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暖风吹散他的冬

030聘礼

暖风吹散他的冬 月太太 2449 2019-12-06 13:37:25

  唐礼今日忙并没有陪着明璇,小吴哥等在一旁,贴心提醒她:“刚刚我看到你那个室友也在医院,要不要我过去看看。”

  明璇摇头:“碰面就打个招呼吧,碰不到就算了。”

  小吴哥点头。

  在明璇看来张雯并不是野心极大的人,平日碰面她们也不过尔尔,她不像李菲菲,将所有的讨好和欲望都放在表面,也不像田晓薇,唯唯诺诺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张雯总是平平淡淡的样子,有挑衅就回两句,不会主动找事,对如同唐家这样级别的,也不过于谄媚讨好。

  从这点上看,就宿舍这四个人来讲,明璇还是觉得张雯这种性格好一点。

  明璇直至离开也没碰到张雯。

  又是周末,唐煜早早联系了林卫晏敲定周日下午到大院附近的一家酒楼,研究聘礼结婚事宜,合年庚,看八字这些都省了,直接研究礼单。

  林卫晏和厉家三口低调出行,但那些隐在周围的保镖还是让明璇头疼了一把。

  唐煜怕厉家人出行不便,特意选了离大院稍近的酒楼,没包场怕引起不必要的误会,只是加了人手保证安全,厉家出行,林卫晏这边也安排了人手,厉家负责安保的大哥接了这次特殊的任务有点兴奋。

  三方安保人员挤在一家酒楼里,恐怕飞来一只苍蝇都要经过三道安检,上菜的服务生直接换了自己人,进门都要打个暗号,最后三方安保负责人碰头统一了暗号才让这场聚会如常进行下去。

  明璇坐在椅子里看唐煜掏出的一摞文件,连带一打聘礼清单,咋舌,这是取媳妇还是嫁儿子?唐礼这么没销量?怕给少了退婚?

  厉夫人倒是有点社会经验,出门时厉元呈曾提点过她,今天她是要将明璇作为亲女儿的,嫁女儿要讨价还价的要彩礼,不能一口夸大,也不能要得太少,你来我往,之后嫁妆也要与这个聘礼大约对等,所以她需要拿捏这个尺寸,而这些事林卫晏这样的大男人不好开口,这也是厉元呈考虑跟来的原因。

  厉家身份特殊,不然他真的会张榜公布收了明璇做干女儿,培养人才顺理成章。

  不过他们能来,不管说没说,明璇的身份在无形中被拉高一大截,双方心知肚明就好。

  唐礼转了一圈给大家倒茶,明璇没拦着,这种时候姑爷倒茶更能体现唐家的教养。

  唐煜将要转到明璇名下的楼盘,股票,投资,等等都讲了一遍,肖萌将礼单里的首饰,物品也说了一遍,厉夫人果然是见过世面的,她轻轻捏着礼单:“恕我直言,唐家如此重视小璇我们很高兴,只是你看,老林的身份在这里,如果这礼进了林家恐怕要有人参上老林一本了。”

  这点唐煜是想到过,所以精简了一些,剩下这些是他觉得精简不掉的,肖萌也同样。

  “这些都是我们挑选过后才定下的,如果再精简怕是要没有了,唐家家业在这,长子嫡孙的婚礼我们也不能办的太简单,我们也希望在可以的范围内最大程度给小璇保障。”

  厉夫人有些为难,说出心中真正想法:“关键是你这样,小璇的嫁妆就不好备了,老林一辈子有多少家当,虽然厉家也会准备,但恐怕拿多拿少都会被人诟病。”

  “爸妈。”唐礼开口。

  “这些你们先收回去吧,把我们定的首饰留几件就行,我给明璇准备好聘礼了。”

  说完他从随身的包里拿出文件递过去,唐煜和林卫晏看过后嘴角勾起,带着赞许。

  传到厉夫人那里:“这是……唐氏的股份?你这样送给小璇与那些地产股票无异啊。”

  唐礼道:“厉伯母,看日期。”

  厉夫人翻到最后一页:“两年前?那时小璇才18吧?那时你就准备了?”

