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暖风吹散他的冬

050苦情

暖风吹散他的冬 月太太 2087 2019-12-26 06:11:44

  回到床前:“妈妈看了都要心疼死了,以后可怎么办呦。”

  余攸不明所以,谢丽芳平日也是说的算的主,虽然没那么跋扈,但骂起人来也是很厉害的。

  余攸努力想看清那个刚刚进来的人,精明如唐礼,怎么会听不出她母亲的意思,看不清唐礼的表情,她无法判断对方是喜是怒,但想想也知道,唐礼不会有什么好脸色。

  “我来看看余攸。”唐礼声音中没有任何起伏。

  余攸高兴地应了两声,谢丽芳苦着一张脸:“我们家小攸长这么大从没做过坏事,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好人怎么就没好报?”

  唐礼听着,没有开口,外面再次响起敲门声,唐礼去开门,明璇站在门口,看到唐礼也在,笑笑:“你来了啊。”

  唐礼立刻拉起她的手:“不是白天一直守在这,怎么又回来了?”

  明璇抬抬手中的晚餐:“阿姨没时间去买晚饭,我就送过来,反正我没什么事。”

  余攸躺在床上听着两人的对话,听声音都能想到两人的浓情蜜意,谢丽芳也竖耳听着,待两人对话结束,谢丽芳才再次给余攸喂了口粥。

  余攸早已食不知味,侧头道:“我吃饱了。”

  谢丽芳又开始:“你才吃了几口啊,你这样妈妈担心,你这以后可怎么办……”

  明璇心中不是滋味,若余攸的伤病对以后的生活毫无影响,那是最好不过,若有影响呢?

  人情债,最难还,她心中苦笑,她欠的人情债还少么,无论哪个她都还不上。

  在谢丽芳宣泄情绪之前,明璇开了口:“阿姨,无论以后怎么样,余攸的事就是我的事,您放心。”

  谢丽芳将信将疑:“阿姨不是逼你们照顾小攸一辈子,可这种事总要有个准备,万一小攸真的眼睛看不见,身体好不起来留下点后遗症,我这年龄也大了,孤儿寡母……”说着,谢丽芳声音哽咽起来。

  余攸皱眉:“妈,别说了,我自己也能照顾自己。”

  谢丽芳拍了她手臂一下:“你就逞能,我们做父母的没什么心愿,不就希望儿女后半辈子安稳生活吗?你要是一直这样,我就是死也走得也不放心!”

  “等余攸出院,我会安排她住进唐家公寓。”许久未开口的唐礼倒是张了嘴。

  “唐家公寓?她看不见,一个人住我不放心,除非她搬到你们唐家,否则哪里我都不放心!”谢丽芳直接了当。

  唐礼眯眼,他并非圣贤,也非先知,很多时候,处理男女之间的事只能靠躲,他自认为情商颇低,想起张雯的事情,他心有余悸。

  明璇见他脸色愈发深沉,紧握了一下唐礼的手开口道:“阿姨说得是,这事就这么定了,余攸出院就搬到唐家。”

  谢丽芳满意的点点头:“那我回去也能安心工作,我年龄也大了,不求孩子为我养老送终,只希望她能好好的……”

  余攸有些听不下去:“妈,别说了。”

  谢丽芳停下絮絮叨叨的话,明璇打了招呼拉着唐礼离开,她怕唐礼说什么不好的话让谢丽芳不高兴,她欠余攸一条命,怎么说也应该照顾好她。

  因为明璇日益见大的肚子,肖萌和唐煜早就搬回老宅住,明璇回到家,把余攸要搬来的消息告诉肖萌和唐煜。

  “爸妈,对不起,我私自做了决定。”

  肖萌拍拍她的手:“没事,这个家你说了算。”

  唐煜翻着晚报:“你不怕出个张雯第二?”

  明璇眉眼弯起来:“我信唐礼。”

  唐礼此时刚刚换好衣服下楼来,听到明璇的话心情大好,他这一路已经开始盘算如何避免和余攸有接触了,类似张雯的事他绝不可能出现第二次。

  肖萌打了个圆场:“这不我们也在家嘛,就算有个张雯第二我们也不怕。”

  自打怀孕在家后,明璇对肖萌的病情就关心起来:“妈,你最近是不是没按时去医院?”

  肖萌又听到这个头疼的话题,趁着今天都在,她怎么也要把事实说出来:“我没病,那是误诊!”

  唐煜拿着晚报的手一顿,没想到肖萌竟然说了出来,这样一来不仅唐礼会再次撂挑子不干,还会变本加厉,他讳莫如深的看了一眼唐礼,唐礼也看向他,父子二人有着同样的深意,然后唐礼开口:“我已经安排差不多了。”

  肖萌不明所以:“安排什么?唉,都怪当初那个感冒,反复好几天才搞得大家以为我的病又复发了。”

  “安排好下半年在家陪明璇待产。”

  肖萌知道她这一说让唐煜有些骑虎难下,可她实在编不下去了,明璇关心自己,总打算跟着她去医院做化疗,她怎么去?

  唐煜抖了抖手中的报纸:“搬回家办公也行。”

  “您想在家办公我不反对。”唐礼直接堵住了唐煜的话茬。

  明璇向肖萌那边靠了靠,怎么看这两个男人都像随时要掐起来的样子。

  肖萌拉起明璇:“小璇,走,咱俩看看昨天刚买的小衣服去。”

  看什么小衣服,那是昨天她俩一起买的,不过是找个借口遁走而已。

  两个男人坐在沙发两侧僵持着,也不知最后是谁先妥协了。

  医院,自打唐礼二人走后,谢丽芳又开始唠叨起余攸:“等你搬进唐家不要拘束,把自己当做唐家人,和家里佣人什么的都搞好关系,最后有用的。”

  余攸不耐烦:“哎呀妈,别说了,我以什么身份去人家家里。”

  谢丽芳沉下脸:“我这么拉下老脸为了谁?你这孩子怎么不知好歹!”

  她又开始哭哭啼啼:“我就想着你能找个好人家嫁了,你读了这么多年书年纪也大了,这个时候还不去争取争取,等我以后不在了你可怎么办……”

  余攸最受不了她妈这样,声音也柔和下来:“妈,好了,我去就是了。”

  谢丽芳立刻停止了哭声:“好好,你不用怕没有什么身份,就是救了他们唐家子孙这一条你就有资格住在唐家,那个明璇不是也没什么吗?还不是靠着年轻漂亮。”

  余攸想起看过明璇的资料,明璇好像没有父母。

  谢丽芳改不了的八卦本质:“她也没什么依靠,嫁进那样一个豪门也不能安稳多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