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暖风吹散他的冬

046车祸

暖风吹散他的冬 月太太 2460 2019-12-22 07:25:29

  大兴坐在副驾驶提醒她:“不能点辣菜。”

  明璇努嘴:“不点就不点。”

  余攸也跟着道:“小麦乡不就做川菜最有名吗?不点辣菜没什么吃的呦。”

  大兴回头看了眼明璇:“你问她。”

  明璇将手放在只有一点点的肚子上:“我怀孕了,快三个月了嘛。”

  余攸有点惊喜的样子:“呀!小刻板唐礼?”然后她又觉得自己说错话,捂住嘴。

  明璇哈哈笑着:“唐礼很刻板吗?”

  余攸狠狠点头道:“那绝对的,当初要不是他那副皮囊掩饰,我怎么会被骗!”

  明璇听得饶有意味,唐礼还真是有不为她知的一面,正想着,明璇只听见巨大的撞击声,然后是天旋地转,她失去了意识。

  小程和阿明跟在他们后面傻了眼,他们亲眼目睹车祸发生,一辆车极速从路口闯红灯直奔明璇他们的车而去,从右侧直撞车中部,速度极快,力量极大,惯性使车飞了出去,打了个转横在路中央,一切发生得太快,小吴哥多年司机从无事故,就连细小刮碰都没有,对方直奔他们而来,小吴哥也做出了紧急制动的措施。

  小程看到肇事车辆连牌照都没有,破破烂烂的跑掉了,他无法追,他需要赶快救车里的人。

  明璇的车子从右侧中部向里凹陷,右侧前后车门都已经打不开,左侧前后玻璃全是血,小程已经拨打急救电话,车里的人毫无反应,阿明拉开左侧车门,马路上的人开始围拢过来,有些男人帮忙将里面的人抬出来。

  唐礼已经收到车祸的消息,疯了一样赶往出事地,他收到的消息并不是小程给他的,而是他派去跟着卢庆利的人打来的,最近卢庆利并没有跟着明璇,也不知为什么反倒一直跟着余攸,他们看到卢庆利在废车场搞了辆破皮卡,追到大路,直接撞了车,看到卢庆利撞的车他们也傻了眼,来不及跟小程他们打招呼接着去追卢庆利,同时通知唐礼。

  唐礼听到后大脑是空白的,姚陌不敢让他开车,自己开车打给小程,小程报了地址,他们直接赶去医院。

  明璇记忆里总是在医院醒来,她不知是好是坏,唐礼守在她身边,这让她安心不少。

  唐礼一脸关切:“醒了?感觉怎么样?”

  “还好……他们呢?”明璇声音暗哑。

  唐礼握着她的手:“他们都没事……”

  明璇稍微放下心:“孩子……”

  “孩子也没事。”

  明璇想,大家都没事太好了。

  其实四个人,她是第一个醒来的,小吴哥被撞到头,大兴手臂和小腿骨折,受伤最严重的就是余攸,她整个人都趴在明璇身上,右脚指粉碎,侧腰被变形的车门划开一条口子,玻璃刺进她额头,救出来的时候整个人都是血,但她依旧是保护明璇的姿势。

  这世上或许每个人都会在苦痛中挣扎,但即使自己再怎么难过,也会有想要保护的人或事。

  明璇并非是余攸唯一的朋友,可她在听到明璇怀孕的时候却从心底为她高兴,抑或是为唐礼高兴,在时隔多年后,她依旧对唐礼带着真诚,连带也希望他能有一个好归宿,得到好结局。

  从他们进入医院开始,余攸就一直在接受抢救,伤到了肝脏,连陆优都被叫到了这里帮忙,明璇只是一点擦伤,她得知余攸的伤情更为担心。

  小吴哥的紧急制动避免了车子侧翻,如果车子翻了他们未必能活,如今他醒来只是有些脑震荡,大兴晚点也醒来,打着石膏坐在轮椅里气色还好。

  明璇守在余攸的手术室外很久,余攸是她的老师,更多的算是她的朋友,前女友这个字眼明璇从未放在心上。

  午夜十分,手术室的灯才熄灭,陆优出来:“手术算是顺利,不过她要转进重症室去,明天你才能看到了。”

  唐礼抱着明璇:“你看,我就说让你先回去休息吧?”

