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暖风吹散他的冬

014监控

暖风吹散他的冬 月太太 2427 2019-11-20 16:06:56

  唐礼听到唐诺的话,一颗心沉下来,对于优盘里的内容他猜出了大概。

  监控亮起,不是很清晰,毕竟许久未用,灯光幽微暗哑,监控在牢房外,一个人拖着昏迷的明璇进入牢房,看身形像是个女人,明璇腿很长,个子在女生中算是高的,这个女人似乎只比她略矮,女人把明璇拖进去,明璇的手机从兜里掉出来,女人捡起手机,没有按亮,大概是坏掉了,所以她扔在地上,女人出去后监控里完全黑下来。

  明璇一直没醒,唐诺伸手调进度:“她昏迷了将近六个小时。”

  监控里亮起微光,应该是天亮了,明璇才醒来,到门前喊了一会儿,看了一眼手表,她的手表有日期显示,她又回到角落坐着,拿起已经坏掉的手机蜷缩在角落。

  看得出她怕极了,以至于在角落坐了许久也没动过,然后她似乎有些要睡过去,从另一侧伸出一只高压水枪,明璇还没有意识到,下一秒,汹涌的水从喷头中喷薄而出,明璇一下子被冲堵在角落,她不断扭动,全身上下没有不被冲刷的地方,可以看出高压水枪的力量,因为明显能看到她的衣服都变了形,人也极力蜷缩着。

  高压水枪持续冲刷着明璇一分多钟才停止,外面的人像是发现什么跑了出去,明璇大口喘气,监控很模糊,但唐礼已经能看到明璇那张小脸上痛苦的表情,扎得他心骤然疼起来。

  唐诺攥拳,接着调进度,明璇又昏睡了两个小时,她坐了一会,脸色惨白,然后蓄力自救。

  全程冷静,没有哭闹,这份心境怕是一个大男人也未必能有。

  唐诺再看一次还是觉得心里堵得慌,回去还需要找人出气。

  唐礼脸色阴骛,时隔一个多月还是觉得明璇身上在痛,对于绑架明璇的人他有了个大概。

  他拿起车钥匙对姚陌道:“唐氏年会提前三天,找个借口让卢馨逸来。”

  又抬头对唐诺道:“查查卢馨逸的底。”

  唐诺勾唇:“还用你说?这个卢馨逸就是我说有意思的地方。”

  唐礼已经开始收拾桌上的文件,姚陌想,最近他要忙死了,老板又要早回家?

  唐诺继续说:“卢馨逸是卢吉安同父异母的妹妹,其中一波查明璇的就是卢吉安,我放了些无关紧要的资料出去,那边已经没动作了。”

  唐礼停下手中动作:“怎么,还想给他爸报仇?”

  唐诺拿起优盘揣在兜里:“想找唐家麻烦那他真是找死。”

  姚陌看着离开的两个人,虽然自己跟在唐礼身边才三年,但唐家人的团结是他从未见过的,唐家老一辈虽然大都作古,唯留一个四爷爷也不管事了,可唐家人就像坚不可破的围墙,只要是自家的事,需要三缄其口,那是打死也不会说的。

  想在唐家找到突破口很难,唐家的男人们大多长情,像是血液里就流淌着长情的因子一般,一个比一个更甚。

  唐家一屋子男人,几乎没有女孩子,远房隔着好几辈才有两个女儿,这两个还离得远,所以即使明璇不是唐家人,但一直是个特别的存在。

  天越来越冷,这半个月又下了两场雪,路上到处皑皑一片。

  明璇下课,没想到来接她的是唐礼,坐上车,唐礼抱她,她懵了半刻:“你干嘛?”

  唐礼抱了她许久才放开,鼻子在她长发里拱了拱:“想你了。”

  明璇厌恶的躲开:“不是早上才分开,你怎么像猪一样?”

