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暖风吹散他的冬

057友谊

暖风吹散他的冬 月太太 2099 2020-01-02 07:22:29

  大兴依旧跟在明璇身边,侧头道:“干嘛非要选修这科?见面多尴尬。”

  明璇回道:“因为我不觉得尴尬啊。”

  大兴无奈:“是人家尴尬好吗?”

  这点明璇倒是没想到,余攸讲的课不再那样潇洒随意,一节课下来,明璇只觉得有些刻板了,好像每个字都是余攸斟酌再三才讲出来的,她回想之前种种,大概那日在唐家余攸真的自尊心严重受损,才会事事思虑,谨言慎行吧。

  想到这,明璇是觉得有些尴尬了,她该怎么面对余攸这个老师?

  下课,余攸低头快步走出教室,大兴提醒明璇:“如果你不想放弃这门课,还是找她说清楚比较好。”

  明璇考虑大兴的话,还是跟上余攸,喊住她:“余攸。”

  余攸停步,虽然事情已经过去半年,可那日在唐家时脸上火烧火燎的感觉她依然记得,见到明璇,眼睛都不知道要往哪放。

  “有事吗?”她还是努力让自己静下来。

  “嗯,一会没事吧?去坐坐?”明璇伸手指向路对面的奶茶店。

  两人坐下来,大兴坐在另一张桌子上点了一杯极甜的热可可,明璇开门见山:“其实我家人并非是高调炫耀的人,上次的事真的很过意不去。”

  余攸笑得有些苍白无力:“我知道,是我妈太跋扈,还总想着我能飞上枝头,可事实摆在眼前,我并非是那只凤凰。”

  “不管怎样,你还是我的老师和朋友。”明璇所要表达的意思只有这一句话。

  余攸搅着桌上的奶茶:“我是真的很羡慕你,能拥有他柔情的一面,我认识他的时候他就只会展现他沉稳刻板的一面,即使过了多年也从未给过我任何一点温情。”

  明璇静静听着,那是属于余攸的故事,她从不曾将余攸混淆进唐礼与自己的生活中,前女友,初恋,这样的身份让许多现任抓狂,可明璇却不会,她更同情在这段感情里被冷漠对待的那个人,譬如余攸。

  初恋,或甜或咸总要有一种滋味,幸运的,冲破重重阻碍携手走过一生,不幸的,半路夭折老死不相往来,无论哪种结果这中间都该有段时光是双方都烙印在心里的,可唐礼的个性,大概压根没把余攸当做恋爱的对象,遑论让他拿出一丝柔情,半分蜜意?在唐礼的概念里,这段恋爱之所以能够被称为恋爱,只是因为找不到更好的称谓来给它冠名而已。

  明璇的同情不是居高临下,而是感同身受,她见识过近二十年唐礼那冷静自持的样子,冷眼相对更是日日体会,她相信唐礼的记忆里绝对没有对这段恋爱的体会,试问哪个女孩子能允许自己的初恋就这样淡然结束。

  它本该美好又令人向往,如今却比水还淡,比风还轻,就连余攸回忆起来都索然无味。

  余攸曾想用华丽的词藻去修饰这段回忆,可绞尽脑汁也无法想象唐礼温情起来是怎么个样子,直至她见到唐礼面对明璇时那微扬的嘴角,她才恍然,原来他是那样柔软的一个人,这让她扎了心,也起了意,她带着三分自卑,三分不甘,更多的则是对明璇的轻蔑才造就了今日这种局面,怨不得别人。

  明璇见她眼角的一滴泪滑落,递过去一张纸巾:“我想我的身份实在不适合安慰你,你哭吧。”

  余攸“噗”得笑出了声:“作为朋友你不该陪我一起笑一起哭吗?”

  明璇呵呵笑起来:“我在陪你一起笑啊。”

  大兴在一旁发出啧啧的声音,余攸睨了他一眼:“一个大男人和热可可也真是……”

  大兴毫不在乎她的目光,将热可可清了杯,还满足的长叹一声,明璇倒是砸吧一下嘴:“好像很好喝?”

  三个人坐在一起,大兴又续了一杯,喝得津津有味。

  时光总会给人一些美好回忆,它简单却充实,让人开心又难忘。

  喝完热可可,余攸放下杯子:“男人结账。”

  大兴苦恼道:“我只是个打工的。”

  明璇已经起身:“工作时间吃东西,扣钱。”

  余攸摊手:“我要攒钱买房,手头紧着呢。”

  大兴特苦闷的结了账。

  走在路上,明璇问:“你刚刚说要买房?唐家公寓住着不好吗?”

  “好是挺好,只是你知道我妈啦,她失业,连退休金都申请不上,我让她来我这里了。”余攸看着前路,似乎望不到尽头。

  “那我让唐礼给你们换个大点的公寓好了,你何必着急自己买房。”

  余攸摇摇头:“给自己一点压力,才能成为前进的动力啊,我妈经过这次是事情也长了记性,现在在饭店帮厨,我去过几次,她谦虚多了。”

  明璇有些不忍,谢丽芳年纪摆在那,帮厨是个比较忙的工作,一天下来很累:“还是让伯母休息吧,你们别着急买房了。”

  “她自己也说要磨炼自己的性子,活了大半辈子都那么倨傲,现在才明白谦虚是多宝贵的品格,不用担心。”她们在小吴哥面前停下,余攸又道:“对了,一直没看到你那两个可爱的小宝宝,有时间我去看看行吗?”

  提起那两个小家伙明璇的笑漾开来:“当然,随时可以。”

  唐氏总裁室,唐礼坐在沙发里跟比特探讨新项目的合作方案。

  “你对国内的行情这么了解,下了不少功夫吧。”唐礼翻着企划。

  比特嘴角轻扬:“不多了解行情就没办法拿下这个项目不是吗?”

  唐礼点头,赞同他的观点:“这份企划做得也不错,你背后的团队也挺出色。”

  “团队?”比特带着戏谑的笑:“呵,多谢唐总夸奖。”

  唐礼看完企划,放在桌上:“那我们大体的方向就照这份企划做,细节问题我们再讨论,回头你可以找一个比较靠谱的人先到唐氏来常驻负责两方沟通,项目结束再撤出。”

  “好。”比特起身:“那我先走了。”

  唐礼也起身,叫住他:“最近你没去老宅,奶奶说想你了,有时间回去看看奶奶吧。”

  比特顿了顿:“嗯,知道了。”

  比特自从跟着张露琴回国之后,便每日忙个不停,新公司选址,装修,一应杂事比特都亲自到场,对张露琴这个奶奶自然见得少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