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全日制恋人

第9章 衣品差?智商不太高的样子?

全日制恋人 子书简 2059 2019-11-26 12:01:53

  “太太,江副董和她儿子来了。”一个佣人跑进来通报。

  陆然耷拉下脑袋,一脸生无可恋。

  贾静淑拽着她走出卧房,一边整理着她的裙摆,一边恨铁不成钢地说:“江副董性子很柔和,你可别给人家脸色看,多笑笑,相亲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陆然闷闷地‘嗯’了声,跟着贾静淑下了楼。

  外厅聚集着不少人,除了亲戚,大多是生面孔。

  那位江副董跟她的儿子此时就站在人群中央,背对着她们。

  男人的背影高大挺拔,穿着栽剪得体的修身正装,气质不凡,不知怎么回事,陆然觉得这背影有那么一丝丝的眼熟。

  男人并不像小时候那么胖,身材管理的非常不错。

  尽管有些惊艳,但陆然对‘相亲’是嗤之以鼻的,所以有点打不起精神来,贾静淑给她使了好几个眼色,她才勉强挤出一丝笑,跟着贾静淑走了过去。

  “文佩。”贾静淑亲昵地唤了一声。

  江副董转过身,白净的脸,妆容精致淡雅,衣着也是得体大方,并不像贾静淑那般夸张艳丽。

  “静淑。”女人也是笑着唤一声。

  “怎么没见纪董?”

  “公司忙,他抽不开身,我来是一样的。”

  “这是我女儿,陆然。”贾静淑把陆然往跟前拉了一下。

  陆然礼貌地冲江文佩微微一笑,“阿姨好。”

  “真是女大十八变,这才几年没见,昔日的小丫头已经出落的这么亭亭玉立了。”女人打量她一眼,伸手拽了下旁边的高大男人。

  男人缓缓转过身,白细修长的手指捻着杯红酒,眸子清冷深邃,淡淡睨着她,不带丝毫情绪。

  “纪先生?”

  纪泽北居然就是那个小时候胖的像球,满肚子坏水的小屁孩?

  这反差……

  “你好。”纪泽北态度冰冰的,打了声招呼,浅浅地打量她一眼,最后目光定格在她身上的大花裙子上。

  微蹙的眉头,明显对她这身夸张的打扮不太满意。

  “你们认识?”江文佩和贾静淑几乎异口同声。

  陆然难掩激动,说:“纪先生跟我住同一栋公寓,他就住我隔壁。”

  贾静淑眼睛笑眯了,“既然你们认识,那我们就不多说什么了,你们好好聊。”

  贾静淑拽着江文佩走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下,谈笑一番,没再管他们。

  气氛有些尴尬。

  纪泽北的目光移到她的脸上,清俊的面容没什么表情,语气依旧淡淡的,“好久不见。”

  陆然:……

  明明昨天晚上才见过。

  但从另一个角度解读,他的话也没错,他们确实好久没见。

  她记得纪泽北十岁左右的样子就被送出国了,之后就再没见过,她对邻居家小孩的印象还停留在那个调皮捣蛋的小胖子。

  不曾想,这么多年没见,他竟长成这般英俊清冷,极具魅力的男人。

  “昨天晚上真是谢谢你了。”

  纪泽北:“不客气。”

  他转身走到窗前,一手揣兜里,一手举着高脚杯,浅抿一口红酒,深邃的眸子盯着窗外灰暗沉郁的天。

  陆然走过去,冲他笑,他没反应,气氛有点尬。她敛了笑,没话找话道:“没想到你就是那个小胖子啊。”

  纪泽北眼神透出不屑:“十岁时的胖,算胖么?”

  “不算不算,你那时候一点都不胖。”也就像个球而已。

  “嗯。”

  陆然嘴角抽了抽,他好意思‘嗯’?他是真觉得自己那时候不胖?

  明明胖的跑起来时,全身的肥肉都在跟着抖,他还不自知……

  “纪先生,你什么时候回上京市?”

  “下午两点。”

  “我能不能搭个车?”

  陆然原本是想在这留一晚的,因为她没车,陆清和孟忆明天一早才回,她得跟他们的车,但现在情况不同了。

  她可以搭纪泽北的车回去,还能趁机跟他套套近乎,增进一下感情。

  不管是上京市还是滨市,纪泽北都是她的邻居,双方长辈还有意撮合他们,这该死的缘份,还有这近水楼台先得月的机会,她必须得抓住了。

  男人迟疑了几秒,点头。

  “谢谢。”

  她看中的男人,果然是人美心善。

  “你从事什么工作?”纪泽北抿一口红酒,转头看她。

  黑亮深邃的眼眸,缀着碎碎的星芒,真好看。

  “我在品味天下杂志专栏写文章,关于美食的。”

  “哦。”

  纪泽北有印象,他看过她写的文章,文笔不错,就是对美食的评价,不怎么样。

  “你是开餐厅的,我可以给你的餐厅写一篇专访文章,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她满眼期待地看着她。

  男人高出她一个头,每次看她,都是居高临下的睥睨,显得有点傲。

  但陆然不在意,她喜欢他那个傲娇的劲儿。

  “我介意。”

  “……”

  话题终结者!

  她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接,便冲他傻笑了两下。

  他眉头皱着收回视线,转身去找江文佩了。

  江文佩十分好奇他和陆然聊得如何了,拉着他走到一旁,笑问:“那姑娘怎么样?”

  “不怎么样。”

  “长得挺漂亮的。”

  “衣品差,呆头呆脑,智商不太高的样子。”

  “如果你不满意,我跟你爸肯定不会勉强你的。”

  “不满意。”脱口而出的话,没经任何的思考。

  陆然就站在不远处,她去桌边的小吃盘拿了个点心,刚咬一口,就听到纪泽北对自己的这番差评,她不是故意偷听,话就那么自然而然地进了她的耳。

  她顿觉脸上有些挂不住。

  衣品差不能怪她,要怪就怪贾静淑。

  这条大花裙子是贾静淑逼她穿的。

  呆头呆脑,智商不太高的样子?这绝对是对她的误解。

  她聪明机灵着呢。

  “这么无聊的寿宴,你应付一下就好,我先走了。”纪泽北放下手中的高脚杯,径直走到玄关,从衣帽架上取了大衣穿上,头也不回地走了。

  陆然僵在原地,不知所措。

  相亲数次,这还是头一回相亲对象对她不满意的,对方还是她比较中意的人。

  她多少有点挫败感。

  “然然,泽北怎么走了?你们聊得怎么样?”贾静淑走过来,笑眯了眼问她。

  她在心里翻了个大白眼,把咬了一口的点心一下塞进嘴里,口齿不清地说:“不怎么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