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暖风吹散他的冬

026旧事

暖风吹散他的冬 月太太 2572 2019-12-02 08:57:25

  “他们到底什么仇?这么处心积虑?”唐诺问明璇。

  明璇眼睛暗了暗:“大概与我爸爸有关。”

  唐礼道:“如果可以,我希望你能说出来,要是事关机密那就算了,但我们知道得多一些才能避免这种事再次发生,杀人未遂关不了终生。”

  明璇想想:“也没什么,我妈当年没说大概是怕唐家被牵连进去。”

  “我爸当年是缉毒警察,那些追杀我妈的是毒枭毒贩的人。”

  几人听后才了然,那样的时代,那些毒贩的疯狂是难以想象的。

  他们唯一的信仰就是毒品,人命在他们眼里轻如草芥,有人挡了他们的路,他们就不惜一切代价疯狂报复,仿佛这样他们才能平复他们扭曲的心理。

  “我爸拿着毒贩的恐吓信和我妈的怀孕报告单,艰难的做了个决定,让我妈逃,因为当时内部也是不安全的,只有切断与我爸的联系,或许才能万无一失。”

  “没想到都十几年他们还是紧追不放。”

  几个人皆沉默,对林卫晏和明依月的付出肃然起敬,他们为了大家和小家牺牲了爱情,牺牲了在一起的岁月。

  明璇笑笑:“好在,现在我爸找到我了。”

  “既然卢馨逸要见我,那我就去见。”

  气氛凝结半晌,陆优懒懒伸腰:“明璇,你是不是没打破伤风针?”

  明璇眼皮一抬,转身想跑,奈何有伤在身,被唐礼一把按在桌前:“想蒙混过关?我看你是越来越叛逆了!”

  陆优手机振动,过了会儿他挂断电话对唐诺道:“一会儿有空?”

  唐诺嗯了一声:“有事?”

  “我有个紧急手术要回去,你和我一起,把林医生接来给她打破伤风针。”

  唐诺自然会去。

  天边的一抹橘红渐渐淡去,漫长的黑暗来袭,等待的时间总是走得很慢。

  明璇忐忑,她不想打针,尤其是这种破伤风打屁屁的,唐礼已经将她所有染血的衣物都扔进垃圾桶里,明璇觉得可惜,或许洗洗还能穿啊!

  “你很缺衣服?”

  明璇悻悻:“怪可惜的……”

  很晚,唐诺才带着林彩进门,两人衣服全是褶皱,像是打了一架。

  明璇张嘴:“你们遇到打劫的了?”

  两人无言,气氛诡异。

  林彩低头看空空的两手,转头对唐诺道:“你去车上把我的药箱拿过来!”

  唐诺不自然的点头,出去的脚步有些踉跄。

  明璇向来不爱八卦,也没多问,林彩问:“洗手间在哪?我去洗洗手好给你打针。”

  明璇给她指了一处,她迅速钻进去。

  唐诺拎着药箱回来,唐礼看向他:“你这是被人非礼了?”

  唐诺张张嘴,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出口,他蛋疼,是真的蛋疼。

  被林彩捏的!

  一切都是误会……唐诺跟着陆优的车去了医院,陆优着急进了手术室,让他去外科找林彩林医生,他去外科,想要质问一下为什么听明璇的话不打麻药就敢给她缝针,他气势汹汹,林彩也是个不受屈的,当即拍桌子吼道:“我乐意!你管不着!”

  唐诺生气,见林彩要走,伸手拽她衣服,当兵的手劲大,林彩的白大褂被扯坏,虽然里面穿着毛衣,但总归不好,林彩急了,使出毕生所学把唐诺打得接连败退,不是唐诺打不过,而是他没想到那白大褂那么不结实,他有点理亏,也没有跟女人动手的习惯,所以受了打,可林彩哪有什么套路,全是在电影里看来的招式。

  最后林彩一个‘海底捞月’……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学会这样的招数,为什么在这种时候使了出来,为什么自己没了理智。

  总之唐诺的脸色瞬间扭曲,林彩是个医生,看到倒地的唐诺,第一反应是看患处……

  然后,她又去扒他裤子……

  总之一切匪夷所思,又顺理成章,唐诺倒在办公室里,捂着裆,露出一半白屁股,林彩拽着裤脚,这种时候还能安慰他:“你要是以后有问题我会负责。”

  她本意的负责是指会负责医药费之类,唐诺,脑子里绷紧的弦断了,然后开始有些扭捏。

  林彩给明璇打完针,林彩飞快逃走。

  唐诺跟在后面:“我送你回去。”

  “啊,不用了。”林彩摆手。

  外面漆黑,林彩提着药箱有些犯怵,唐诺提起她的药箱:“受伤被看的又不是你,你不好意思什么?”

