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暖风吹散他的冬

066厄运

暖风吹散他的冬 月太太 2096 2020-01-11 19:09:40

  警察根本不理会她,这一夜注定要待在这里,方美玲抵不住困意靠着她睡了过去,那边大兴时不时跟明璇说上两句话,明璇强打精神,因为那个xi毒的女人已经醒来,恶狠狠的盯了她一会,咒骂了两句,躺在唯一的长木椅上睡着了。

  外面的天色逐渐清明,牢房里面昏暗不辩,明璇已经不知坐了多久,大兴也眯了一会,他需要保持体力,接下来还不知道要应付什么事,他有预感,好像要出大事,方美玲醒来,发现身边的人滚烫,她立刻喊起来:“又烧起来了!明璇!明璇!”

  她拍着栏杆,大兴惊醒,瞬间恢复清晰的思维,他也跟着拍栏杆,两人扯着嗓子喊警察,牢中的几个人皆被惊醒,凌晨四点半,人处于最困顿的时间,警察打着哈过来看了一眼,爱理不理的样子,方美玲竭尽全力用她所会的单词解释着,警察看着手舞足蹈的人像是在看小丑,笑了两下就要走,方美玲大叫,吵得警察皱眉用警棍敲打牢门的钢筋,警察看了看转身去打电话,许久,明璇才被两个女警架走,方美玲着急想跟过去,却被狠狠推回牢里,大兴喊着:“让美玲一起去!”

  警察径直离开,方美玲无助地哭起来,大兴暴力地拿着栏杆发泄,这次身后两个人不敢上前了,他连自己的手什么时候破了都不知道,血顺着栏杆下落。

  他感到无措与无能,在唐家做保镖五年,虽然没有做到多高的位置,但他自认是尽职尽责的,跟在明璇身边一年,是他最卖力最开心的日子,他们不像是保镖与雇主,更多的时候是朋友,是家人,他从心底将明璇当做妹妹,他眼眶通红,无力地扶着栏杆。

  明璇被带到医院,医生给她注射了退烧针,她坚持不让自己睡过去,可扔敌不住药物的力量,她昏昏沉沉梦见许多人许多事。

  儿时母亲的怀抱,唐家人欢乐的笑脸,唐礼温暖的手掌,直至梦见她那两个可爱的孩子,似乎能扫清所有阴霾,连空气都是香甜的。

  比特一直坐在床边盯着她,看她在梦中时而皱眉时而微笑,她有一个不那么平坦却安稳的生活,她的家庭虽然不那样健全却充满能量,她可以生活得那样美好到底是谁给她铺平了道路?比特沉下心,眼神狠厉。

  明璇转醒已经是下午,她起身却被手腕的手铐所限制,提醒着昨夜他们所经历的事,她拽动两下无济于事,然后喊叫起来:“有没有人?来人啊!”

  医生走过来拉开挡在她床边的长帘,厉声提醒她:“不要叫!这里是医院!”

  明璇快速道:“我不是犯人!我要找我朋友!我要打电话!”

  医生刚要开口,却被人拍了拍肩头,回头看见来人识趣的离开,病房里只剩比特和明璇,明璇即使对比特有怀疑,眼下却不得不求助他:“你有没有去警局将大兴和方美玲放出来?那十万欧元是我公公给我傍身的,我们没有抢劫!”

  比特将食指放在嘴唇上,他有些殷红的唇咧开邪肆的笑容:“嘘,刚刚医生没告诉你这是医院吗?”

  明璇又舞动两下手,可手铐拷得结实,她如同待宰的羔羊,被摆放在砧板上,然后她瞬间明白一件事,又激动的叫起来:“是你!是你搞的鬼!”

  他就像来自地狱的恶魔,带着天使的伪装,这层伪装被一丝一丝剥下,露出狰狞脸庞,连同过程都残忍恶心,他丝毫不辩解,笑得更加猖狂:“你说对了,我还要告诉你一件事,你父亲现在被隔离审查,连同唐氏,唐礼,就连唐煜都无法出国来救你,不过我真的按你的请求通知他们你入狱了呢。”

  明璇吃惊的楞在那里,然后她爆发一连串质问:“都是你做的!只过了一天,怎么可能……我们与你无冤无仇,为什么!”

  任明璇如何思索也想不出答案,比特是何时跟唐家有牵扯的?为什么要拉她父亲一起下水?能在朝夕之间困住唐家人和她父亲说明比特筹谋许久,到底是什么原因?

  比特一副自得的模样,不说原因:“现在轮到你喽。”

  警察根本不理会她,这一夜注定要待在这里,方美玲抵不住困意靠着她睡了过去,那边大兴时不时跟明璇说上两句话,明璇强打精神,因为那个xi毒的女人已经醒来,恶狠狠的盯了她一会,咒骂了两句,躺在唯一的长木椅上睡着了。

  外面的天色逐渐清明,牢房里面昏暗不辩,明璇已经不知坐了多久,大兴也眯了一会,他需要保持体力,接下来还不知道要应付什么事,他有预感,好像要出大事,方美玲醒来,发现身边的人滚烫,她立刻喊起来:“又烧起来了!明璇!明璇!”

  她拍着栏杆,大兴惊醒,瞬间恢复清晰的思维,他也跟着拍栏杆,两人扯着嗓子喊警察,牢中的几个人皆被惊醒,凌晨四点半,人处于最困顿的时间,警察打着哈过来看了一眼,爱理不理的样子,方美玲竭尽全力用她所会的单词解释着,警察看着手舞足蹈的人像是在看小丑,笑了两下就要走,方美玲大叫,吵得警察皱眉用警棍敲打牢门的钢筋,警察看了看转身去打电话,许久,明璇才被两个女警架走,方美玲着急想跟过去,却被狠狠推回牢里,大兴喊着:“让美玲一起去!”

  警察径直离开,方美玲无助地哭起来,大兴暴力地拿着栏杆发泄,这次身后两个人不敢上前了,他连自己的手什么时候破了都不知道,血顺着栏杆下落。

  他感到无措与无能,在唐家做保镖五年,虽然没有做到多高的位置,但他自认是尽职尽责的,跟在明璇身边一年,是他最卖力最开心的日子,他们不像是保镖与雇主,更多的时候是朋友,是家人,他从心底将明璇当做妹妹,他眼眶通红,无力地扶着栏杆。

  ……

  PS:由于一直屏蔽,修改N次也不行,只能贴上之前的一点内容,其实这段还蛮重要的,但没办法啦,抱歉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