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暖风吹散他的冬

056满月

暖风吹散他的冬 月太太 2236 2020-01-01 07:21:20

  “你吃醋了?”

  唐礼低头看孩子:“有点。”

  明璇掩嘴:“我不是没看他吗?你醋什么。”

  门外被一群训练有素的保镖占领,他们的对话被打断,唐礼去看情况,门口,林卫晏站在厉元呈一家身侧,周围窃窃私语。

  “这不是厉元呈吗?”

  “这是出了什么事?林卫晏也来了。”

  “唐家从政了?”

  看到厉元呈将红包和礼物放在礼桌上,这些人再次咬耳。

  “唐家藏的也太深了,这种人物都给他们家送礼。”

  “唐家没人从政吧?”

  “好像有个小辈唐诺在部队?”

  所有人都窸窸窣窣,只有唐家人一直镇定如初,周围人不得不佩服,唐家人就是不一样。

  有人拿着手机想拍照,迅速被保镖制止,所有人都屏住呼吸似的。

  唐礼走到林卫晏面前叫了声爸,一群人更加不淡定了,唐礼又叫了声厉伯伯,厉元呈恭喜他喜得贵子。

  唐煜在里面和母亲张露琴聊天,并没有第一时间出来,陆优先来打了招呼:“厉伯伯,文伯母,林伯伯,你们也来了。”

  厉滨拍了一下陆优肩头:“怎么不叫哥。”

  陆优有些不情愿:“哥。”

  陆优父母也过来说话,大家才看清,这不是国医世家陆家人吗?

  陆优小厉滨两岁,儿时就跟着厉滨屁股后头喊厉滨哥,后来上学工作,基本不得见,陆家更是比唐家还低调的世家。

  姚陌在主持的台子上说了两句开场白,他尽量做到宠辱不惊,这是他第二次见到厉元呈了,想不到刚刚厉元呈还记得他的名字,让他安排一个简短的发言,他思量许久,还是将厉元呈的发言放在唐煜的后面。

  唐煜拿着话筒,整日带着凌厉的脸上也泛起柔和:“欢迎大家来参加这个满月宴,也感谢大家与我们一起分享这份喜悦,今天最该感谢的是我们家的功臣,明璇,她为唐家带来了新生与希望,其他的就不多说了,祝大家在这里渡过美好的一天!”

  姚陌接过话筒,请厉元呈讲两句。

  厉元呈很随意:“我知道,今天我到这里很多人都拘谨了也带着猜测,所以我让小姚给我安排了时间让我说两句,其实我们过来只是参加个满月宴而已,如同各位都是参加朋友家的满月宴一样,所以自然,老林是我的朋友,朋友的女儿生孩子的满月宴我们一家也来沾沾喜气,不必过多猜测,最后,希望大家尽兴。”

  下面掌声一片,明璇有种在参加表彰大会的错觉。

  厉元呈这几句话也让大家炸开了锅,这一行人都坐在长廊的椅子上,笑呵呵的聊天,明璇怎么会不知道厉元呈的用意,在这种公众场合承认自己的身份,以后也会为她消除不少误会和麻烦,这种公开场合厉元呈一家再次出现的可能性为零,再有半年换届选举,如今厉元呈也借着这次机会体现亲民,和善的形象,来参加宴会的人非富即贵,厉家撇清与唐家的关系,却带着扯不断的影响,作用是互相的。

  比特坐在一旁观察每一个人,和颜悦色的厉元呈,不苟言笑的林卫晏,冷漠雷厉的唐煜,每个人皆对明璇笑意盈盈。

  “两个孩子在外面待久了,该回去睡觉了。”明璇推着孩子回了房间。

  比特看着那抹白色身影消失,嘴角勾起,不知在想些什么。

  秋风乍起,落叶枯黄,一切都在更迭,似是永无尽头。

  满月宴过后唐家奶奶张露琴就没离开,两年前她二嫁的老伴翟启南过世,这次张露琴也不想再一个人回到国外去了,故土难离,越到老了,越是怀念从前的时光,这种感受在翟启南过世这里两年中愈发强烈起来。

  在唐家,一家人和乐,比特也渐渐融入这个家庭,可唐礼觉得这个人始终带着一层他人看不懂的面具,比特似乎对唐礼的这种怀疑丝毫不畏惧。

  再次跨年,林卫晏自然也成为唐家座上宾,男人们干活,女人们坐在一起八卦是唐家传统,唐珩和唐臻坐在护栏里来来回回的爬,咿咿呀呀的声音时不时传进一群女人中间。

  林彩第一次与这么一大家的人一起跨年,唐诺也去了厨房,林卫晏原本也想去,却被唐礼的二伯母拦下:“林部长不用去。”

  林卫晏回头看厨房里忙碌的一群男人:“为什么?”

  二伯母神秘兮兮的:“干活的都是有老婆的,没有老婆的自然不用干哈。”

  林卫晏这次坐实了沙发,不再去帮忙,明璇从护栏边看向她爸,这个老男人也活心了?有情况了?

  她手里摆弄着唐臻的玩具,如果她爸想再娶她是不反对的,毕竟这么多年过去,她也希望林卫晏有个幸福的晚年,有人陪伴在侧,始终比一个人走下去要来的更开心快乐。

  过了年,明璇端着电脑在网上浏览起相亲网站来,儿女操心单亲父母亲事的还真不少,林卫晏的身份在那,她不能挂在网上公开相亲,想要挑几个差不多的先见见面,可挑来挑去也没找到一个合适的。

  唐礼无声无息的出现在她身后:“干嘛呢?神神秘秘的。”

  “啊!吓我一跳。”明璇拍着小胸脯。

  “嘘~我在给我爸看看有没有合适的老伴。”

  唐礼挑眉:“你是太闲了吗?”

  明璇嘿嘿一笑:“我看他挺寂寞的。”

  唐礼的手抚上她的肩头,从后面抱着她:“我也挺寂寞的,有个女人太忙了,也不知道陪我……”

  明璇红了脸,她最受不了唐礼撒娇:“那……我陪陪你?”

  唐礼一脸坏笑,又得逞。

  年后,明璇恢复学业,一年时间物是人非,原来的同学已经升到三年级,她依旧念二年级,有时在学校碰到也会打招呼,她不再似从前一样冷漠,这一年多的变化真是大,选修的人文课依旧是余攸在上,这是明璇时隔半年后第一次见到余攸。

  她并非忘记余攸救过她的恩情,而是余攸似乎在躲着她,余攸停课许久,也是唐家出面向学校说明缘由,在她伤好后才回到教师岗位上,这一圈下来也让余攸明白不少道理。

  你付出多少得到多少都是成正比的,妄想那些不切实际的东西最后你会一无所有,她母亲的前车之鉴摆在那里,怨不得任何人,当初谢丽芳回到老家,跟工厂领导求了好久,可她的位置已经被人替换,怎么可能还给她留着,她失业,不止是失业,还有一年半退休,她这下没了着落。

  辛苦干了大半辈子,最后一无所有,好在,她还有一个女儿,不至于真的无所依靠,余攸只有更加努力。

月太太

2020元旦快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