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暖风吹散他的冬

029配型

暖风吹散他的冬 月太太 2378 2019-12-05 09:01:06

  这事必须摊开说,现在这个时机是最好的,唐煜开口,缓缓道出林家与唐家一段传奇般的缘分,走到今日结出这段姻缘,也是情理之中。

  肖萌回忆起许多点滴,明依月是她这一生中唯一无话不谈的朋友,在唐煜简短的讲完后,肖萌放松下来,道:“前段时间我生病发烧,疑似病情复发,小礼这个时候执意娶小璇我不是那么赞同,小璇是好孩子,我也不想让小璇冒着损害健康的危险去做手术,这段婚姻怎么看都像是牺牲两个孩子的幸福为我增添保障……”

  “他们都长在我身边,他们的心意我明白,所以我不想去干涉,从我被告知病情可能复发的时候开始,我已经与我先生说明,不会接受骨髓移植,我也立了遗嘱。”

  肖萌眼神聚在一点,回忆般:“当初遇到依月,可以说是上天恩赐,我多活了二十年已经很感恩,何必让孩子再来冒风险,他们小时候我没动过要给他们订娃娃亲的想法,就是不想小璇因为我被绑在唐家,我希望她长大后可以自主的去追求自己想要的幸福,所以就算她长在唐家,也都是我好友的女儿,从不是唐家收养的孩子或我们的养女……”

  “兜兜转转,如今两个孩子结了姻缘,我也不想因为这样的事情就拆散他们,只希望他们能遵从内心的想法,单纯看待这段感情。”

  几人听后都沉默下来,厉元呈朝林卫晏笑道:“小璇结婚我们厉家可是要作为娘家人送亲的!”

  “好。”林卫晏看向厉滨:“结婚前我要把小璇的户口调到林家,你办吧。”

  厉滨唇线紧绷,还想继续盘问唐家人,可他父亲都发了话,他不甘心也没办法。

  他主管机要文件,内部人员资料,这种事他办最好。

  “林叔,那要改回姓林吗?”

  林卫晏看明璇:“看小璇的意思。”

  明璇笑笑:“我想爸爸想留着妈妈的姓氏吧。”

  林卫晏点头,他没说出口只是怕明璇会认为他不想认她,明璇那玲珑剔透的心思怎么会不懂他的意思。

  唐礼看了看手表,提醒唐煜:“爸,林伯伯开会时间快到了,我们是不是……”

  唐煜应和:“嗯。”

  林卫晏也开口:“今天时间紧,招待不周,照理说起码要留你们吃个饭,但我这边确实有个重要会议,看,领导在这我也不能偷懒啊。”

  厉元呈哈哈一笑:“别说得好像我在压榨你,你的时间是为了保卫人民群众而牺牲的。”

  唐煜伸手:“既然孩子结婚的事提上了日程,下次我们约个时间,我做东,研究一下聘礼的事。”

  厉元呈也不知哪里来的兴致:“你们再约介不介意带上我啊,我还没体会过这种嫁女儿研究彩礼的事呀。”

  唐煜明显意外:“当然可以,您若有空自然欢迎。”

  厉元呈笑着离开,厉滨盯着唐礼半晌才抬步回家。

  唐礼倒是大方的拉着明璇的手任由他看。

  唐煜正要上车的时候接到电话:“喂?”

  “嗯,我们很快就过来。”

  挂掉电话,他站在门口:“医院打来电话,说是找到了匹配的新骨髓。”

  几人听后皆一愣,这种事有多难端看这些年唐煜的作为便能看出。

  当初唐煜管理唐氏,肖萌发病,他一度抛下公司去照顾妻子,更强行并购一家医院,改造成唐氏自家医院,一方面控制消息,一方面默默找匹配的骨髓,历时两年才遇到明依月。

  十年如一日每月监测明璇血液,是明依月当初提出来的,怕得就是肖萌若突然发病,明璇身体状况不佳或体内有任何疾病不能及时发现,从而导致肖萌无法顺利接受骨髓移植。

  肖萌痊愈的这二十年,除了明璇,唐煜依旧没有停止找匹配的骨髓,哪怕肖萌不想再做手术,他也觉得有备无患才好,只是从未有消息。

  林卫晏送走唐家人,想了想,打了个电话给邢绅,之后才离开去开会。

  明璇跟着唐家人去了医院,她的手臂需要换药,她也想听听新消息,毕竟这种小概率事件真的不容易。

  唐煜挽着肖萌的手进入医院,退休被召回的金医生迎了出来,陆优跟在一旁,金老是血液病的权威,也是陆优的老师,陆优自然跟着。

  打了招呼,金老开口:“这个骨髓捐献者是刚刚才找到的……前几天流动献血车开到大学门口,几个大学生献血,护士照例问了他们有没有意愿捐献骨髓,如果有就会拿着血液去做配型,这个学生同意了,检测报告今早出来我们分析后才通知了你们。”

  唐煜了解后只带着肖萌进了办公室,一个眼神,金老就把陆优也赶了出来,明璇抬首张望:“为什么不能听?”

  这种事大家一起也能多研究研究不是?她想到另一种可能,心头颤了颤:“肖姨不会……”

  这种想法说出口她捂住了嘴,在她二十年的生命中,除了母亲离世,她还没有经历过其他亲近人的死别,如果肖姨真的离开,她想她可能无法一下子接受。

  二十年的感情不是骗人的,她怎么能看着肖姨就这么离开,不管肖姨想不想做手术,她一定会说服她的!

  陆优带她去换药:“恢复得可以,两天后来拆线。”

  明璇点头:“周二下午我没课,到时候过来。”

  唐礼看着她的伤口:“下次别再逞强,刚刚倒水用力疼了吧?”

  明璇放下袖子:“没事,一下而已。”

  陆优放下手中器材:“哎呦,别在这虐单身狗了,还是个暗恋失败的单身狗。”

  明璇笑意盈盈,她认识陆优也有许多年,每次陆优话也不是很多,她发现他的心思也就是最近,是朋友她就不能害他,早些告诉他自己的想法才是最正确的。

  看现在的陆优似乎稍微放下了,明璇心里也很高兴。

  唐礼哼笑:“你还用虐?”

  不是向来自己找虐?

  三人聊着天等唐煜两人,陆优随便说着话:“那个骨髓匹配的人还是你们中大的哦。”

  明璇‘啊?’了一声:“这么巧?”

  陆优点头:“是啊,采血车都是固定时间去一些大学门口的,新人都是采血带回去化验有没有疾病才会接到电话,第二次去献血。”

  “这个学生签订了骨髓捐献意向书,他的血液会被多化验几项,如果有真正匹配的骨髓,然后会通知他,询问他是否还愿意捐赠,如果愿意,还要到医院来进行各项检测。”

  这么繁琐的过程,如果有人想蒙混过关是非常难的,确定两个人配型成功照例是不允许透露对方名字的,但这医院都是唐家的,唐家又怎么会不去查。

  周二,明璇手臂拆线,从陆优那里她得到消息,那个骨髓配型匹配者,是她的室友,张雯。

  “唐叔提出见面,她拒绝了。”

  “拒绝了?”明璇意外。

  “今天她来签骨髓捐献同意书。”

  若是有人知道傍上的是唐家,往上贴还来不及,拒绝?张雯的思想觉悟已经升华到这么高的程度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