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暖风吹散他的冬

061婚礼

暖风吹散他的冬 月太太 2163 2020-01-06 07:15:28

  春暖花开,万物勃发,春风剪着新柳翠绿的叶子开始展现它的温柔,明璇跟唐礼拍了许多婚照,从内景到外景,还有抱着两个小家伙的全家福,这一家人其乐融融,就连林卫晏也被拉来拍了好多张,肖萌最近真是人逢喜事,虽然每天东奔西走挑选酒店,试糕点,定礼服,可她很开心,唐煜的心情也很舒畅,许多事都是他出面定下的,这让唐礼有些质疑。

  “老头子惯会搞那些华而不实的东西。”

  “别那么说,我看爸爸这个喜帖选得就不错。”几十种喜帖的样本摆在明璇面前,明璇头都要大了好不好,选择困难症是绝大多数女生的弊病。

  唐礼拿起喜帖,金红的封面,打开里面还有立体的小人,伴着音乐,整体来说唐礼觉得有点土气,明璇喜欢他也无话可说,毕竟时间紧,过程复杂,只是有新意的一点在于宾客可以扫码看到一段邀请的文字,因为喜帖上是空白的。

  “唔,这个伴手礼也好,我都想要了。”明璇打开伴手礼盒,女宾是清一色定制的项链外加口红,项链是纯金的糖果图案,并非是卡通的,小小一个看起来高端大气,口红也是定制的糖果形外壳,膏体雕着糖果和月亮的纹饰,看起来十分可爱,四支口红外壳是透明的,四种颜色,无论哪个女人,看见这些估计都要疯掉,可这些是非卖品。

  男士的伴手礼则是定制的手表外加两副袖扣,手表表盘颜色不一,袖扣却是与女士项链差不多的糖果图案。

  这些伴手礼上都有编号,唐家出品,精工细制,后来这些伴手礼被炒到了天价,可依旧无人出手,其实样式是去年肖萌就订好的,后来虽然没用上,但模具已经做出来,今年刚好节约了时间。

  唐家上下都热热闹闹喜庆非凡,明璇也找空余时间准备出国的事,婚礼过后没多久她就要去学习,这是不能耽搁的,学校里那些眼红嫉妒的在看到明璇的面试录像后也都渐渐销声匿迹,人与人的差距有时候一目了然,明璇从前成绩虽然拔尖但为人低调,任何事都不出头,没参加任何社团,虽然漂亮,但从不化妆,自然比那些浓妆艳抹的女生显得清淡多了,不突出也不特别引人注意。

  婚礼的一应细节被落实,明璇也请了三天假,学校怎敢不批,余攸作为唯一的伴娘比明璇还紧张,唐礼这边的伴郎是陆优,陆优依然是慵懒的姿态。

  时隔许久余攸再次见到陆优脸上依旧臊得慌,她都快抑郁了,她跟她母亲的荒唐事想想都让她郁闷,陆优却没提起那些事,这令她好受多了。

  婚礼当日,喜鹊吱吱喳喳在林家小院的枝头报喜,林卫晏十分高兴,扔了一大把小米犒劳这些喜鹊,现在就算是鸣礼炮都不足以表达他内心的喜悦,接亲前唐诺磨磨蹭蹭,唐礼催他快些,车队进大院门还要检查,怕误了吉时,唐诺开着车:“我结婚的时候,林阎王非说让林彩从林家小院出嫁,结果搞了十几个保镖拦门,我都有阴影了。”

  “那是你笨,一群特种兵不知道从窗子翻进去。”唐礼直接臭他。

  唐诺憋着嘴:“那可是林阎王,我们哪敢,还是你这半个儿子好使啊。”

  唐礼有些骄傲:“那是。”

  前一刻还在骄傲的人,下一刻有些偃旗息鼓,这次别说是窗了,就是大门都不好进,暖阳东升,喜鹊歌唱,处处散发着春日盛景,大红的喜字都贴到了厉家窗子上,别说厉家,大院的房子门前都布置了鲜花和喜字,许多人家都出来凑热闹,更有参加婚礼的诸多高官参观,保镖将整个院子都围了起来,厉元呈搬着板凳坐在路当中,背后是旭日金光,身上一片喜庆紫红,颇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这下唐礼也踟蹰不前了,唐诺好笑:“怎么样?上啊!”

  唐礼剜了他一眼:“你行你先上。”

  唐诺:“男人怎么能说自己不行!”他跑过去,一副狗腿样:“厉伯伯,有啥要求尽管提啊。”

  厉元呈一抖双手:“猜。”

  一个字,让唐诺摸不着头脑,他看向唐礼示意他不懂,唐礼思考片刻:“厉伯伯是让我猜明璇在哪个院?”

  厉元呈哈哈大笑:“一次机会,一个红包一个提示,乱猜错了可别后悔。”

  姚陌立马递给唐礼一打红包,唐礼迅速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如果厉元呈设局,不一定会在林家,如果林卫晏设局一定会在林家,他首先要确定谁出的主意。

  一封红包递过去:“厉伯伯,谁设的局?”

  厉元呈拍了拍红包:“厉滨。”

  这个答案跳出了唐礼的预想,他忙得把厉滨忘了,如果是厉滨,还真不好确定,他回头看陆优,这小子四五岁跟在厉滨屁股后头混了三四年,会不会了解一些秘辛?

  陆优明白唐礼的意思,他却摊摊手:“那时还小,厉滨哥什么癖好早忘了。”

  又一封红包递给厉元呈:“厉伯伯,早上吃饭了吗?”

  “吃了。”

  “跟我爸一起?”

  厉元呈眼神稍动:“没有。”

  “在林家!”唐礼迅速回头喊道。

  厉元呈坐在椅子上稳了稳:“你怎么知道?”

  唐礼咧嘴:“厉伯伯,猜啊。”

  那边唐家来接亲的众人已经向林家进发,攻势大涨,守在门口的保镖被人潮冲了个错不及防,已经堵不住门,唐诺率先跳过林家小院的矮墙在里面打开了门,上次他是新郎不好出手,这次一定要找回场子。

  一堆人冲进院子,摄像师拼命向前挤,厉滨不知何时站在了院子里,伸手:“红包。”

  唐礼将一打红包递过去,厉元呈在后面喊:“怎么给他是一打,给我就一个一个的!糊弄我老头子!”

  唐礼又拿了一打红包递给厉元呈,厉元呈才嘿嘿笑了笑:“去吧。”

  唐礼觉得这小一定不简单,果然,那边厉滨开口:“门我已经锁了,钥匙就在院子里,找到就进,找不到就回去,窗也不用想了,已锁死。”

  那边厉滨好整以暇,唐礼看向四周,院子不大,只有一些当季花草,还有许多结婚新摆的鲜花,刚才冲进来他注意到厉滨是从房后过来的,所以唐礼走到房后,干净整洁的小院根本看不出痕迹,陆优也在四下观察,绞尽脑汁想厉滨的习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