  明璇眼眶有些红,怀孕后她愈发多愁善感起来,余攸这样护着她,她怎能不感动,只是一直忍着没哭。

  “等等。”陆优叫住她,在口袋里摸了摸。

  “这个是你的吧?”明璇要给唐礼送礼物戒指的事全世界都知道了,陆优怎么可能不知道。

  明璇看着陆优手中的戒指:“这个怎么在你这?”

  “余攸一直抓在手里。”陆优解释道。

  明璇原本就浅的眼窝一下子泪水奔涌,空旷走廊里她趴在唐礼身上大哭,唐礼不知如何安慰,陆优还端着那只戒指。

  最后明璇只剩抽泣,拿起那枚戒指,郑重的,严肃的交到唐礼手中。

  “唐礼,这只戒指带着太多含义,请你一定要保存好。”

  唐礼看着那枚戒指,并不多奢华,设计也很简单低调,与他无名指吻合,他带起:“我一定不离身。”

  明璇松了一口气,本该是一份惊喜,现在却让人高兴不起来。

  一天的喧嚣在午夜十分平静下来,沙发上唐礼已经睡着,明璇看了看,大概唐礼今天也是累极了,她不太困,出了病房门,门口的两个保镖看她出来刚想说话,明璇比了个“嘘……,我去看看余攸。”

  一个保镖跟着她径直走到余攸病房外,重症监护室她原本进不去,但不知为何,门是开着的,值班的护士也不知去哪了。

  卢庆利肇事逃逸后,原本追着他的两个唐家保镖最后只追到了车,卢庆利失踪,唐家报了警,唐礼将保镖都调去找卢庆利,这个人眼下太危险,谁知道他还会做什么危险的事,这里不是唐家医院,唐礼不好把控,但余攸不能动,连同大兴小吴哥都住在这里,唐礼也只能暂时在这,过几天再将他们转回唐氏医院。

  明璇进入病房,只见一个人正在拔余攸的氧气,明璇尖叫:“你干嘛!”

  对方转头,阴骛的眼睛盯着明璇:“我认得你,你是她朋友。”

  明璇看到对方的脸,心都要提到嗓子眼,卢庆利!跟在后面的保镖并没有完全进入房间,只是听到里面的对话他心底有了数,默默退出去,立刻通知唐礼,唐礼很快赶到,医院附近的保镖集结,他们发现了被打昏在护士站里的值班护士,唐礼直接冲进了余攸的病房,明璇还在于卢庆利僵持。

  卢庆利与唐礼并不认识,唐家,他只认得唐煜的长相,唐礼护在明璇身前:“你要做什么?”

  卢庆利看起来有些疯狂:“做什么?六年前我没能杀掉她妈,今天我杀了她也一样!”

  说着他已经拔掉余攸的氧气管,余攸一动不动,卢庆利手里的尖刀对准余攸的喉咙,唐礼趁他拔氧气管分神,一脚踹了过去,伏在门口伺机而动的保镖一窝蜂冲了进去,跟卢庆利缠了几下便将人制服,前面的两个保镖还受了伤,卢庆利手里的戾器挥舞,却抵不过唐家保镖过硬的功夫。

  保镖架着卢庆利,几拳将人打得冒了鼻血,眼眶青紫,明璇迅速给余攸戴上氧气罩,发现余攸没什么事才起身走到卢庆利面前,隔着安全的距离,从刚刚卢庆利的话她判断出许多事,卢庆利怕是将余攸当做了她,所以他跟踪余攸,伺机想杀掉余攸。

  “卢庆利,你看清楚,我才是明璇,明依月的女儿,你要报仇尽可以来找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