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暖风吹散他的冬

047真相

暖风吹散他的冬 月太太 2050 2019-12-23 06:31:57

  他的人生已然如此,活或不活都差不多,没有钱他根本无法生存,儿子女儿都弃他而去,他也不想回到牢里,他心中仇恨正浓,杀了明依月的女儿,还能重创唐家,他就完成一桩心愿,死也能明目。

  他疯狂,不顾后果。

  明璇说完这句话,卢庆利明显愣了一下,可张雯发给他的明明是余攸的照片,他明白了什么,激动的骂道:“贱人!都是贱人!”

  唐礼一脚踹在他肚子上,对保镖道:“交给警察。”

  卢庆利没有报完仇,又被送回牢里,他被坑了,被张雯坑了。

  明璇站在余攸病房外,她想到卢庆利与张雯的关系,想到卢吉安,卢庆利再次杀人未遂,这未必能致他于死地,她忽然想明白一件事,这件事大概张雯不会给她答案,而还有一个人会回答她。

  将余攸几人转回唐氏医院,唐礼带明璇到看守所,卢馨逸一副自大的表情:“怎么?有事求我?”

  明璇看向她,又是一种心境,当初只觉得她悲哀,如今又有点同情她:“你只是想出去吗?”

  卢馨逸眼角上扬,与她父亲丧失理智疯狂报复时表情是那样相似:“只要我能出去,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可以告诉你。”

  对于自由的渴望让卢馨逸丧失一切底线。

  “我不想知道什么,只是来告诉你一件事。”明璇轻笑:“你父亲出狱不过一个月却又被抓了进去,估计这次要永远待在牢里了。”

  卢馨逸一脸难以置信:“不可能……”

  明璇轻蔑的看着她,这种表情她很少有,她向来宽于待人,从未如此。

  “有什么不可能,他的旧事被翻出来,自然有他受的。”

  卢馨逸猛然抬头:“你们……都知道了?”

  明璇在验证心里的想法:“何止我们都知道,所有人都知道了,包括……张雯。”

  卢馨逸说不出话,她全部的指望都在她父亲身上,隐忍多年只是想等卢庆利出狱,再利用卢庆利帮她扫平所有障碍,可现在一切都成为泡影。

  而那件事,张雯也知道了,现在她走出看守所,会遭遇什么都不好说。

  “其实当年去世的是张雯的母亲刘玛丽,现在活着的才是卢庆利的原配,刘珍娜。”

  看着卢馨逸咬紧的唇,明璇觉得自己的猜测对了,刘珍娜与刘玛丽原本就是双胞胎,这样两个人在外遇多年的卢庆利眼里根本分辨不出。

  当年刘珍娜心脏病发死亡,不是意外,是卢庆利所杀,真的刘珍娜顶替自己妹妹的名字活了下来,接济卢吉安多年,也是在养自己的儿子,张雯原本是不知道的,那时她还小,但后来她渐渐觉得她妈对卢吉安太好了,好得超过她这个亲生女儿百倍,她便有了怀疑。

  卢馨逸仰头笑了两声:“你们是怎么知道的?”

  “是你说的,我看你那么想出去,现在我就申请去将你的案子撤掉,如你所愿。”

  卢馨逸猛然摇头:“不,不,我不能出去,我要是出去张雯一定会找我,刘珍娜也会找我,还有卢吉安……不,我不出去,你要知道什么我全都说,现在这里最安全。”

  明璇微微勾唇:“那你说说,卢庆利是怎么杀掉刘玛丽的?”

  卢馨逸松了口气:“那时候我才五岁,我妈还没吸毒,我爸和她经常吵架……”

  夏日闷热的夜晚,卢庆利喝了酒回到家,卢馨逸自小就被她爸爸打,尤其是卢庆利喝了酒后,她躲在柜子里,她妈出门去打麻将,不知为什么刘珍娜和刘玛丽一起去了她家,卢庆利和她们在客厅大吵,刘珍娜跑走了,刘玛丽留下又踢又打,把卢庆利打烦了,卢庆利也不知道喝了多少酒,将刘玛丽一巴掌打倒,卢馨逸闷在柜子里怕得要死,热得几乎要断气,可她不敢出声,从柜子缝隙里偷偷看外面。

  卢庆利用沙发垫捂着刘玛丽的头,不一会刘玛丽不动了,卢庆利也睡死过去,卢馨逸跑到外面,她妈打了一夜麻将都没回来,她在房子后的角落睡了一夜,凌晨,只听到卢庆利喊着刘珍娜的名字,说他老婆心脏病发。

  卢庆利没有验尸,真正的刘珍娜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顶替了刘玛丽的身份。

  卢馨逸从不敢说这件事,如今说出来她如释重负,这段童年阴影使她更加想要去追她的光,以至于唐诺在进入部队后,卢馨逸常常到部队后墙去转转,只是想离唐诺更近些。

  卢庆利没想到,将他永远关进牢里的是他的亲生女儿,多年前的旧案被扒出,余生他都会在牢中渡过。

  张雯终于摆脱卢庆利的纠缠,她再次见到明璇已经是半个月后,暖春的微风吹着嫩草,明璇已经能明显看到怀孕的肚子,一切都是新生,张雯很高兴的样子:“这次还是要谢谢你。”

  明璇摇头:“你觉得这个结果对你来说真的是结束吗?”

  “不管怎样,现在我终于摆脱卢庆利这个永远的麻烦了不是吗?”

  “你不该拿别人的命博自己安稳。”明璇想起余攸还躺在病床上就难受得要命。

  张雯看向远处,波光粼粼的湖面刺得她眼睛生疼:“是吗?如果你是我,你会怎么办?”

  明璇没有回答,她也不知道会不会比张雯做得更过分,只是人生没有如果。

  “你是怎么做到让我的血变成你的血的?”明璇问了最后一个问题。

  张雯回忆般:“上次拿到你的血我就加了坑血凝剂,国外有一种仿真血管,仿真皮肤,我只需要在血管里装好血,贴在仿真皮肤下,再粘在手臂上,自然不会抽到我的血。”

  怪不得配型会相同,即使有陆优盯着她抽血她也有恃无恐。

  明璇转身:“如果不想唐家找你麻烦,就离得远远的吧。”

  张雯没有将明璇的照片发给卢庆利,其实是不想明璇出事,余攸受了这无妄之灾。

  明璇去医院看过余攸,余攸依旧昏迷着,她头部受伤,醒来之日遥遥无期,明璇不愿任何人因她而伤,她想,她欠余攸的情恐怕这辈子都还不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