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全日制恋人

第3章 喜欢纪先生那样的

全日制恋人 子书简 2020 2019-11-19 00:05:00

  她给孟忆打电话,孟忆始终不接,估计还在开会。她给大哥陆清打电话,陆清也不接,这对律师夫妇总是那么忙,连周末都不休息。

  她翻了翻通讯录,能联系的人除了她的二哥陆源外,就剩陆源的未婚妻李雨诗了,买单这种事情麻烦一个还没嫁进陆家的外人始终不好。于是她拔通了陆源的电话,结果没人接,她尝试着又想要联系一下李雨诗,不出意外的,这位跟陆源在一家医院工作的护士也不接电话。

  今天这些人都怎么了?大周末的个个不接电话……

  她放下手机,偷瞄了一眼隔壁桌的纪先生,男人已经放下杂志,神态悠然地喝茶了。

  “纪先生?”她脸上堆起笑,和和气气地叫他一声。

  他回头看她,神色淡然。

  “我能不能跟你商量个事?”

  “你说。”

  “我可不可以回家拿一下钱包?”

  “不可以。”

  “我保证会回来买单的,我陆然不是吃霸王餐的那种人。”

  “吃霸王餐的人脸上又不会贴标签。”

  “……”

  看样子,今天不把这顿饭钱付了,她休想走出这个门。

  既然如此,她索性在这耗着了,一脸没事人似的拿起筷子,继续吃吃喝喝。

  标价399元的素菜其实就是特么的一盘豆腐,这是她有生以来吃的最贵的一盘豆腐。

  六道菜被她吃得干干净净,肚子快要撑爆的时候,孟忆终于给她回过电话来。她愤愤不平地接起来,没等孟忆开口,先是一通炮轰:“你开会开了三个多小时?”

  现在已经是下午三点钟,她等了三个小时,就等哪位好心人先回电话给她,过来解救她,为她把这让人肉疼的账单结了。

  “对,因为一个重要的案子,我们开会讨论的时间有点长,还有一件事情我非常抱歉,开会的时候我才知道小季临时被安排出趟差。”

  “你确实应该为此感到非常抱歉。”

  “下次我再约个时间,让你们见见面。”

  “别,你现在到纪凡斋来,帮我把账单付了,我忘带钱包,已经在这里像个傻子一样坐了三个小时。”

  “好,我马上到。”

  半小时后,看到孟忆匆匆忙忙地赶来,她可算松了一口气。帮她把账单结了,孟忆把刷卡的回执单塞给她,冲她臭不要脸地笑笑,说:“记得还钱。”

  “……”损友啊!

  明明很有钱,居然还跟她计较这点钱。

  要不是孟忆安排的这个破事,她会花五千多块钱跑来这里吃饭?

  出了纪凡斋,她上了孟忆的宝马车,下意识地瞄了一眼还坐在窗户边的纪先生。

  出乎她意料的是,他刚好也在看着她。

  ——

  孟忆一路将她送到公寓楼下,出于抱歉的心理,还将她送上楼,送进家门。

  看到一百来平米的公寓,地上凌乱地堆着几个打包箱,孟忆像看怪物一样看着她。

  “你这是什么眼神?”

  孟忆一脸鄙视:“你搬来这里已经两周了,怎么还没收拾好?”

  “忙!”

  “你忙个屁啊,一周一篇美食稿,能有多忙?”

  “忙着吃饭睡觉打大黄。”

  大黄是她的猫,长着一双蓝眼睛,通体雪白的毛发十分漂亮,当初给猫取大黄这个名字,是考虑到贱名好养活,她本来准备了好几个备选名,铁柱、狗子什么的,她觉得不太适合给猫取名,所以就没用。

  还是大黄好,顺口又好记。

  孟忆一口老血卡在喉咙里,半天才顺下去。

  “我下午不去律所了,趁现在我有时间,我帮着你一起收拾收拾。”

  陆然丝毫没跟她客气,说:“那就交给你了。”

  孟忆帮她拆打包箱的时候,她懒洋洋地躺在沙发上,撑得直翻白眼,五千多块钱的饭,没把盘子都舔了,她忽然觉得有点对不起自己。

  “你好意思躺在那里不帮忙?”孟忆斜着眼睛瞪她,她揉着快要撑爆的肚子,爱答不理地说:“我有点撑,暂时动不了,你让我缓缓。”

  “有病啊,吃那么撑。”

  “拜托,五千块钱的一顿饭啊。”

  “小家子气,你缺那点钱么。”

  “缺。”

  孟忆无奈一笑,转身去拆另一个打包箱。她和陆然高中时候就认识,知道陆然的家世,陆然的父亲陆丙先是国内著名的脑科医生,母亲贾静淑是美容讲师,大哥陆清,也就是她的老公跟她一样是律师,二哥陆源跟随了陆丙先的脚步,成为了一名外科医生。

  这一家子人个个都是精英,家底厚的很,陆然作为小女儿从小就得宠,但她并没有成为陆丙先期待的医生,而是对美食感兴趣,毕业后就离开家,自己去‘品味天下’杂志社应聘,然后入职,成为一名美食专栏作家。

  她的座右铭是——吃遍天下美食。

  尽管没什么名气,薪水不那么高,但陆然做着她喜欢的事情,薪水够她养活自己和她的猫,她活得挺无忧无虑的。

  她现在唯独让人操心的就是婚姻大事。前前后后她给陆然介绍了好几个相亲对象,但都没成功,陆然不是一般的挑剔。第一个相亲对象,她说人家像个矮冬瓜,吃饭吧唧嘴,呃……这个吧唧嘴的毛病确实挺让人不能接受。

  第二个相亲对象,她又说人家太高太瘦,像个营养不良的竹竿儿。总而言之,这是她第十次给陆然安排相亲,当然也是第十次失败。

  “你到底喜欢什么样的男人?”她好奇地看着沙发上挺尸的陆然。

  陆然懒懒地抬起眼皮,想了很久,说:“单从形象上来说,纪先生那样的。”

  “你说小季?”

  “怎么可能!我连季大律师的人都没见着,你是不是忘了他放我鸽子,而且连个招呼都没打?首先他这个人就很没有礼貌,还没见面已经给我留下这么差的印象,拜托你千万别再安排我跟他见面。”

  孟忆纳闷了,一对浅眉皱起来,问她:“那你说的是哪个季先生?”

  “我说的纪,是纪律的纪。”

  “你认识的人里有姓纪的吗?”

  “现在有了。”

  “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