出自己的看诊记录,卢庆利看了一眼,说自己搞错了才离开。”

  “连着沉静了两天,卢庆利又去了医院,这次带头的却不是他,那些人到处打砸,最后抢了个小氧气瓶砸晕了一个护士,这次闹得太凶,医生都跑去抢救护士,全院的目光都聚在那里,自然疏忽了病房里的明姨。”

  “明姨的看护当时正在洗衣服,卢庆利拿着刀逼向明姨,从监控里看卢庆利拿着刀对着明姨说了很久话,还很激动,明姨不能动,那个看护从后面出来还算镇定,她拿着湿衣服抽打卢庆利,卢庆利一急拿刀捅了看护,这边的事也被发现,保安迅速制止了卢庆利,后来他们一帮人被唐叔送进了监狱,看护也救了回来,这就是我知道的全过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