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暖风吹散他的冬

043前任

暖风吹散他的冬 月太太 2305 2019-12-19 06:16:48

  还有两日开学,明璇已经整理好东西,翌日,唐礼竟然提出带她逛街。

  上次逛街还是去准备年货还带着林彩一起,这次只有他们两个人要买什么?

  “随便逛逛,有喜欢的就买不好吗?”唐礼给她整理别在衣服里的长发。

  车子很快驶进商场的停车场,唐礼总是有些引人注目,还有小姑娘上来问他加微信的,唐礼都黑着脸把人吓走了。

  明璇漫无目的的走着,昨天她爸爸刚送了她几套衣服,她也不想买新的,首饰这种东西她很少带,一是价格太高,二是她不太习惯,戒指都是最近才开始带的,化妆品之类的更不用了,她不化妆。

  唐礼看她半天不买东西,带她直接进店,选了衣服让她去试,刚刚开春,店里已经上夏装了,唐礼索性选了好几套,明璇看着价格咋舌:“昨天我爸已经买了好几套,今天就不买了吧?”

  “那是爸买的,这个是我买的。”唐礼推她进试衣间。

  她更意外:“你出钱?”

  跟着的服务员看她一脸惊讶,唐礼的形象已经演变出好几个版本,奈何人帅又贵气,她们也不敢多说。

  唐礼无奈,他是有多抠门,从不给老婆买衣服?不过想想,确实没买过。

  试了几套,唐礼也不让她再去试,让人打包直接送回家,又带她去买鞋,选的全是平底鞋,唐礼还贴心的亲自蹲下帮她试鞋,店员羡慕极了,一个劲的夸她有个好老公,明璇自然高兴。

  正试着,店里走进一个美女,身材高挑,身形窈窕,棕色的长卷发披在肩上,处处透着干练,见到唐礼先是一愣,然后开口:“唐礼?”

  唐礼闻声抬头,对方笑得眉眼弯弯:“真是你啊,我还以为看错了。”

  唐礼此时手上还拿着一只鞋,半蹲在地上,明璇也看着来人,带着询问的目光,唐礼并没有什么表情,对方也很规矩的站着,等唐礼开口。

  “大学同学。”

  明璇听着,这算是给她解释了。

  对方很大方的样子让明璇也没什么好质疑的,她穿着新鞋起身,对唐礼道:“碰到了就打个招呼吧。”

  唐礼已经晾着人家半天了,大家都有些尴尬,听到这话,对方还是微笑。

  唐礼开口:“嗯,带老婆来逛街。”

  “也不介绍一下,你结婚了怎么大家都不知道?”

  “还没办婚礼,这是我老婆,明璇。”转头:“我同学,余攸。”

  余攸哈哈笑着:“怎么不说是前女友,哈哈哈……”

  明璇也笑笑,看着余攸的样子并不像故意或是挑拨,她大方得体,也不与唐礼过于亲近,说自己是前女友时完全没有任何遮掩。

  唐礼看向明璇,他并不想曝光这层关系,怕明璇误会,她现在最是敏感。

  明璇倒是没觉得有什么:“你好,前女友。”

  对方熟络的伸手:“哈哈,你好,别介意,我这人就这样哈。”

  “没事。”

  打了招呼,余攸便离开了,走前还不忘给明璇报备:“我们只是谈过那么一周恋爱,连手都没拉过哈,回去不要和唐礼生气呀。”

  明璇摇头:“不会。”

  唐礼带着明璇继续逛,明璇似乎丝毫没受到这个前女友的影响,唐礼思考要不要全盘托出,明璇倒是给他一记定心丸:“放心,我没什么,谁还没个前女友,前男友什么的。”

  唐礼脸色难看:“前男友?”

  明璇拿起柜台上的包:“晚结婚两年或许我会有吧。”

  唐礼醋意顿生,立刻黏着她:“我不许。”

  明璇嗤笑:“不是已经结婚了。”

  买了许多东西回家,明璇也一样如小女生似的翻看战利品,购物能使人愉悦,即使中间有前女友出现,明璇依旧很高兴。

  唐礼看她的样子,虽然嘴上没说,但不知道是不是他心理作祟,总觉得明璇好像不一样,他索性交代事实。

  “我跟余攸确实谈过恋爱。”

  明璇剪开衣服上的吊牌,回答得有些漫不经心:“嗯,不是已经说了?”

  “我觉得有必要好好说一说。”

  “那你说,我听着呢。”

  “那时候上学,觉得她挺有意思,所以在一起了。”

  “……为什么分手呢?”有意思,这三个字从唐礼嘴里说出来还真意外,这个评价不低。

  “我觉得她太吵,她嫌我太闷,所以分手了。”

  明璇哦了一声,将衣服放回袋子打算回房间。

  唐礼摸不着头脑,哦一声是什么意思,他挺抓瞎的。

  张雯最近很低调的窝在家里,早已没人守着她的挖新闻了,卢庆利被放出来她妈被骚扰了很多次,最后都是卢吉安过来摆平的。

  她也不敢过多出行,这个年自然过得不好,卢庆利开始整日赖在酒庄门口,后来到家门口堵着她们,目的只是要钱,这次刘玛丽坚持没拿钱出来,卢庆利一直没有过激的行为所以报警也无济于事。

  卢庆利在牢里这几年愈发骇人,看人的时候带着阴骛的眼神,他恨唐家恨明依月恨刘玛丽也恨所有人,但当他出狱的时候,所有东西都物是人非了,明依月已死,他老婆也死了,他女儿消失,刘玛丽成为有钱人,只有唐家让他依旧遥不可及,包括他儿子在内所有人都弃他而去,他只能咬死刘玛丽。

  张雯一开门,又看到卢庆利蹲在门口,迅速拉上门:“妈!他又在外面!我今天开学,一会迟到了!”

  刘玛丽也无计可施:“你从后窗跳出去吧。”

  张雯跺脚,她气得要死,此生,她只想摆脱这可恶的人。

  她需要搬回唐家,起码她能够得到唐家的保护,如今唐礼那边算是行不通了,她不知道唐家现在是什么状况,也不知道明璇是什么状况,她只知道唐礼很生气,但一直也没找过她麻烦不是,她只要咬着能够给肖萌捐骨髓,其它事情总会有转圜的余地。

  张雯上午课还没结束就从后门溜出教室,跑到明璇教室外等,明璇看到她骤起眉头,理也不想理她,任谁也不会轻易原谅一个主动勾引别人未婚夫的女生,还主动亲上去,这得多不要脸,跟她说话,明璇觉得恶心。

  张雯伸手拦住她:“明璇。”

  明璇斜眼,转头从另一边离开,张雯还想跟上,却被明璇身旁的大兴拦住,张雯隔着大兴喊她:“明璇!事关唐家,听我说完你再走!”

  听到唐家,明璇停下脚步,转头:“就在这说。”

  张雯左右看了一眼:“这人挺多,到楼下路边吧。”

  明璇跟她到路边,大兴也寸步不离,大兴虽然年龄大些,但好歹看着年轻,混在一群学生中也看不太清,他属于那种大众脸,存在感很低,明璇时常会忽略大兴跟着的事,张雯也没强求他离开。

  “说吧。”明璇不太想和她说话。

  “卢庆利你知道吧?”张雯倒是不拐弯抹角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