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暖风吹散他的冬

053背景

暖风吹散他的冬 月太太 2102 2019-12-29 06:42:41

  唐诺提着一堆婴儿用品和孕妇补品进了门,这次明璇倒是下了楼,左看右看:“几个月不见你怎么胖了?”

  唐诺将东西堆在一旁:“还不是林彩喂的,一天搞一堆花样让我尝,这一尝就吃多了。”

  “林彩怎么没来?”明璇几个月不见林彩,只通过电话联系,还挺想她的。

  “她今天排了夜班。”唐诺拍拍手,在沙发上坐得肆意。

  谢丽芳以为唐煜请的人到了,姗姗从房里出来,看见痞里痞气瘫在沙发里的人,白了一眼,心中腹诽,‘这明璇怎么什么人都往家里带,还是个没正形的男人,这唐礼也让?’。

  明璇倒是给他们介绍起来:“这是余攸和她母亲。”

  “这是唐诺,唐礼的堂弟。”明璇扒拉了一下瘫在沙发里的唐诺,也太没形象了。

  唐诺只摆了一下手:“听说了。”

  然后他连眼皮都没抬,直接闭目养神。

  谢丽芳再次碰壁,她只能忍下这口气,直至此时,她依旧将唐家不待见她们的原因归结于明璇,压根没想过本质。

  唐诺自打回来就听陆优说了情况,加之之前明璇与林彩通话时聊的,他也大概了解了情况。

  余攸看着沙发里的唐诺,觉得上天真是眷顾唐家人,怎么都生的那样好看。

  这边说着话,外面又停了辆车子,厉滨看门口,今天唐家还真是热闹。

  明璇看见厉滨进门,也是意外:“厉滨哥来了。”

  谢丽芳坐在沙发另一侧看门口,文质彬彬的厉滨自然不太吸引她,真正让她瞩目的是厉滨身后的人,林卫晏站在后面喊:“小璇。”

  明璇过去:“爸。”

  这一声喊得不大,谢丽芳离得远听不清,谢丽芳看着林卫晏眼熟又记不起来,她被唐煜唐诺的态度搞得接连丢了好几次脸,自然不会再凑上去,只是安静坐在一边,痞气的唐诺倒是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过去说了几句话,全程透着恭敬。

  谢丽芳心里耻笑唐诺,拜高踩低的样子真是讨厌,想到高她才渐渐记起电视里看过的脸,和眼前气场不同的人重叠起来,她‘呀’了一声,周围几人都看她,然后又当她不存在的样子转回去。

  余攸碰了她一下,低声:“妈,你干嘛?”

  谢丽芳捂着嘴,那不是……林部长?唐家跟高官的关系这么亲近,发展只会越来越好啊,她横下心,怎么都要跟唐家攀上关系。

  那边厉滨将明璇叫到一旁:“这母女俩是你同意搬进来的?”

  明璇点头:“是我同意余攸进来的,她现在眼睛不好,身体也没完全恢复,她母亲可能是怕她不适应才跟过来的。”

  厉滨意味深长地一笑:“唐叔都没弄走的人,能是什么善茬?今天你什么都不要说,不要管。”

  明璇欲言又止:“那余攸……”

  “我知道你的顾虑,不用担心。”

  饭菜上桌,明璇去叫谢丽芳和余攸吃饭的时候唐煜他们不知何时坐在了餐桌前,唯余唐礼身旁留了一个空位,长长的餐桌,饭菜只摆了一半,除了那一家人坐的位置,其他哪里都不合适坐。

  谢丽芳扫了一圈看准了唐礼身旁的空位,无声的推余攸过去坐,余攸也不是傻子,怎么看不出那位置是明璇的,她小声道:“妈,那是明璇的位置。”

  谢丽芳怎么会不知道,可她又怎么甘于让余攸坐在外侧,她的目的不就是要多亲近唐家,多让余攸亲近唐礼吗?

  空位另一边是林卫晏,他拍拍椅背:“小璇,过来坐啊,挺着肚子站那么久不累?”

  明璇挪了两步:“爸,这不是有客人在嘛。”

  谢丽芳听到那声“爸”愣了愣,林卫晏是她爸?

  林卫晏起身拉着明璇坐下:“一家人吃饭,哪有外人的位置?”

  明璇坐下,唐礼立刻靠过去,形成一个环抱的姿势,今天这顿饭吃得恐怕不会太顺利,不过用不着他开口,他只要保护好他老婆就好。

  谢丽芳今天已经折了几次面子,现在人都在,她更要找回面子:“这唐家就是这么待客的?我们小攸好歹也是救过你们唐家后代的人,就这样对待我们吗?”

  明璇刚要开口,就被唐礼喂了口牛肉。

  唐煜呵呵笑起来:“唐家怎么待客是我唐家的事。”

  唐诺一贯会火上浇油:“大伯,给人家介绍一下咱家人,认识一下,以后见了面也好……”

  谢丽芳一喜。

  “绕道走。”

  谢丽芳脸上顿时通红,余攸低头,她终于体会到唐家人的冷酷无情,她想拉她妈走,可谢丽芳铁了心,抱着‘不成功便成仁’的心态一动不动。

  一桌饭菜渐渐失了温度,明璇几次想开口,都被唐礼堵住了嘴。

  唐煜嗤笑:“不是说唐家需要有背景帮扶的儿媳妇吗?你说说你们家有什么背景。”

  谢丽芳清清嗓,刚刚明璇喊林卫晏爸,说不准是认的干爸,这种关系最脆弱,哪有血脉来得牢固。

  “我们小攸是大家闺秀,自己努力不靠家里,读了博士,在中大当老师,我们家祖上也是秀才出身,小攸他爸爸虽然过世得早,活着的时候也是老师,书香门第不比什么都强?知识不是钱能买到的。”

  桌上的人都沉默了,唐诺问道:“就这些,没啦?”

  谢丽芳白了他一眼:“这些?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更是多难才能达到的高度?”

  唐诺带着些可怜的眼神看她,井底之蛙不是随便编的故事:“还真是……挺不要脸的,我给你介绍一下在座我们家的人哦。”

  余攸的脸如同桌上那盘煮熟的虾子一样,她十分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先说说这里等级最低的我啊,我毕业于国大,现在的军衔不值一提哈。”

  唐礼倒是补了一句:“这次回来,不是升了职受了嘉奖?还没恭喜你。”

  唐诺哈哈两声:“我堂哥唐礼,中理硕士,海外名校深造博士,现任唐氏总裁。”

  “我大伯唐煜,华大优秀校友,海归硕士,我大伯母肖萌,跟我大伯也是校友,现任华大名誉校长。”

  “林卫晏,我林伯伯需要多介绍不?你应该知道吧?”

  “还有这位,明璇叫他哥,当然我也叫哥,厉滨哥,姓厉哈,就是你想的那个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