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全日制恋人

第6章 她的脸没地搁了

全日制恋人 子书简 2029 2019-11-21 00:01:00

  “主编说笑了,就是几个关系比较好的朋友,没事就聚聚罢了。”只要被主编约,她都是这样笑着打哈哈。

  程主编倒也没为难过她。

  活着从主编办公室走出来,她暗暗松了口气,刚回到座位上手机铃声便响起来,炸裂劲爆的铃声吓得她小心肝一跳。

  早晚把这破铃声换了。

  用这铃声是因为她睡觉太死,一旦睡着天塌下来都醒不了的主儿。

  顺了顺气,她拿起手机,打来电话的是她的编辑梁曼,而且就坐在她的斜对面,跟她隔着没多远的距离。

  她诧异地看向梁曼,对方恰好也在看着她,一双黑亮的眼睛瞄着她,还示意她接电话。她瞥了一眼主编办公室,发现程远又点上一支烟吞云吐雾,她低下头,接起梁曼的电话。

  “你打电话干什么,有什么话直接走过来跟我说不行?”她故意压低声音说。

  梁曼的声音比她压得还低,问道:“程主编有没有约你看电影或者吃饭什么的?”

  “说实话……有。”

  “我跟你说程主编私下里约过公司里不少小姑娘,你可长点心,别让他骗了。”

  “有这等事?”她吃了一惊。

  本以为程远只是对她契而不舍,没想到他还约过别人?

  “那是只老狐狸,离他远点。”

  “哦,谢谢你的忠告,我会注意的。”

  挂上电话,她朝梁曼看了一眼,对方已经恢复到平日里那副一本正经的模样,好像从来没给她打过电话一样。

  她又瞄向主编办公室,此时的程远已经抽完了烟,不知在跟谁讲电话,眉开眼笑,一口大白牙实力抢镜。

  在这里工作三年,程远给她的印象一直都是一位好上司,从来没跟下属红过脸,待人向来也是彬彬有礼,除了时不时约她有点烦人外,没别的毛病。

  他真的像梁曼说的那样,约过公司里好几个小姑娘?她和梁曼没怎么深交过,但在公司里算是相处的最好的,梁曼工作负责认真,就是有点八卦,人是很好的,善意提醒她的那些话,估计也是担心她被骗。

  好在她对程主编没有过什么非分之想,他若再约她,她就还找借口拒绝便是,对方总不能因为她拒绝,就炒她的鱿鱼。

  况且程远不敢因为这种事情炒她鱿鱼,办公室恋情是禁止的,他敢解雇她,她就敢向上头举报他。

  抛开脑中杂七杂八的糟心事儿,她在电脑上查看杂志电子版下面的读者反馈,留言其实不多,每一篇都有七到八条回复,虽然留言内容都算不上友好,但她发现这些读者一边骂着她,却还在继续关注她的文章。

  ——

  捱到五点钟,她收拾一下桌面,拎起包离开公司。

  像往常一样坐公车回家,进门换完鞋后,她习惯性地换上有只猫咪图案的睡衣,然后窝在沙发里一边撸着大黄,一边在手机上点外卖。

  外卖点好,她伸了个懒腰,翻身在沙发上趴好,一脸享受的任由已经严重肥胖的大黄压在她的腰上,用两只毛毛的小爪子给她按摩。

  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阳台的小风时不时嗖嗖地吹来。

  她懒得动弹。

  因为猫砂盆在阳台,大黄的屎太臭,所以阳台的窗户她总是会开着点,让室内通着风,不然大黄一泡屎,能让屋子里臭一天。

  不多时,门铃声响起。

  她扭了扭屁股,将大黄颠儿一边去,然后起身穿上拖鞋,一路小跑到玄关开了门。

  “请问是‘宇宙超级无敌美少女大黄’小姐吗?”外卖小哥嘴角抽抽着确认完订单人的信息,冲她挤出一丝笑来。

  “我是。”

  “你的外卖。”

  她伸手接了外卖,谢过外卖小哥,刚要关门,便见那外卖小哥转身走时,兜里落出来一张皱巴巴的钱,是张五十元的票子。

  “哎,帅哥。”她喊了一声,没见外卖小哥回头,她顺手把外卖放在门边,走出去捡起地上的钱,追着外卖小哥跑去。

  “你的钱掉了。”

  声音刚落下,身后便是‘嘎哒’一声轻响。

  她心里慌了慌,下意识回头,发现自家那原本大开着的防盗门已经被风吹得虚掩着了。

  外卖小哥笑着接了她手里的钱,非常礼貌地向她道谢,她摆摆手,嘴上说着‘不客气’,看都没再看外卖小哥,脚底像是抹了油,飞速地趿拉着拖鞋朝自家的门冲去。

  还隔着几步远的距离,她瞥见大黄在门缝那里瞄她,接着,该死的大黄就伸起爪子抓门。

  “大黄,别……”

  毛绒绒的小贱爪子接连几下拍在门上,‘砰’地一声响,门彻底关上了。

  她僵在原地,还保持着飞奔的姿势。

  ——

  夜里十点多。

  纪泽北乘电梯上楼,这是他回来较早的一次。

  到了十八楼,他刚出电梯,过道间忽然闪过一个人影,他微怔了几秒,没太在意,双手揣兜迈着大长腿,不紧不慢地走出电梯间。

  电梯门关上的声音,亮了过道间的声控灯。

  几秒钟前他瞥见的那个人影,此时正面向墙角站着,是个女人,一头墨发如瀑,直达腰际。

  女人瘦瘦小小的,穿着粉色睡衣,衣服挺单薄的,脚上是一双毛绒绒的拖鞋,也不知道哪里跑来的神经病,这么冷的天,穿的这样少,还杵在他家外面,从头到脚都在抖,都快抖成筛子了。

  他盯着女人多看了两眼,从兜里掏出钥匙,开门,一只脚已经迈进屋,他忽然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又朝那女人望了过去。

  他隐约记得不久前,隔壁空了几年的房子,好像有人搬进来了。

  陆然的内心是凌乱的,是抓狂的。

  她知道身后的人是纪泽北,她盼着他赶紧进屋,可他怎么就是不进去呢?

  你丫倒是进门啊!

  她可不想被他看见自己冻成傻逼的样子,她还想追他呢,坚决不能再给他留下任何沙雕的印象。

  把他当成相亲对象,在他的店里吃饭,却忘了带钱包,傻傻一坐三个小时,若再被他知道她是让自家的猫给关在门外冻成了个傻逼,她的脸往哪搁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