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全日制恋人

第25章 把她推开了

全日制恋人 子书简 2075 2019-12-12 20:19:56

  而纪泽北本人,看起来并不抵触叶知安和纪梓辰的努力撮合。

  她昨天都亲到他了,他不提,也没表现出对她的反感,应该是对她有些好感的。

  如果没有好感,像他这样清冷的人,估计不会答应周六一起去爬山。

  亦或者,他是看在叶知安的面子?

  都说女人心海底针,男人心何尝藏得不深呢?

  陆然叹口气,这突如其来的一声叹息,惹得在座三人不约而同抬眸看她。

  她尴尬一笑,“好吃。”

  纪泽北:……

  好吃自然是好吃,他店里的菜怎么可能不好吃!问题是她昨天那样喝纯酒,宿醉后的胃肯定不舒服,早上的粥她没喝,直接走了。

  看她有些苍白的脸色,他怀疑,这可能是她今天的第一顿正餐。

  思索半分,他让服务生上了一碗汤,是养胃的汤,只单单给她要了一份。

  叶知安酸了,“怎么就要一碗,你看不见我和梓辰?”

  纪泽北开启装瞎模式:“谁在说话?”

  叶知安:“……”老纪果然是个重色轻友的主儿,他没看错人。

  陆然受宠若惊,难掩心中的激动,红着一张小脸把养胃的汤一滴不剩全喝了,但喝完了汤,她没胃口再吃别的。

  刚放下筷子,手机响起来,是孟忆打来的电话。

  她微微侧身,接听。

  孟忆清冷的声音传来,“你和季东俞联系了没?”

  “……没。”

  “为什么不联系?”

  “为什么要联系?”她分明说的很清楚,她对季东俞第一印象不好,不过季东俞上次礼貌道歉的行为,让她对季东俞倒说不上讨厌了。

  “你妈……”

  “你妈?”她瞪着眼睛打断孟忆的话。

  听筒中传来孟忆无奈的笑声,“抱歉,习惯了,咱妈希望你和东俞相处一下,如果不合适,再分开就是了。”

  “不合适。”

  “你还没跟人相处,你怎么就知道不合适了?”

  “我就是知道。”

  “你妈……不是,咱妈因为你的事操心的不行,她不敢打电话问你,就老给我打。”

  陆然揉了揉胀疼的额角,喃喃道:“让她直接给我打电话。”

  “我怕你俩吵起来。”

  “不会的,我这人从小就尊老爱幼,怎么会跟长辈吵架呢。”

  “当年是谁跟咱爸因为工作的事情吵得脸红脖子粗的。”

  陆然:……

  “东俞今天找过我,问了你的电话号码,我告诉他了,还有……”孟忆欲言又止。

  “还有什么?”

  “你的住址。”

  “……”

  孟忆连忙解释,“我知道你肯定介意,但我没有办法,咱妈觉得季东俞条件非常合适,职业又是律师,跟我在同一律所,算是知根知底,她非要我强行撮合一下,再说季东俞主动要你的联系方式,证明他对你有好感,至少他想对你有更进一步的认识和了解。”

  陆然不知道该如何回应,她完全懵了,她不敢相信孟忆居然把她的家庭住址告诉给一个她并不太看好的男人,原因仅仅是因为她妈觉得那个男人不错。

  贾静淑女士真的很胡来,铁了心不把她嫁出去,誓不罢休!

  “陆然,你不会生我气了吧?”孟忆的语气软了些,没什么底气。

  陆然轻笑,“没有。”她知道孟忆的难处,婆婆吩咐的事,当媳妇的哪敢怠慢。

  “你不怪我就好。”

  “不怪,如果季东俞联系我,我会跟他说清楚的。”

  “你自己看着办,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

  听到孟忆长舒一口气,陆然扯了扯嘴角,想笑,又笑不出。

  一个纪泽北就让她有点难招架了,这男人太清冷,不好追,如今还要应付一个季东俞……

  挂了电话,发现叶知安一脸八卦地看着自己,她笑,“我太难了。”

  “季东俞是谁?”

  “一个相亲对象。”

  叶知安眉头皱了下,下意识瞄了眼纪泽北的脸色,他居然毫无反应,神色平静慢条斯理地享用着美食。

  他自认为对纪泽北还算了解,就算纪泽北对陆然有好感,大抵是不会主动表现出什么的,这种男人就是死要面子活受罪。

  片刻后,纪泽北吃好了,他放下筷子,用餐巾纸擦拭了一下嘴角,淡淡地睨了眼身旁低头在看手机的陆然,冒出来一句:“季东俞是上次跟你见面的那人?”

  陆然愣愣地点头。

  “看起来不错,你应该考虑一下。”

  “……”

  叶知安急得把手里的餐巾纸团成团,对着纪泽北那张俊脸就扔了过去,砸了个正着。

  纪泽北瞥着他,不冷不热道:“干什么?”

  “你看不出我小姐妹不愿意啊?”

  “她愿不愿意好像跟我无关,我只是说出客观意见,仅供参考。”

  “还客观参考……你……”叶知安快要气死了。

  陆然耷拉下脑袋,瞬间蔫儿了。

  她怎么也没想到纪泽北会让她考虑季东俞,是啊,季东俞职业是律师,个子高,皮相好,收入稳定,家世又好,没什么可挑剔的。

  可……她就是瞧上纪泽北了啊!

  耳边回响起纪泽北那一句云淡风轻的‘你应该考虑一下’,心头不禁有点堵,她完全坐不住了,起身道:“我突然想起来,我今天还没喂猫呢,我要先回去了。”

  没等叶知安说话,她就拎起包包和登山服的袋子,从椅子后面绕了一下,有些狼狈地逃了。

  透过雕花木窗,看着陆然在路边招手拦了辆出租车,坐进去,车驶离,叶知安收回视线,恨铁不成钢地瞪着纪泽北。

  纪泽北诧异,“你这是什么眼神?”

  “你是真不懂,还是装不懂?”

  “懂什么?”

  “陆然她……”

  “哥,我觉得你真的应该看一下医生。”纪梓辰插了句嘴,正好打断叶知安的话。

  叶知安微愣了下,“看什么医生?”

  “我哥他有病。”

  纪泽北无奈扶额,“你才有病。”

  纪梓辰撇撇嘴,“你说说你,重度洁癖!不把地板擦得能照出人影来,你就浑身难受,你都二十五了,该谈恋爱了,放着陆然姐姐这么漂亮的小姐姐不追就算了,你怎么还把她往别人身上推呢?”

  纪泽北:……

  “你是不是不喜欢女人?总之我现在严重怀疑你的性取向,并强烈建议你去看看心理医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