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暖风吹散他的冬

045戒指

暖风吹散他的冬 月太太 2218 2019-12-21 06:13:49

  唐礼不置可否:“今天有什么事没?”

  大兴汇报了一下张雯还有余攸,其它也没什么了,另两个跟着的人也过来道:“那个张雯我们看到她用手机拍了太太的照片,过去让她删除,她倒是当着我们的面删了。”

  大兴啊了一声:“还有这种事?”

  “嗯,我们在后面看得清楚。”一个保镖道。

  “删了,坏了,我觉得她拍照片肯定有用,当你们面删了,保不齐她发到别的地方去了,现在软件发送快得很。”大兴十分敏锐。

  唐礼凝眉,拿起电话:“查查张雯手机里今天发送的消息。”

  另一边姚陌又苦逼的开始加班……

  唐礼不要这种不确定,他需要掌控一切,知道一切消息,如此才能有备无患。

  明璇洗好手出来,已经做好接受问责的准备,大兴抱着那盆只剩一半的麻辣香锅去了小饭厅,唐礼点着桌面:“坐。”

  明璇悻悻坐下:“我……今天又碰到你前女友了,她竟然是我新学科的老师。”

  唐礼心中暗想,小姑娘学会先发制人了?

  “哦?”

  “你不想说点什么?”

  “这和你吃东西有什么关系?”

  “心情不好,就想吃东西!”唐礼不好骗,她只能找点借口。

  想不到唐礼果然有点愧疚的样子:“下次不能吃这么多了。”

  明璇逃过一劫的感觉。

  她近来被一个问题困扰着,如何瞒着唐礼买到一只适合他手围的戒指,想了两日她也没找到一个好方法,为什么唐礼就能做出适合她的戒指?

  周四下午没课,明璇终于绞尽脑汁想了个好办法,唐礼在公司,明璇将屋子里的男人们都召集到一起:“我有个小事,请各位帮忙……”

  大兴眼皮直跳,觉得不是什么好事。

  “这个事不能让唐礼知道……”

  六个男人面面相觑,太太这是要干嘛?

  “有了上次碗的事,我劝你别搞花样。”大兴直言。

  明璇很少傲娇,但她这次还是傲娇的撇了撇头:“这次我不会亲自出手。”

  小吴哥吸了下鼻子:“我想请假,最近感冒,别传染你。”

  明璇拍了下桌子:“别想逃!你感冒早好了别以为我不知道!”

  她神神秘秘道:“不是什么难事,我只是打算给唐礼订制一枚戒指,不知道尺寸……惊喜,你们懂吧?不能让他知道的那种……”

  保镖小程无奈摇头:“这个我们也没办法啊。”

  “不不……你们一定有办法,谁能神不知鬼不觉搞定我放他一个月假,带薪的!”

  小程几个人双眼冒光,不是他们有多累,谁不想带薪休息啊!

  “怎么样?有没有点跃跃欲试的感觉?同志们,冲吧!”

  小程问:“我们要是不能成功呢?”

  明璇手刀落下:“不成功便成仁!最重要的一点要记住,不能被发现……”

  小程捂了捂脖子,要死了。

  由于她怀孕,肖萌将婚礼日期提前,唐家人也忙起来,这次结婚不是小事,她想低调办了就好,但唐家人都不同意,她不好反对。

  戒指的事提上日程,明璇满脑子只想这一件事,唐礼自己设计,她也要自己设计一个,要用心。

  她不能在家弄,只好上课偷偷画上两笔,几节课下来她也画了个大概,人文课,余攸将人性丑恶讲得慷慨激昂,看到明璇趴在桌子上认真写着什么,挪到她身边才发现她在画设计图,大兴用手肘拐了她一下,她收起图,嘿嘿笑着。

  下课后,余攸嘲笑她:“想学唐礼哈?”

  明璇红了脸:“其实我是想给他个惊喜,只是没那个设计细胞。”

  余攸拍拍她:“加油,你行的!”

  明璇要送唐礼戒指的消息也不知怎么不胫而走,无论谁看到她都要问一句,‘戒指准备好了吗?’

  唐煜问她的时候她立刻捂住了他的嘴:“嘘……”

  唐煜眼神示意她拿开手:“还瞒着呢?”

  明璇嘿嘿笑了笑:“唐叔……你看哈,我好不容易弄个礼物能不能给他个惊喜就看这次了。”

  唐煜向后一靠:“叫爸爸。”

  “爸爸。”明璇恭顺。

  唐煜颇受用,唐礼正下楼,听到明璇这声爸爸皱起眉:“你们在干嘛?”

  明璇怕唐煜说漏嘴,打岔:“我们说拍婚纱照要趁早呢,不然我肚子大了不好看。”

  唐礼嗯了一声:“不是订好周末去了?”他伸手刮了一下明璇的鼻子:“这个时候冷不能拍室外,你也不适合坐飞机出国,先在室内拍一套,等你生了以后我们出国去拍。”

  “好,听你的。”明璇自然答应。

  一星期后明璇终于拿到了唐礼的戒码,她托唐煜找了一家制作首饰的手工作坊,把图交过去还很忐忑,她觉得自己的设计就是小儿科,在这些专做设计的人眼里可能都不屑一顾,可她已经尽了全力。

  手工师傅看着她的设计问了几句,她一一讲解,师傅让她三日后来取。

  坐上唐煜的车她才如释重负,搞了半个月终于落定这件事,她心情畅快。

  唐煜却泼下一盆冷水:“你为了搞到那小子的戒码,下了挺大的功夫啊。”

  明璇缩缩脖子,这个戒码搞得十分不易,也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整个保镖队伍开始比腕力,搞着搞着就搞到唐礼那去了,唐礼一连掰倒几个保镖,然后他们不信,说是要量唐礼手围,连同手指头都一根一根量过,说唐礼是完美比列才赢了他们,也不知这种胡话会不会骗过唐礼,不过一帮男人闹着哈哈把唐礼的戒码给她搞到了手。

  她自然兑现承诺,叫了好几声爸爸,让唐煜搞定了给那几个保镖带薪休假的事。

  肖萌也帮她打掩护,说让唐煜带着明璇去取婚礼首饰,到时候还要试一下,肖萌最近忙着订场地搞礼服很多琐碎的事。

  唐礼自然没有怀疑什么,一切顺理成章。

  三天后,放学,明璇打算去取戒指,出校门的时候遇到余攸,余攸听闻她要去取戒指,兴奋的想去看看,小吴哥载着她们去了手工作坊,拿到戒指明璇十分开心,看着自己的设计被具体化,她觉得这真是一个令人愉悦的工作,那种成就感是无法比拟的。

  她献宝似的给车里的几个人看,他们自然夸赞了一番,明璇拿着戒指怎么看怎么喜欢,自己设计的嘛。

  “今天唐礼有应酬,我高兴,请你们吃饭,去小麦乡。”明璇头一次高兴得就快手舞足蹈了。

  多年来她清冷得很,那是因为她并没有找到真正让她开怀高兴的事,绝大多数事在她眼中不过尔尔,并不能激起她太大的兴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