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暖风吹散他的冬

037生病

暖风吹散他的冬 月太太 2605 2019-12-13 07:56:16

  两日后,邢绅趁着明璇到厉滨那边借书职业迅速的将隐形摄像头装进了她的房间。

  明璇回到房间,没有发现任何异样,工作中的林卫晏开了小差点开手机,按照邢绅教的打开了明璇的监控,监控中明璇打开书坐在桌前,微光照进窗,明璇低头看书,一小时后,林卫晏再次看明璇,她依旧是那个姿势,他认真看着,似乎明璇一直保持那个姿势连书都未翻过一页,这让林卫晏心中警铃大震。

  邢绅接到林卫晏的信息:“明璇在房间一动不动许久,你去叫她吃点水果。”

  邢绅起身到厨房拿出一只苹果,削皮切开,端着小盘到明璇门前,“扣扣”,很快门打开,明璇看到他手中的盘子笑笑:“谢谢,正想吃些水果呢。”

  邢绅递过果盘:“劳逸结合才最有效率。”

  他自然还是得到一个亲切礼貌的微笑。

  明璇关起门,站在门口靠着们许久,然后她坐在床边开始吃苹果,一口接一口,嘴中的还未嚼完就又添进去新的,鼓鼓的脸颊上下动着,邢绅点开监控看了看,给林卫晏回信息。

  “部长,还是找个心理医生吧。”

  林卫晏真正伤脑筋的并不是心理医生,而是明璇的状态。

  明璇将盘子放在一边,顺手拿起手机,她从不玩什么游戏,也不关心网上的八卦,可她拉开推送,一条消息还是刺痛她的眼。

  ‘唐氏总裁或娶真金大小姐’

  这个大小姐是谁?明璇伸手点开,‘唐氏总裁即将完婚,对方是与其母亲配型成功的平民女孩,如今此女被证实为国内最大酒庄老板千金。’

  下面的评论大多是祝福,也有疑问,更有爆料。

  “那之前那个未婚妻呢?”

  “谁知道,杂草就是杂草,比不得人家真金大小姐。”

  “你们是没看到唐家那一屋子的红酒,他俩早就有猫腻。”

  “这个前未婚妻也是低调能忍啊,到现在也不发声,是被钱摆平了?”

  明璇看着,眼里波澜不惊,她放下手机端起盘子下楼。

  空盘子在水池里被洗干净,明璇擦了手对邢绅道:“邢绅哥,你不必每天守着我,大院这么安全,你还是跟着我爸爸吧,这样我在家也安心些,开学前我哪里都不去,有需要我告诉你你帮我带回来可以吗?”

  邢绅不敢答应:“那我要问一下林部长。”

  “嗯,好。”

  明璇施施然回了楼上,邢绅立刻打给林卫晏,得到林卫晏首肯才离开。

  夜里,明璇早早熄灯,林卫晏不好打扰她,她缩在床角,在黑暗中抱着自己,手不自觉地抓着手臂,摄像链接的两部手机都没有打开,没人看到黑暗中明璇那血淋淋的双臂,她没有痛感似的,直到意识到双手湿润才拿纸胡乱擦了擦,她打开窗,想让风吹干手臂上的血,冷风灌进房间,她穿着单薄睡裙,显得十分诡异。

  她却一点不觉得冷,手臂上的血液渐渐凝固,她使劲用手指去擦,没擦掉,跑到洗手间,让水冲刷,黑暗中白皙的手臂渐渐露出,上面的抓痕狰狞。

  第二日林卫晏一早做好早餐,可等了许久明璇也没有下楼,他只好去叫,敲门许久也没有声音,从门上透出的冷意让林卫晏顿觉不好。

  他找到备用钥匙打开门,整个房间如同冰窖,窗开着,明璇昏在床边身体冰凉,床上星星点点的血渍,吓坏了林卫晏,他马上打电话叫人。

  邢绅还是头一次见到林卫晏如此慌乱,出门时连拖鞋都没换,身形踉跄,他只能拎着林卫晏的鞋跟到医院,明璇手臂触目惊心的抓痕赤裸裸的瘫在他们面前,高烧,神志不清。

  还有最重要的,明璇,怀孕了。

  林卫晏嘱咐医生安全用药,又打到唐氏医院调取明璇的记录,唐氏医院给明璇建立的档案全面细致,林卫晏要,陆优不能说不,他追问原因,林卫晏没好气的吼他:“给不给!不给我直接让人去抢!”

