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暖风吹散他的冬

048失明

暖风吹散他的冬 月太太 2175 2019-12-24 05:25:23

  唐礼抱着明璇站在窗边,月色清明,明璇将手放在微微凸起的肚子上,感受从那里传来的温暖,唐礼亦是,这生命让他们改变,使唐礼不再焦躁,使明璇不再柔弱。

  “经历了这么多之后,我只想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明璇低头,唯这一个愿望是从。

  唐礼亲吻她脸颊:“你的愿望就是我的愿望。”

  明璇手指摩挲唐礼手上的戒指:“现在我还希望余攸能快点醒来。”

  “她会醒的。”

  如唐礼所说,余攸在一周后转醒,朦胧的眼神没有聚焦,她失明了。

  明璇焦急询问医生,医生拿着脑部CT给她分析:“之前一直能看到脑部血块分散的阴影,不是很多,现在她醒了才能判断,这些血块压迫了她的视神经,导致她失明,后续需要清除这些小血块。”

  “什么时候能做这个手术?”

  医生:“现在她刚刚转醒,身体机能下降,等一段时间,她的身体恢复一些就可以做了。”

  这种事急不来,明璇悻悻点头,只能等。

  回到病房,明璇给余攸讲医生说的话,余攸开始有些接受不了,看不见的人,会在第一时间陷入恐慌,余攸也如此,巨大黑暗将她吞噬,她怕从此自己再也看不见。

  “我还能再看见吗?”她的手向前伸,想拉住什么让自己安心。

  明璇伸手握住她:“一定能的。”

  余攸点头,稍稍接受了这种境况:“唐礼在吗?”

  明璇回头看刚刚出了门的唐礼:“他去安排你后续治疗的事了。”

  余攸的心沉下来,她想听唐礼说话,这次事故后,她就迫切的想见唐礼,经历了生死,心境总归是不同的。

  “你们的婚礼办了吗?”她突然问道。

  明璇将她的手放好:“这次的事耽搁了一段时间,我肚子已经大起来,婚礼只能等到我生下孩子再办了。”

  余攸没有聚焦的眼盯着空旷的地方,抿唇:“哦。”

  唐礼很快回来:“那边已经安排好了,你不用担心手术的事,你昏迷期间你母亲来过,但她还有工作就先回去了,这边的看护24小时都在,你可以放心。”

  余攸听唐礼安排得妥当,心里自然是高兴的,她不知自己现在的表情,明璇能明显感受到余攸的担心和焦虑在唐礼回来后降低了不少,这种微妙的感觉让她不舒服,可她无法制止。

  躺在病床上受苦的人是为了保护她才如此的,她怎么能找她的麻烦,即使爱是自私的,她也不会让余攸难堪。

  唐礼从不会主动到医院去看余攸,只有明璇拉他去他才会去,其余都是明璇自己,她肚子越来越大,行动也不方便,在学校已经办理了休学手续,去看余攸的时间也少了,两个月后余攸已经开始准备脑部的手术,明璇坐在沙发里给余攸切水果。

  “你觉得我最近胖了没?”余攸坐在床边,眼前一片模糊。

  明璇停下手中的活:“好像有一点。”

  “唉,我每天除了吃就是睡,能不胖嘛,等我眼睛好了我一定要减肥!”余攸信誓旦旦。

  “减肥是我们女人终生是事业,到时候我们一起。”

  “那你该生啦,你有没有看看是男是女啊?”

  明璇笑了笑:“我觉得男女无所谓。”

  “自家医院在这,看看也没什么,到时候还能准备小衣服,还有,起名什么的也有个方向嘛。”余攸说起这些总是滔滔不绝。

  这点明璇倒是认同,早点准备总归有好处,双份呢。

  “那我回去跟唐礼说说。”

  听到唐礼的名字,余攸勾起嘴角:“最近唐礼很忙吗?”

  “还好吧,说是要把工作处理一下,下半年打算陪我待产。”

  余攸笑容僵在脸上,心中酸涩,她看不见明璇,不知明璇是不是一副自得的表情,她低头,不打算再讨论这个问题。

  明璇走后,余攸躺在床上,看不见的黑暗笼罩着她,她住在套间里,外间的看护刷着手机守着她。

  她回忆起唐礼,这是这两个月来她唯一的嗜好,在黑暗里回忆大学时光,回忆与唐礼的点滴。

  余攸出生在东部一个海滨城市,父母都是工薪阶层,她生活得虽然不那么富足,但也不缺衣少穿,她是独女,自然得到父母宠爱,父亲在她儿时因病过世,她已经养成直爽性格,后来她以吊车尾的分数靠近中理,全家都为她高兴,她风风火火去了学校。

  数一数二的高等学府,学习氛围十分浓郁,余攸自然也想努力博得一个好前程,然后她遇见了唐礼,她从未见过那样干净又利落的少年,带着逼人的贵气,好似与他说话都会玷污他,余攸小心翼翼的观察,如同所有情窦初开的少女一样,不敢逾越半分,生怕对方厌弃。

  唐礼样样出众,无论样貌,成绩,家世,都无可挑剔,追他的女孩子一大把,余攸从不觉得自己会被唐礼看上,她就像个路人。

  他们做了大半年同学,唐礼都未跟她说过半句话,暑假前一周,天气燥热难耐,学校新宿舍启用,余攸跟着大部队搬家,树上的知了响吱吱,余攸从旧宿舍搬完最后一箱子书,有些眩晕,然后她光荣的中暑了。

  同寝的室友叽叽喳喳的帮她扇风,她朦胧中觉得有人抱起她,等她醒来,已经躺在医务室里吹着空调,唐礼就坐在她身边,翻着医务室里的急救手册。

  她有些尴尬:“同学,谢谢你啊。”

  唐礼抬头:“你不知道我叫什么?”

  余攸感觉唐礼在杠她,她原本就直率:“那你知道我叫什么?”

  “余攸。”唐礼轻松说出她的名字。

  “唐……唐礼。”余攸败下阵。

  唐礼撇嘴:“是唐礼,不是唐唐礼,你可以叫我唐礼同学。”

  余攸‘噗嗤’一声笑了,自言自语:“还真是刻板。”

  唐礼原本想走,但听到她的话停下动作:“我还在这,能听见。”

  余攸不以为然:“那又怎样?”

  “你又不了解我,为什么要给我下定义?”唐礼十分不解。

  “了解你?你又不跟人说话怎么了解?估计你女朋友会了解你。”余攸跳下医务室那硬bangbang的床。

  “女朋友?”

  余攸扇了两下扇子:“对啊,女朋友对你下的定义应该比较全面。”

  “那你做我女朋友看看该怎么给我下定义。”唐礼好像还没搞懂为什么会有人说他刻板。

  余攸楞在当场,不过那之后她真的在名义上变成了唐礼的女朋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