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全日制恋人

第2章 闹了一场大笑话

全日制恋人 子书简 2100 2019-11-18 13:38:00

  “季先生,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不满?”她的微笑僵在脸上。

  男人从杂志上抬头,淡漠地瞥着她:“并没有。”

  “那你为什么坐那么远?”

  “我认为我可能有点打扰你。”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

  男人收回视线,继续坐在那里看杂志。

  陆然嘴角抽了抽,尴尬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一下。这应该是她相亲对象中最人模狗样,却也是最奇葩的一个。

  “你有什么不满,你可以直说,这样是不是有点太不礼貌了?”性格一向直爽的她,有什么说什么。

  被相亲对象这样无视,她也是要面子的!

  就算长得帅,也不能这样吧?

  长得帅,了不起?

  男人沉默下去,不理她了。

  居然不理她了?

  “你这个人到底懂不懂礼貌?”她压着火,尽可能心平气和。

  男人抬起眼皮,冷冷地看着她,语气已经明显夹带着不悦,“你要点餐就点餐,不要防碍我。”

  “防碍你?”陆然差点炸了。

  有特么这么相亲的?

  “请不要大声喧哗。”男人说完,又低头看杂志。

  陆然正要发作,惊讶地发现男人正在看的是她写的美食专栏,微微愣了愣,心说他会不会是想加深一下对我的了解,所以……

  想多了想多了。这男人根本就不是诚心来相亲的,看他那不可一世的态度,八成就是来走个过场,糊弄一下。

  确切地说,他连特么的过场都不愿意糊弄一下。

  不管他吃或不吃,这顿饭都得AA。如此想着,她也没必要跟他客套,拿起菜单,毫不客气点下最贵的几道菜,之后慵懒地往椅子上一靠,坐等大餐。

  男人依旧坐在隔壁,静静看着杂志,丝毫没有要理睬她的意思。

  爱理不理,以为老娘想理你呢?

  陆然努力平复着情绪,作为一个美食专栏的作家,第一次来到这传说中贵得吓死人的纪凡斋,不好好吃一顿,评价一番再走,实在对不起她美食‘砖家’的称号,和她从早上就饿到现在的胃。

  她倒要看看,一份最便宜的素菜能卖到399元,究竟跟别的中餐厅有什么区别。

  相亲对象冷脸无视,她索性也冷下脸,从包包里掏出手机,编辑一条微信发送给孟忆——你这安排的是个什么玩意儿?

  孟忆消息回的很快:“什么什么玩意儿?”

  “相亲对象是个什么玩意啊!傲慢无礼、不可一世,你就不能安排点靠谱的?这人根本就不是诚心来相亲的。”

  “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小季是有点不擅言谈,但是很有礼貌,我先不跟你说了,我马上要开会,回头聊。”

  看到这样的消息,陆然连回都没回。她把手机放回包里的时候,发现自己好像没带钱包,仔细翻了翻皮包,她确定钱包没带,心里‘咯噔’了一下,下一秒,眼神就不由自主地瞄向隔壁那位。

  “季先生。”她小声道。

  男人闻言抬头,眼神冷得能把人瞬间冻成冰棍,“又有事?”语气也是十分的不耐烦。

  “那个……可能得麻烦你买下单了,不过你不用担心,晚点我会把另一半还给你,毕竟AA嘛。”

  男人一改冷冽的脸色,勾唇一笑,但那笑里多少带了点讥讽,“你让我帮你买单?”

  “可能有些冒昧。”

  “你吃饭,我买单?你长得好看?”

  “都说了是AA。”

  “谁吃谁买单。”

  “季先生,你是来相亲的,全程这个态度已经让人非常无语,要不是我忘了带钱包,我会求你?”

  男人眉头微挑,眼底笑意渐浓,“你说什么?”

  “相亲啊!”

  “这位小姐,你可能搞错了,我可不是你的相亲对象。”

  “那你……”

  “这是我的店。”

  “……”

  戴眼镜,穿驼色大衣,长得白白净净……所有的信息都对上了,怎么这么巧!他该不会刚好就姓季?

  “你是不是姓季?禾子季?”

  “我是姓纪,是纪律的纪。”

  “……”

  完了,闹了一场大笑话!

  “你刚才说,你没带钱包?”这才是男人关注的重点。

  她尴尬地点头。

  男人的第一反应就是招呼来服务生,通知厨房刚才下的单不要做。奈何晚了一步,他正交待着,另一个服务生正好端来两道菜,其中一道是最贵的那个。

  陆然想哭!

  男人却笑了,起身走到她面前,居高临下盯着她看了一会,说道:“钱包没带,手机带了吧?”

  “带了。”

  “能手机支付么?”

  她摇头,临近月底,微信里哪还有什么钱。

  “给你的朋友或家人打电话,让他们过来买单。”

  “……”

  男人说完,坐回隔壁桌继续看杂志,时不时抬头瞥她一眼,一楼的两个服务生也时不时在她眼前晃悠。

  她感觉自己像个犯人一样在被监视。她陆然这辈子,不,下辈子,下下辈子都不可能做出吃饭逃单的事,有必要这么监视她么?不就是一顿饭,再贵能贵到哪里去?她再不济,一顿饭钱还是付得起的。

  要不是忘记带钱包,她会怂?

  不过,这顿饭确实吃得她忐忑不安、食不知味。当服务生把账单递给她的时候,她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她居然吃了五千四百八十块,就六道菜!

  六道菜!

  这是家黑店吧?六道菜就这么贵,快赶上她一个月的薪水了。

  她一边心疼着钱,一边心里头纳闷,那位本该出现在这里的季大牛先生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来,提前约好的事情怎么可以放她鸽子。

  孟忆介绍的相亲对象虽然都不怎么样,但至少没有一个像这位一样连面都不露的。

  服务生站在一旁脸上挂着招牌式的服务微笑,已经盯着她足足两分钟了,“小姐,请问你是刷卡还是现金?”

  “等会儿。”

  服务生依旧保持着脸上的笑容,说道:“好的。”然后走开了。

  她从包包里拿出手机,已经快两点了,但这里始终只有她一个客人,之前也没见有人来。

  这么贵的地方,一般人来一回恐怕不会再来第二回,再来的不是人傻就是钱多。真不知道孟忆怎么想的,脑袋让驴踢了才会把相亲地点约在这么坑爹的地方,她一个月挣多少工资,孟忆能不知道?

  一顿饭仅六道菜就消费五千四百八十块,她肉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