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暖风吹散他的冬

035抓包

暖风吹散他的冬 月太太 2307 2019-12-11 08:55:49

  唐礼也是这样吗?明璇没见过,他们在一起不过两个多月,从某种意义上讲,之前那二十年唐礼离她很远,她没机会见到另一面的唐礼,或者说那个不一样的唐礼。

  她再无心思看书,打算回老宅,没有叫小吴哥来接,自己出了门。

  她原本也没外出计划,所以身边没有保镖,将自己裹得厚实,在这样的冬日里看着都很暖和,白色羽绒服与白雪映在一起。

  打车直奔老宅,车子停在小区门口,门卫见到她笑着拜年打招呼,明璇步行进去,傍晚的老宅静悄悄的,冬日的暮色带着橘光,斜照进西侧厨房的玻璃内,她用钥匙开了门,发现门没锁。

  她的第一反应不是家里遭了贼而是唐礼在家,看向楼上,没有声音,直接到三楼唐礼房间,除了唐礼的外套羽绒服斜斜扔在床上,空无一人。

  明璇退出来,又到书房,依旧没人,她下楼想回自己房间,楼梯走了一半,迎面看到张雯从她房间出来,她凝眉:“你……怎么从我房间出来?”

  张雯眼神躲闪,后面又跟出来一人,明璇这次更疑惑:“唐礼?”

  唐礼眼中带着些许欲念,那眼神明璇在他曾吻她时才见到过,转瞬即逝,可依旧刺痛她的心,唐礼嘴边的口红印记明显,她有些僵直的站在楼梯中间,不知该上还是该下。

  张雯有些欲盖弥彰的跑开,明璇失焦,她感觉泪有些翻滚,怕自己只要一开口泪水就会奔涌而出,唐礼显然没想到她会这个时间回家,直至明璇离开也没说一句话,只是看着明璇的背影,好像丧失了语言功能。

  明璇只听见自己踩在雪上“咯吱咯吱”的声音,没有唐礼的解释,她落在围巾上的泪变成冰,只能带给她无尽寒意。

  她走了很久,久到天完全黑下来,邢绅找到她,身体早已冰冷僵硬,她却不自知。

  邢绅看她的状态将保温杯递给她:“暖暖身子?”

  明璇看着车外灯火通明,火红的灯笼那样喜庆,她轻飘飘的问邢绅:“你跟在我爸爸身边多久了?”

  邢绅如实回答:“八年,林部长在地方时我就跟在他身边。”

  “有女人向他示好吗?”

  邢绅稍作思考:“有。”

  “那他怎么拒绝的?”

  “林部长并非一力拒绝,一些有用的或许也会和颜悦色的打交道。”

  明璇很久没有再问,过了一会儿她才再次开口:“前面那个便利店帮我停一下,我想买点东西,不用跟来,我很快就出来。”

  邢绅停车,看着明璇走进便利店,五分钟过去,明璇没有出来,十分钟,已经是邢绅等待的极限,他意识到情况不妙迅速下车,便利店里除了售货员哪还有一个人影?

  他抓住售货员问:“刚刚进来穿白色衣服的女孩子去哪了?”

  售货员指着另一侧的门:“那边,早走了。”

  邢绅追过去,除了眼前灯火通明的闹市,哪还有那个穿着白衣的人,原来他们进的是后门,这里才是前门,他迅速拨出号码,讲了事情经过。

  明璇对这里还算熟悉,她高中母校旁的一条夜市,不长的路贩售的东西应有尽有,她无心流连,拐着各种近路到达她想去的地方。

  逼仄的小宾馆,连身份证都不用就能入住,这里是家长陪读时租住最多的地方,离学校近,价格便宜,虽然条件不是那么好,但对于家住偏远的学生家长来说已经很不错了,她并非想逃,只是想一个人静一静罢了。

  小宾馆隔音效果一般,但也不至于吵闹,最近放假,基本人去楼空,她站在窗边没有任何困意,浩瀚无垠的雪又下起来,映着路灯晶莹闪亮,飘飘洒洒刺痛她的眼,泪无息滑落,她用手去擦,越擦越多,视线也越来越模糊,她蹲下抱紧自己,忽然觉得这一世太不值得。

  冷,到刺骨,痛,到颤抖,悲,到极致。

  这一夜她就蜷缩在地上半梦半醒,睁眼便是泪水,闭眼脑海里全是唐礼那带着口红的嘴角,似乎那抹红在嘲笑她的天真与幼稚。

  她从未看懂唐礼,哪怕一瞬,她也只能看到他所呈现给她的意义,她怪自己愚笨,分明无法走进他的内心,又何必为了那点微热拼了命靠近呢?

  张雯能懂吗?或许吧,今日看张雯打扮的姿态,唐礼是不会将张雯错当成她的,可能唐礼本身就喜欢张雯这样的姑娘,不打扮的时候存在感低,打扮起来妖艳动人,对于骨髓移植也是一样,她明璇也不是唯一。

  明璇想,自己要不要也改变,去迎合,她成日把自己包裹得像个蚕蛹,哪里看得出半点风情,连小吴哥不是都说她太冷清么?唐礼是不是喜欢主动奔放的,对于她这种半温不火的性情是不是早就厌烦了,时至今日,若不是她突然回家撞破,可能唐礼还会装一装,如今撞破,是装也装不下去了。

  想到这件事,又联想另一件,那个她住了二十年的家,现在也不能称为家了,只是不能称为自己家了,那是唐礼与别人的家,她绞尽脑汁的想,那个家里还有什么是属于自己的,衣服书本吗?都是唐家的钱买的,那一屋子的糖果?她未曾尝过,或许早变了味道。

  凌晨,她终于不再流泪,想放空大脑却做不到,哪里能那么容易忘记,她的执拗她自己了解,连她爸爸都要逢场作戏的去放任别的女人亲近,遑论唐礼。

  她一下子释怀了。

  林卫晏找到明璇的时候明璇正在小宾馆里睡觉,开了门,明璇有些困倦的朝他笑,林卫晏见她红肿的眼抱着她:“你让我担心死了。”

  “抱歉爸爸,我没事。”她闷闷的声音从林卫晏的臂弯里传出来。

  林卫晏带着疑问:“怎么一个人跑掉了?”

  “只是想一个人静静。”

  林卫晏放开她:“回家吧。”

  她笑,“好。”

  ‘家’这样的字眼真是让她的心滴血,唐礼常说‘回家吧’,可她却无法住进他的心里,那才是她想要的‘家’,如今除了将这些想法埋于记忆,藏于心底她还有什么办法。

  车上,她微笑安排一应事情,开车的依旧是邢绅。

  “爸爸,帮我办转学吧,我想去进修,年后再看看人文课程,好吗?”她一直在笑。

  林卫晏点头:“只要你想,爸爸会给你办好。”

  明璇靠着爸爸:“不通过唐家能办吗?”

  “可以。”

  “我的户口厉滨哥已经转好了吧?”

  “嗯,前几天就办好了。”

  “那好,趁着放假我想去妈妈的老家转转。”

  林卫晏摩挲她冰冷的手:“好,我安排一下,下午我们就走。”

  明璇这一路都在微笑,不似曾经那般冷清,这让林卫晏不安,拉起她手时从衣袖边漏出的手臂划痕让林卫晏慌神,他又迅速镇定下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