  唐礼笑笑:“这个股份原意并非是为了娶明璇做聘礼用的,那时为了弥补几年前犯下的错,明璇18岁生日,本想送她,但一直没送出去,今日正好拿来做聘礼,她18岁的生日礼物还有其它的东西,回头我会给她。”

  厉夫人放下心,这确实是好聘礼:“那好,这样人家也不会揪着说林家嫁女收好处了。”

  厉滨看着唐礼,这人做事还真是滴水不漏呢。

  这件事基本定下,情人节领证,婚礼放在六月,明璇放假,刚好可以出去蜜月行,中间几个月可以不紧不慢的筹备起来。

  饭间肖萌给林卫晏说了不少明依月和明璇的事,林卫晏听得异常认真,唐煜与厉元呈也聊了不少对商场与政治的见解。

  一场饭吃下来,亲近不少,国人对这种饭桌文化还是比较接受的,无论男女老少,身份高低,只要有事几顿饭就能解决不少。

  大家握着手向外走,明璇走在后面,一行人在走廊里还聊着,后面有人叫明璇,所有人都回头。

  张雯和一个妇女还有一个痞气的男生站在一起。

  明璇想,这是真巧?她打招呼:“张雯?”

  这个名字对明璇这边的人来说不陌生,刚刚他们还讨论过这件事,这边都是人精,现在看来张雯像是有些刻意了。

  唐煜和厉元呈还有林卫晏走在前面,肖萌与厉夫人走在中间,厉滨与他们在最后,张雯站在后面自然看不到前面到底是谁。

  看到唐礼,张雯倒是没有慌张:“我和我妈还有我表哥一起吃饭,你这是?”

  明璇回道:“一家人吃个饭。”

  张雯点头:“对了,你的伤还好吧?真的挺抱歉的。”

  “好多了,没事的。”

  唐礼看向那个有些痞气的男生,那男生也不怕被看见,还向前站了站。

  “唐总啊,好久不见。”

  “也没多久,半个多月而已。”

  卢吉安咬着牙签:“唐总好记性哈。”

  “你父亲和你妹妹都在牢里,你倒是忘了。”

  卢吉安毫不在意:“多谢唐总提醒了。”

  说完他大跨步越过众人,附近的保镖都做出防备姿态,卢吉安不削的看了看离开。

  张雯也对明璇说了再见,才离开。

  全程没有对唐家人表现出任何兴趣,像是第一次见时一样,不带任何意味的普通问好。

  肖萌问唐礼:“这痞里痞气的人是谁?”

  唐礼回答:“卢庆利的儿子卢吉安。”

  明璇想到唐诺给她的资料,卢吉安是卢庆利与前妻所生,卢吉安母亲去世早,没两年卢庆利就娶了卢馨逸的母亲生下卢馨逸。

  只是没想到卢吉安与张雯有关系。

  唐煜的眼神跨过几人看唐礼:“那女孩和他那个危险的表哥,要好好查查了。”

  唐礼点头。

  原本以为是唐家的事,结果肖萌一句话将林卫晏也扯了进来:“那个卢庆利,以前想要谋杀依月的。”

  林卫晏睁大了眼睛,这二十几年中有许多事他是不知道的,加之唐家在中间遮挡,更是让林卫晏一知半解。

  唐家对明依月的保护很全面,这让明依月安全却也将林卫晏阻挡在外。

  “卢庆利现在还在牢里?”林卫晏倒是想见见这人。

  唐煜开口:“当年我把他送进牢里,杀人未遂,判了八年。”

  厉元呈听到这里,开口道:“算是重判了。”

  他提点林卫晏不要做什么出格的事,人一旦站在一定高度,所有的目光就会紧盯着你。

  林卫晏站直:“是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