  ……明璇像是听到什么大秘密,回首看唐礼,唐礼嘴角噙笑,抱着她回房。

  明璇的伤不算严重,跟唐礼磨了半宿,唐礼才让她正常去上课。

  下午下课,明璇碰到张雯,张雯不好意思地问她:“你的伤还好吧?”

  明璇摇摇头:“没事了。”

  “嗯,你要的酒我早上带来放在宿舍了,你是有车来接吧?等我一小下,我给你送车上。”

  明璇想说不用了,哪天她回去拿就好,可张雯已经跑开,她只好慢慢跟在后面走。

  张雯很快拎着酒折返,几瓶酒并不轻,张雯一手拎着一只手托着,跟明璇向门口走,明璇看停在门口的车,是唐礼。

  张雯并不知道开车的是唐礼,把酒放在后座,抬头才看见唐礼,她礼貌打招呼:“唐总,你好。”

  唐礼嗯了一声。

  张雯对明璇道:“那我先走了。”

  从始至终态度适中,对唐礼也没有过多关注,眼神都没变过,明璇道了句“再见”。

  对于昨天受伤的全过程明璇并没有细说,只是说自己不小心被划伤了,唐礼也没深究,如果事事深究有没有阴谋,未免太累,他深究也究不出什么,谁还能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杀人不成,何况还是一起去买东西的。

  周五下午明璇没课,跟唐诺约了去看卢馨逸,唐礼申请了探视,带着明璇到看守所,唐诺已经等在里面。

  刚刚一周多,卢馨逸瘦了不少,眼眶下沉,黑眼圈严重,但人却带着一股子自信。

  明璇坐在对面,卢馨逸拷着手铐坐在不能移动的椅子上,笑着看她。

  “终于来了。”

  “嗯,你要说什么事可以说了。”

  唐礼和唐诺站在侧面墙外,单向玻璃嵌在墙上,他们盯着里面的一举一动。

  “想知道我为什么绑架你?”

  明璇不是傻子,怎么会被她轻易拿捏:“你想说就说,不想说就算了。”

  “呵呵。”卢馨逸动了动手指:“我觉得你还是听完比较好。”

  明璇不语,等她自己开口。

  “我爸就是卢庆利,我想你们已经查到了。”

  明璇不置可否,这对父女都在牢里,也是够戏剧性的。

  “他因为唐家,不,确切的说因为你妈才进了牢房。”

  “呵,你知道他进去后我和我妈过得是什么日子吗?每日提心吊胆,生怕唐家人找上我们!”

  明璇撇嘴:“唐家人可是没找过你们事吧?你妈不能带着你生活?”

  “我妈?哈哈,我妈更惨,没人给她钱供她吸毒了。”

  卢馨逸母亲吸毒,这点明璇倒是没想到,她只知道卢馨逸母亲三年前过世。

  “当年啊,知道为什么我爸要找你妈报仇吗?因为你爸呀,他抓了救过我爸的大毒枭呢,那毒枭也救了我妈,给我妈提供毒品,后来毒枭被抓,为了给我妈买毒品,我家生活一度拮据,我差点连学都没得上。”

  “这一切都源于你爸,你说他得知你妈在医院他能不去吗?”

  明璇看向她,眼睛里透着疯狂:“这是上一辈的事,一定要延伸到我们这一辈吗?”

  卢馨逸又笑起来:“我不想的,但我爸被判了八年,我妈熬了一年,把家里能卖的全卖了,我没办法上学,你妈去世在陵园下葬那天,我妈绑着我躲在角落看着你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