  唐礼朝她笑:“是啊,猪猪拱白菜……”

  明璇红脸,然后又被唐礼在脸上乱亲一通,她躲也躲不开。

  回到家,唐礼拉着她到楼上,这一个多月明璇抗议要回自己房间睡,都被唐礼否决,理由花样百出,好在明璇能自己洗澡的时候唐礼已经不强求了,而且睡觉时也只是抱着,这让明璇放下心没有大闹起来。

  不知道唐礼今天又抽什么风,把她带回房间吻到她快缺氧,还拉她的衣,美其名曰要查看伤势,她都好了多久了,还查什么!

  她身上淤青早就没有了,这个月二十号唐礼还免去了陆优的抽血化验,她现在健康得很好么。

  明璇被压在疮上,连外套羽绒服都没脱,她只觉得身上一凉,想缩起来,却被钳制,她扭动几下又像是被灌了迷药一般,身体痒痒得瘫软下来,空气静止,旖旎的味道弥漫。

  她尽力咬着牙关不让自己发出声音,唐礼却像是永远亲不够一样继续撩拨她,她嘴角飘出几个字:“唐礼,别。”

  唐礼像是顿悟般停下,然后趴在她身上,在她耳边喘粗气:“对不起,太想要你了。”

  明璇冷静下来,然后安慰般的抱紧唐礼:“等我……准备好……”

  唐礼眼中再次燃起火,明璇大力推开他起身跑走,唐礼过了一会才从楼上下来吃饭。

  后天是圣诞节,明璇决定给唐礼个礼物。

  这种节日校园里到处充斥着恋爱的酸腐味道,不少单身男女鄙夷,还有许多趁着节日表白的,有了男女朋友的也要彻夜狂欢,好似所有事情都不需要再思考。

  平安夜下午没课,明璇上午也任性地旷课偷偷跑到学校后面的一个瓷艺室,学习了整整一天,直到日暮才做出了两只不是很圆的小碗,她知道唐礼派了人保护她,但她今天的行踪不能被唐礼知道。

  她早已和跟着她的保镖打好招呼,保镖自然替她瞒着唐礼,他们都懂。

  新做好的瓷碗需要一夜才能成型,她打算明天拿了再送给唐礼,刚刚好是圣诞节,她出了瓷艺室,陆优的车就停在旁边。

  她自然要过去打招呼,陆优示意她上车,外面冷,她坐进车里,哈着气。

  陆优笑:“这人被恋爱滋养就是不一样。”

  明璇低头红了脸,她比之前爱笑多了,明显这一个月唐礼对她的照顾颇见成效。

  明璇抬头:“你来有事吗?”

  陆优从车后座拿出一串包好的药:“这是我家老头的秘方,调理身体的,你拿回去泡水喝,不苦。”

  明璇接过药,也不扭捏推诿,她信陆优:“好,谢谢。”

  “嗯,你……算了,走吧。”陆优欲言又止。

  明璇也不追问,她向来好奇心不重,对方不想说,她也不勉强。

  “再见。”

  拎着药,她从学校穿回正门,已经告诉小吴哥晚些来接她,中午她打过电话给唐礼,说下午要整理资料,晚些回家。

  保镖们嘴很严,连带她见过陆优的事也没说。

  她进了家门,唐礼看着她手里的一串药沉着脸,保镖们将人送到就已经离开,明璇见气氛不对,问唐礼:“怎么了?”

  唐礼低沉的嗓音传来:“今天是平安夜。”

  “嗯。”

  唐礼紧绷的下颚带着嘲笑:“呵,我还以为你和陆优会在外面过夜!”

  明璇倏然抬头:“你说什么?”

  “上午逃课,下午没课说要整理资料,原来就是去和陆优约会?”唐礼站起来居高临下看着她,一个小时之前他得到她逃课撒谎的消息,派人去查才知道她正和陆优在一起,好,很好。

  最近是对她太过纵容,才让她越来越大胆了。

  明璇笑笑,什么也没说,转身向楼上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