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全日制恋人

第4章 神秘邻居

全日制恋人 子书简 2150 2019-11-20 00:05:00

  “纪凡斋的老板。”

  “……”

  孟忆脸色不对,平时就刻板的脸在听到‘纪凡斋的老板’这几个字后,表情更严肃了。

  “怎么了,有问题?”陆然坐起身,狐疑地看着她。

  她先是点头又摇了摇头,沉默一会儿说道:“你说的那个人好像叫纪泽北,那个曾经风光一时的明星厨师。”

  “明星厨师?他很有名气么?我怎么不知道?”

  “你入行的时候,他已经被美食界封杀,你当然不可能知道他。”

  陆然吃了一惊,仔细回想一下纪泽北的样貌,他长得白白净净的很是俊秀,年纪跟她差不多,而她入行已经三年,倒推一下时间的话,那纪泽北岂不是二十出头的时候就已经是个明星厨师?

  “他因为什么被封杀?”

  孟忆的大红唇微微一撇,说:“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你们美食界的,但肯定是因为什么不光彩的事,不然怎么可能会被封杀。”

  陆然‘切’了一声,躺回沙发上继续挺尸,不忘再次澄清一下自己刚才的话,说:“我说喜欢他那样的,说的是他的形象,他长得挺帅的。”

  “看人别单看长相,长得帅的不可靠。”

  “我大哥就帅,你当初不就是贪他的颜?”

  孟忆的脸顿时羞得红彤彤的,那双冷厉的眸子也透出温婉来,且语气十分柔和地说:“你大哥不一样,他很稳重,而且心思还很细腻,一般男人比不了。”

  陆然心里酸了,撇着嘴‘啧啧’两声揶揄道:“你们都老夫老妻了,孩子都俩了,给我的感觉怎么还跟新婚的时候一样?”

  “那当然,这是因为爱情。”

  “你有脸跟我提爱情?”陆然大声抗议。

  自从孟忆开始跟她大哥谈恋爱,这五年来她被他们这一对撒的狗粮吃到撑,时不时在她眼前秀一把恩爱就算了,现在还把张罗她相亲的事提上了日程。

  她才二十五,就算要找个男人,她更愿意自己找。

  孟忆一脸春风得意说:“我怎么没脸提爱情?姐我可是被爱情滋润的女人。”

  “我还想被爱情滋润呢,所以相亲这事能不能以后别再安排了?”

  孟忆竖起一根手指头冲她摇了摇,丢给她两个字——不能。

  “一大家子人都在操心你的人生大事,我受你爸妈之托,有义务帮你物色一个好男人。”

  “就你介绍的那些?”

  不是歪瓜裂枣就是一身臭毛病的男人,也能称之为好男人?

  “既然你觉得纪泽北那样的帅,那我清楚你的审美了,我会按照那个标准帮你物色。”孟忆说完,继续低头忙活。

  陆然躺在沙发上盯着天花板唉声叹气,单身其实没什么不好,一个人的生活简简单单,她想象不出自己的生活突然多个男人会变成什么样。

  自学生时代起,陆丙先就想把她培养成医生,所以禁止她谈恋爱。她大学上的是医学院,但她有晕血的毛病,所以她当不了医生,她也不想从事跟医生有关的工作,她不喜欢医院的味儿。

  因为这事她跟陆丙先吵过一架,然后就从家里搬了出来,可一家人哪有隔夜仇,虽然对她非常失望,但陆丙先知道她有晕血的问题以后,也没再勉强她。再后来她找了一份自己感兴趣的工作。

  要说她最大的爱好,那肯定是吃。她这辈子给自己定了一个目标——吃遍天下美食。

  为了写好每一篇稿子,她时常飞往各个国家品尝那里的美食,在品和评这方面,她自认为自己是很有天赋的,加上入行三年,她也算是个有资历的美食专栏作家。

  “冰箱里怎么什么都没有?”孟忆的声音从厨房传出来。

  她‘嗯’了一声,说:“本来今天想去超市买点菜回来的。”

  “你明天再买,晚上到家里来吃,正好你大哥有事要找你。”

  “知道了。”

  孟忆忙活了一个钟头,可算把所有的打包箱都拆了,大致布置好了公寓,她甚至连猫砂盆里的猫屎都顺手给铲了。

  她前脚铲完屎,大黄后脚就进入猫砂盆中,用爪子刨了半天,拉下一泡新鲜的。

  这猫不像一般的猫,没有埋屎的习惯,于是即便猫砂盆远在阳台,一股酸爽的味道依然顺着阳台的小风飘了进来。

  陆然捏住鼻子,一脸嫌弃地说:“大黄的屎没有最臭,只有更臭。”

  孟忆沉沉一笑说:“你是跟我一起走,还是晚上自己过来?”

  她犹豫了一会儿,说:“我自己去好了,正好散散步,消化一下。”

  “那我走了。”

  她躺在沙发上,目送孟忆出门,门快要关上的时候,孟忆的声音隔着门传进来——别忘了还钱。

  “……”果然是损友!

  她又躺了一会,实在受不了阳台飘过来的‘香气’,只好捏着鼻子爬起来,拎着猫砂盆去卫生间把猫屎铲了。

  盯着卫生间镜子里那张还有些婴儿肥的脸,她自恋地笑起来。

  她没有特别的保养自己这张脸,因为脸颊比较有肉,眼睛大,又黑又亮的很灵动,她看起来并不像二十五的人。

  今天的她为了配合相亲特意化了一个精致清秀的淡妆,更显整个人灵气十足。

  相亲十次,除了连面都没露的季大牛先生?另外九位都对她有意,不满意的是她。她才二十五,正当年的时候,她五官不是非常立体精致的那种,但绝对称得上清秀可人。她觉得自己还能再挑挑,不能随随便找个人就把自己给嫁了,那是对自己的不负责。

  如果找不到合适的另一半,她宁愿单着,宁缺毋滥没什么不好。

  想这些的时候,她的脑子里突然闪过纪泽北的脸……

  怔了几秒回神,她拍拍自己的脸,今天第一回见纪泽北,她就让那个男人给整魔怔了?

  ……

  孟忆把她的家收拾的差不多了,她自己把还没来得及清洗的杯具和碗清洗好后放进橱柜,之后把跟着她好几年的毛绒玩具和卡通手办放置好,便进浴室洗了个澡,好好地把脸上的妆卸掉,临近六点的时候,素面朝天就出了门。

  她新搬的这栋公寓每层只有两户住户,她隔壁住着一个非常神秘的人,每天早出晚归,来无影去无踪。整整两周了,每天凌晨五点钟,那位神秘的邻居肯定会准时出门,夜里回来的时间不固定,一般在十一点之后。

  她原本想跟新邻居好好打个招呼,但一直没找到机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