  看着病房里气息微弱的明璇,林卫晏红了眼眶,这个孩子要还是不要,他顾虑太多,或许这个孩子的配型与肖萌一致呢,那明璇就不用再去抽骨髓,也能还上唐家这些年的恩情,可弊端在于这样明璇与唐家这一生都会有扯不断的关系。

  利弊摆在眼前,林卫晏纠结许久,心里打定一个主意,VIP病房寂静异常,然后是电梯门口嘈杂起来,邢绅立刻去看,只带着一个人回到病房门前。

  唐礼捏着厚厚的档案袋伸到林卫晏面前:“林伯伯,我把你要的档案带来了。”

  林卫晏眼都没抬,示意邢绅拿走交给医生,然后才缓缓对唐礼道:“送到了,你可以走了。”

  唐礼没动:“我想看看她。”

  林卫晏嗤笑:“五分钟,看完就走。”

  唐礼站在玻璃外,不大的病房,明璇安静躺着,呼吸面罩扣在脸上,她安静极了,呼吸清浅,连被子都没起伏,露在外面正在吊水的手臂上触目惊心的痕迹让唐礼的手紧了又紧。

  许久,他的声音才吐出来:“她受伤了?”上次他就发现她手臂的痕迹,只是他不敢问。

  林卫晏睨了他一眼:“这点身体上的伤算什么……”

  更大的是她心中的伤!

  现在的唐礼对明璇来说就是一把剜心的匕首!

  “行了,你可以走了。”林卫晏开口逐客。

  唐礼不想离开:“林伯伯,把她转到唐氏医院吧,那里的条件最好,医生也了解她的身体状况。”

  林卫晏丝毫不松口:“不必。”

  这边正僵持不下,里面明璇突然动起来,她睁眼,抬手是吊水的手臂,她拉下呼吸面罩拽掉针头,像是无意识的动作,然后翻身下床,险些站不稳,唐礼已经开门进去,林卫晏也迅速进门,她堪堪稳住听见门口动静,光着脚虚弱的立在墙壁边向墙角靠过去,她脸色惨白的对着冲进来的人,声音沙哑低弱:“别……别过来。”

  门口的人顿住脚步,林卫晏走到唐礼前面:“小璇,是爸爸,爸爸来扶你回床上休息。”

  明璇像是霎时恢复记忆,嘴角咧出一个苍白的微笑:“爸爸,不用了。”

  林卫晏不敢过去,怕激起她过激的动作。

  明璇却自顾自地说道:“我好像已经死了,这还是在梦里吧?”

  林卫晏不敢回答是与不是,他不确定哪种答案对明璇有好处,她刚醒,意识可能有些混乱。

  没有得到回答,明璇继续说着:“我刚刚见到天堂,我不知道那是不是天堂,但很美,遍地鲜花,空气都香甜,可现在却没有了。”

  她抬眼看到唐礼:“那里不该有唐礼哥。”

  然后她又觉得说得不妥,悻悻笑着:“不是说唐礼哥不能去天堂,是你不会和我在一处,我死后怎么还能看到你呢。”

  然后她才观察周围,眼神渐渐清晰起来:“哦,我没死,这是医院,但那里真美,我想去那里,想一直在那里……”

  她没发觉她手上已经攥着器材架上的一瓶药,病房里没什么的利器,她也不知道自己想要做什么。

  林卫晏怕她伤害自己,开口:“小璇,爸爸在这,别怕,爸爸会保护你,还有爸爸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肚子里有小宝宝了。”

  林卫晏原本不想让唐礼知道,他的打算是让明璇生下孩子,脐带血配型成功就送到唐家,隐藏来源和孩子,自己辞职带着明璇回老家去,他们爷孙三人一起生活何乐不为?

  可现在的情况恐怕只有告诉明璇才能让明璇放下戒备。

  这句话让明璇柔软下来,唐礼眼中瞬间明亮,他看到明璇伸手摸着自己的小腹,那里还平坦如初,她慢慢卸下所有防备喃喃:“孩子?孩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